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两千一十章 我便将他挫骨扬灰
  出了古家,林阳立刻将梁玄媚带回干娘梁秋燕那,且让卫燕帮忙去药店采够药物及治疗的必需品。
  梁府。
  梁家人大为惊诧。
  “这个家伙是...林阳?”
  “他怎么跑咱梁家来了?”
  “还有,玄媚是怎么了?”
  惊愕的声音此起彼伏,众人议论纷纷。
  为了不惹太多麻烦,林阳进行伪装,不再是林神医模样,而是江城林阳的脸。
  梁玄媚伤势不重,但脸上伤痕独特,黄艳红的指甲用了化妆品,好死不死这些化妆品的成分十分复杂,对破损的伤口竟有感染性,如不快些处理,怕是会留疤痕。
  “干妈!妈!”
  林阳一把推开梁秋燕的小院子大门,接连呼喊。
  “是阿阳吗?阿阳来了?快让妈看看!”
  梁秋燕欣喜的跑出屋子,可当看到被林阳抱着的梁玄媚时,当即面无血色,惊愕连天。
  “玄媚!你怎么了玄媚!我的女儿啊!”
  梁秋燕泪水决堤。
  “妈,不必担心,玄媚没什么大碍,就是受了点皮外伤,快些帮我打盆热水来,我现在给玄媚治疗。”林阳急呼。
  “好!好!”
  梁秋燕抹掉脸上的眼泪,赶忙跑去打水。
  片刻后,卫燕返回,一切就绪。
  林阳将人赶出了屋子,独自在里头给梁玄媚疗伤。
  “妈!怎么了?”
  刚从学校回来的梁小蝶望着在院子里抹眼泪的梁秋燕,困惑不已,立刻询问。
  “你姐受了伤,你哥在里面给她诊治呢。”梁秋燕伤心道。
  “啥?”
  梁小蝶愕然。
  突然,她像是想到什么,呼吸顿紧。
  哥哥在疗伤?
  她的两位亲大哥可不会医术,唯一会医术的,只有那位鼎鼎大名的林神医了!
  林阳来了!
  整个梁家,知道林阳身份的人屈指可数。
  梁卫国就不说了,他是第一个知晓林阳身份的,其次就是梁玄媚跟梁小蝶了。
  得知自己的这位干哥哥就是林神医后,梁小蝶在学校几乎是整日魂不守舍,虽然嘴上说不喜欢林神医,不想跟学校里的那群花痴一样买上一身印有林神医图案的衣裤鞋子,宿舍贴满林神医各种俊美帅气的海报,每天聊的话题三句不离林神医,可是....她总是会时不时的去关注林阳的任何消息,将手机屏幕壁纸悄悄的换上他的一张帅气图片,甚至每天都会悄悄坐在班上几个林神医头号粉丝的身旁,听着她们谈论关于林神医的近况。
  梁小蝶有些苦恼。
  明明那是自己的哥哥。
  明明手机里就有号码,可是...她却不敢在人前显露,只能默默自己喜欢着,表现的如此怯弱。
  “哼,这个家伙真是令人讨厌!”
  梁小蝶不止一次自言自语呢喃。
  可今日回家,这个整天在自己脑袋里转悠的身影,居然来了...
  一时间梁小蝶有些手足无措。
  所以说青春期的少女心思复杂又单纯。
  她来回走动,不知在想什么,好一阵子才憋出一句话:“妈,姐他还好吧?”
  “不清楚...看起来挺严重,但你哥又说没什么事....”梁秋燕沙哑道。
  “放心吧妈妈,不会有事的。”
  梁小蝶安慰道。
  那可是大名鼎鼎的林神医啊,有他在,还能怕什么?
  可就在这时。
  哐当!
  一群梁家人突然是气势汹汹的冲进了院子。
  一看,赫然是梁庆松所领的二房之人。
  梁庆松脸色发黑,神情凝肃,一入院子,立刻拉长着个脸低喝:“人呢?”
  “二爷爷?”
  “二伯?”
  梁秋燕及梁小蝶皆意外不已。
  “人呢?”
  梁庆松声音大了不少。
  几人吓了一跳。
  “二伯,发生什么了?你找什么人?”梁秋燕一脸迷茫。
  “你还装蒜?当然是你那宝贝女儿梁玄媚!有人看到林神医带你那宝贝女儿进我梁家,你赶紧把她交出来,否则我们梁家要大祸临头,你明白吗?”梁庆松怒吼连连。
  梁秋燕怔住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二伯,我女儿犯了什么错?你又要把她交给谁?你...你们莫不成是想害我女儿?”
  “秋燕!你还装傻吗?你女儿跟林神医得罪了舒家的舒泰公子!舒家公子已经带着舒家人来了我梁家,他们现在就搁正厅坐着!你不交人,惹恼舒家,他们怕是要如泰山压顶般灭了我梁家!舒家的能量你总不至于不知吧?他们多少人是中心地带的人物?他们的能量覆盖整个燕京,跺跺脚,燕京抖三抖啊!你不交人,今日便是梁家末日!”
  梁庆松老眼血红,再是怒吼连连。
  这下子梁小蝶等人全部被吓到了。
  事情竟严重到这种程度?
  舒家?
  究竟是何等庞然大物?
  竟能将梁庆松逼成这般模样。
  “休想!做梦!”
  突然,梁秋燕突然尖叫一声,猛地撒开双手吼道:“我女儿谁都别想带走!我不管你们要对她做什么!别碰我女儿!谁都不准碰!!”
  “看样子好言相劝是没用了!”
  梁庆松冷哼道:“把她拽开,进屋找人!”
  “是!”
  身后的二房人立刻上前。
  “住手!”
  卫燕猛地起身大喝。
  “你是谁?”梁庆松凝目质问。
  “我是阳华林神医的人!”卫燕哼道:“林神医与梁秋燕女士交往深厚,特意命我在此照顾梁玄媚小姐跟梁秋燕女士,你们要是敢动她们半根毫毛,就是挑衅林神医!梁庆松!你害怕舒家,就不怕林神医?你是不是忘记了林神医之前的手段?”
  话音落地,梁庆松老脸惨白无比。
  许多梁家人的眼里也露出惊恐。
  是啊。
  先前林神医独闯梁家的事,许多人都还历历在目。
  如同噩梦,在梁家人的心目中是挥不去,散不掉。
  可是,舒家又岂是好惹?
  难道抗拒了舒家,梁家就能活?
  梁庆松陷入两难,不知所措。
  直到这时,一个冷冽的声音从院子外传进来。
  “一条无能废狗养的狗,竟也敢这般神气,这世道当真是变了!”
  人们忙转目看去,但见舒泰领着几个舒家人走进了院内。
  正主来了!
  “舒公子!”
  梁庆松等人忙是鞠躬弯腰,恭敬卑微。
  “你说什么?”卫燕咬牙切齿。
  “不要浪费时间了,林神医呢?叫他出来,本公子有事找他!我给他五分钟,如果超时了,我便将他挫骨扬灰!”舒泰点了根烟,面无表情道。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