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两千零四十三章 北境元帅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看着舒老爷子。
  为什么在舒老爷子看完农堂功给予的那个小本子后,他的态度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每个人都是一头雾水。
  舒泰彻底懵了,傻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我叫你跪下,你没听见吗?”舒老爷子勃然大怒,几步上前一巴掌狠狠煽在舒泰脸上。
  啪!
  清脆的巴掌声传开。
  舒泰被打的七荤八素,原地转了个圈,脸上是通红的掌印。
  舒家、古家乃至梁家人全部看傻了。
  “跪不跪?不跪老子废了你!”舒老爷子咆哮。
  “爷爷,你是老糊涂了吗?我是你孙子啊!大庭广众,你干什么啊?”
  “还不跪是吧?”
  “我跪!我跪!不过爷爷,您要我给谁跪啊?”舒泰捂着脸急忙哭喊。
  “给这丫头跪!”
  “什么?”
  舒泰脸色煞白,眼睛宛如牛眼一般。。
  “快给老子跪!”
  舒老爷子冲过去,一脚踹在舒泰的屁股上。
  舒泰震愕绝伦,不敢反抗,双膝一软便跪了下去。
  所有人都惊呆了。
  刚还硬气无比死活要跟林阳硬怼到底的舒老爷子为何突然认怂了?
  如此反转,令许多人都回不过神。
  “向丫头好好磕头道歉,快!”
  舒老爷子冷喝。
  “爷爷...”
  “快点,不然你就给我滚出舒家,舒家再没有你这样的子嗣!”
  “啊?”
  舒泰震愕的看着自己爷爷,见其神情肃穆,目光严厉,方才知晓不是开玩笑,遂只得硬着头皮朝梁玄媚磕头道:“对...对不起,梁小姐,请您原谅我....”
  当下梁玄媚也懵了。
  她从不敢幻象会有这样一幕。
  然而它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罢了....你起来吧...”梁玄媚犹豫了下,还是开了口。
  舒泰一咕噜爬起来,暗暗瞪了眼梁玄媚,却不敢吱声。
  “林神医!你妹妹似乎已经原谅我孙子了,这个事....咱们就这般算了如何?”舒老爷子立刻侧首朝林阳道。
  林阳尤为费解,朝农堂功看去。
  “我稍后会跟你解释的。”农堂功立刻道。
  林阳感觉很不可思议,思忖片刻,淡道:“光这样肯定还不够,你擅自把梁家人带来,这笔账也得算,不过今天看在农老爷子的面子上,我不会太为难你,你马上带着你的人走吧。”
  “回去!”
  舒老爷没有半点犹豫,立刻喝喊,便领着舒家人要走。
  “舒老爷,你们要去哪?您不是说要为我妈讨要个公道吗?”
  见舒老爷子要走,古杉的大儿子立刻冲上前急呼。
  舒老爷脸色不太自然,沙哑道:“这件事,我恐怕帮不了,不过我也劝你们不要再追究下去,就此罢手,对谁都好。”
  “啊?”
  古杉的大儿子如遭雷击。
  “不行!这件事情决不能就这样算了,这个林神医害死了我妈,这件事情没完!我要这个姓林的偿命!我要他偿命!”
  古杉的大女儿尖叫的冲了过来,要对林阳又挠又抓。
  还好旁边人及时将她拦下。
  “混账!胡闹!都给我住手!”舒老爷勃然大怒,一声厉喝。
  众人方才安静。
  “你们古家什么意思?是打算追究到底对吗?”舒老爷沉问。
  古家人有些犹豫。
  古杉的大女儿却是毫不犹豫尖锐嘶喊:“是!如果不是这个狗东西当初不肯出手相救,我妈一定活的好好地!他见死不救,害死我妈,我就算化成鬼也不会放过他!这笔账,一定要算!”
  “对!一定要算!”
  “还我古家公道!”
  其余几名古家人也毫不犹豫的大喊。
  舒老爷闻声,径直点头:“好!既然你们要讨公道,那你们去讨吧,林神医就在这!你们想怎样做就怎样做!”
  古家人一怔:“老爷子,您不管吗?”
  “管?我怎么管?你要我去跟龙国的一位元帅叫板吗?”舒老爷子冷冷说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震惊绝伦。
  “什么?元帅?”
  古家人灵魂都在颤栗,一个个傻在原地,回不过神。
  “任命书已经下来了,我来之前就接到消息,要对林神医进行授勋仪式,不过得知这个老不死的家伙要找林神医麻烦,我就先一步把林神医的证件拿来了,免得这老东西胡来!”农堂功笑道,将证件递给林阳。
  林阳接过一看,眉头紧皱。
  “北境...元帅?”
  “北境军已经有将近二十年未设元帅了,林神医,上面直接任命你为元帅,可见对你的重视!”农堂功颇为严肃道。
  “可我也没答应要做什么北境军的元帅,这件事情不应该事先与我商量吗?”林阳反问。
  有些不满。
  “哈哈哈,不必商量,因为上面交代过,你若愿意,便可行元帅之权,你如果不愿意,这北境军元帅就当是一个头衔,你该如何就如何,北境军已经二十年没元帅了,再等个二十年又何妨?”农堂功大笑。
  林阳没吭声,盯着那证件像是在思绪着什么。
  而古家人已经全部傻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我哥就站在这,你们要什么公道,去找他啊!”这时,梁玄媚喝了一声。
  古家人个个脸色发白,不敢吭声。
  古杉的大儿子也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忙颤抖道:“林...林元帅,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请...请您恕罪...”
  “你母亲品行不端,唯利是图,我妹妹不过是送的东西不算贵重,便被她故意刁难,甚至帮别人欺凌她,更划伤了她的脸,这种人不配为人之师!不过死者为大,我也不愿再跟你们纠缠,总之你们听着,不管是古家也好还是舒家也好,若再招惹我!那下一次,我就不是动嘴了!”
  林阳淡淡说道,继而大手一挥:“我们走吧!”
  说完,径直朝大门外行去。
  梁玄媚等人忙跟上去。
  古、舒两家只能举目相送,噤若寒蝉。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