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我找他讨个公道
  冰上君与中川决斗时,农堂功是在场的。
  因为是比较正式的决斗,不仅农堂功在场,江南松、吴开愁等燕京武术协会的人也都在。
  而作为邻国代表,这边中川的师父,有着忍者之神之称的高桥井村也亲自到场。
  因此农堂功与高桥井村有过一面之缘,而在他的脖子上,挂着这么一条花环。
  “我看这花环就是用通冥花扎成的。”农堂功思忖了下道。
  “用通冥花扎成花环带脖子上?”姚神医愣了下,有些难以置信。
  “这并不奇怪,通冥花有提神醒脑,活络骨血的作用,若长期将其挂在脖子上,嗅其气味,更能延年益寿,增进功力!不懂药的人用它编成花环佩戴在身上,是最好的选择。”林阳沙哑说道。
  “原来如此!”
  众人恍然大悟。
  “老师,我看最好还是去证实证实,万一是假的呢!”姚神医忍不住说道。
  其实也不怪他担忧。
  毕竟通冥花这种东西太过稀有,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见识过,姚神医至今也不曾见过实花,这回却如此凑巧,周边就有人有通冥花....他自然不敢相信。
  林阳其实也有这样的想法。
  “我现在就去证实一下。”林阳淡道,直接起身。
  “林神医!且慢!”
  农堂功急忙低呼。
  “守长有什么事吗?”
  “林神医,对方可是忍者之神啊!此番前来的目的是要打破我国武术神话,来者不善!你找他定然拿不到这通冥花!不如我派人跟他们交涉,尽可能将花给取来!如此成功的机会还高不少!”农堂功沉道。
  对方实力如此强大,在邻国地位非凡,虽然林神医也同样优秀,可与忍者之神相比,在别人眼里不知逊色了多少。
  直接上门要的话,这药草对方多半是不会给的。
  农堂功这样的大人物亲自出面,恐怕就不一样了。
  不过...林阳却是连连摇头。
  “农守长,冰上君是我徒弟,我徒弟被他徒弟杀了,我找他讨要个公道,是理所应当的事,这是我与他们之间的事,不需要任何人插手!多谢农守长好意。”林阳淡道。
  “你...林小子!你咋这么倔呢?郑南天那个家伙果然没说错!你这小子简直是属牛的!”农堂功气的满面涨红。
  林阳却不愿拖沓时间,低喝道:“农老爷子,我学生就麻烦你照顾了,我去下便来!”
  “林小子!站住!你回来!”
  农堂功急喝。
  可林阳的速度太快了,不一会儿便没了影子。
  这回众人可急了。
  “农守长,那中川只给了两个小时的时间,看林神医这样子,压根就不打算应战,如果他不去的话,那造成的影响可太大了!现在各个国家的眼睛都看着这边呢...”农堂功身旁的一人焦急万分,急切呼道。
  “得想办法劝劝林神医去应战。”又有人道。
  “劝?劝什么劝?现在还战个什么劲?我只希望那小子赶紧滚回来!你们不知道他是去找谁吗?忍者之神!邻国国宝级的传奇高手!那小子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
  农堂功连连跺脚,急的满面涨红:“如此珍惜的天才,百年难出,今日怕不是要折损在这!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是我国的一大损失!一大损失啊!!”
  众人闻声,错愕连连。
  此刻农堂功压根就不理会中川之事,不去参加决斗便不参加了,丢点面子倒也没事。
  但如果人没了,那便什么都没有了。
  “来人!”农堂功急喊。
  “守长!请指示!”小刘小跑上前,挺直胸膛呼喊。
  “马上备车,带我去见那个高桥井村!快!”
  “是!守长!”
  .....
  小刘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不一会儿,车辆便停在了医院门口。
  为了保证农堂功的安全,还有几辆队伍里所用的大卡跟在后头,卡车的拖斗内全部站着队伍里最精锐的战士,而郑南天亲自开车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喊这么多人来干啥?这里是燕京,还有人敢对我怎样不成?都散了!”农堂功眉头一皱,沉声而喝。
  “老领导,这不是担心您的安全吗?”郑南天忙道。
  “在这还担心个屁!要这里都不安全,那我们国内还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都给我撤了!叫他们统统回去!快!”农堂功大吼。
  郑南天不敢怠慢,立刻挥退了众人。
  “开车,去找高桥井村!”农堂功哼道。
  “守长!那高桥井村可是邻国武道界的传说人物!他的武道造诣已经到达了不可描述的地步,您就这般去,如果他有什么异心,那该如何是好?风险太大,您千万去不得!要去还是我去吧!”郑南天急道。
  “你去有什么用?你虽然在队伍里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但跟这种级别的人交手,你根本占不到便宜。”
  农堂功忽然冷静下来,思忖了片刻,沉声低喝:“不过你说的也对,若是没有强大的武者陪同我前往,即便与高桥井村谈话,也多半是处于劣势,对方压根看不起,枪杆子才是谈判的基础!”
  “老领导!或许...可以向上面申请,火速调遣那边的人过来!”郑南天压低嗓音道。
  农堂功脸色轻变,旋儿冷哼:“那是国之支柱,岂能随意调动?否则动摇了国本该怎么办?”
  “这...”
  “不必担心,我有一好友这几日已抵达燕京,现应该就在市区,我马上给他打电话,让他同我走一趟!”
  说罢,农堂功立刻拿出电话,拨了个号码过去。
  然而片刻之后,农堂功愣住了。
  他将电话挂断,竟是长舒了口气,道:“直接去找高桥井村吧!”
  “老领导,您那朋友呢?”郑南天愣问。
  “他啊?他早就去找高桥井村了!”农堂功呵呵一笑道。
  “啥?”
  郑南天愕然至极。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