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两千零八十五章 要赌就赌命!
  “是我灭的!穷州派的这帮猪狗胆子不小,不仅杀害我程家之人,对我弟弟居然见死不救,他们的人头,已经被我整齐的摆在他们门派的广场上,你要是去了穷州派,倒是能见识见识那壮观的景象,很好看的!”那名男子眯着眼笑道,神情显得尤为狰狞。
  林阳漠然片刻,点了点头:“没想到程家居然跟神火尊者有联系,这是我没想到的。”
  “我早年离家游离四方,寻找强者拜师学艺,尊者见我天赋不错,将我留于身边,今日之事,便也是尊者及圣女大人为我做主!林神医,乖乖跪下认罪受伏吧。”程岸生冷声说道。
  然而林阳闻声,却是摇了摇头:“你弟弟技不如人,被我杀了,这怎会是我的过错?他没什么实力却敢招惹我,不是找死吗?”
  “你还敢嘴硬?”
  程岸生哼笑道:“怎么?你希望我亲自摘你狗头不成?”
  “哦?你这是要对我发起一对一的挑战吗?如果是这样,我不介意跟你斗一斗,可我担心你们神火岛的人不敢与我单打独斗啊。”林阳说道。
  这话一出,程岸生脸色顿时轻变。
  旁边的神火岛人皆凝起了眼。
  很明显这个林神医是在报复。
  他想依靠单挑的方式来除掉程岸生。
  如果神火岛不接,有失颜面,以为是惧怕了林神医,而如果接了....林神医之威名,这些人也是听说过的,程岸生未必就真的有胜算。
  “倒是有趣。”
  神火圣女凝着眼看了看林阳,淡声道:“林神医,你是不是觉得我神火岛的人好欺负?”
  “林某人从不会主动去欺负别人,但也容不得他人欺凌我,此番事情,也是程家招惹我在先,各位如果是来讲道义,咱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谈一谈,可如果各位是来找在下报仇,在下也不介意陪各位玩玩。”林阳平静的说道。
  这话一出,殿堂沸腾。
  神火岛人暴怒。
  “混账东西!你在说什么?”
  “你这是在挑衅我们神火岛吗?”
  “好生放肆!在圣女面前,还敢如此口出狂言?诛族!!”
  “对!诛族!”
  “诛族!”
  神火岛人义愤填膺,个个嚣叫嘶喊,要杀林阳全家。
  程岸生也笑了,他冷视着林阳,可巴不得此人在圣女面前蹦跶。
  因为他知道,在圣女这样的存在面前,蹦跶的越高,便死的越快!
  而且...会死的极惨!!
  果不其然,神火圣女沉默了。
  下面吵闹的人见圣女久久不出声,一个个也被吓到,皆不敢再言,全部默默低下了头,逐渐变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殿堂内的氛围尤为压抑,尤为静谧。
  林阳跟张七夜都是一头雾水,四处张望,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这时,神火圣女开口了。
  “林神医,本圣女是不是可以认为....你看不起我神火岛?”
  她的神情很平静,看不出多少恼怒。
  这话虽然讲的轻巧,可如果林阳说是,怕不是下一秒就得被神火岛的人分尸,但若说不是,圣女必然发难,称其戏耍了自己,死的会更快。
  这都是要落把柄的。
  但林阳却是微微一笑:“圣女大人,我且问你,如果说一个强于你的人要杀你,你是战...还是不战?”
  “当然要战,纵然身死,也不该坐以待毙。”圣女淡道。
  “如此的话,你不也是在挑衅那位强者吗?与我这做法又有何异?”林阳说道。
  圣女柳眉一蹙,会儿舒展开来,点头道:“想不到林神医居然还生的一副伶牙俐齿,不过光有口才,解不了此事,程师弟乃师尊爱徒,他的弟弟也是我的弟弟,是我神火岛人,你杀了其弟,就得偿命!明白吗?”
  林阳一听,心头微动,思绪着对策。
  看这样子,神火圣女是一定要杀自己了。
  如此的话,自己必然要跟神火岛对上。
  这神火圣女的气息就不简单,对上极为棘手,再加上她身后那七个人...纵然可全身而退,但神火岛的报复也必然接踪而至。
  届时纵然自己不惧,阳华及江城亲朋,怕也要遭殃。
  林阳想了片刻,决定还是不能冲动。
  他露出笑容,径直大声道:“我道神火岛的人多厉害呢,感情还是仗势欺人嘛!明明是叫我过来谢罪,结果我来了,你们却是执意要我死!啧啧啧,既然如此,那还谢什么罪,你们直接动手,岂不是更加痛快?”
  “你说什么?”
  “怎么?真以为我神火岛的人怕你?”
  “你信不信,只要圣女大人点个头,我就能把你烧成灰烬!”
  神火岛人勃然大怒,一个个面露杀意,冷冽的盯着林阳。
  若非碍于圣女在此,只怕林阳早就死无全尸。
  张七夜神情绷紧,紧紧盯着四周,提防着众人。
  “拙劣的激将法。”圣女摇了摇头:“但得恭喜你,你成功了!”
  “是吗?”
  “我神火岛人从不惧挑战,也从不惧怕任何一个人!我本可直接杀了你,但你现在侮辱的是神火岛人的尊严,侵害的是我们的名誉,我若直接杀你,事情传出,天下人亦不知会如何评说我等,所以你的激将法成功了,说吧,你有什么想法?”圣女淡淡问道。
  “想法?我的想法当然是立刻回去,此事与我无关,但这是不切实际的,你们把我叫到这来,无非是想杀我让程岸生泄愤,既然如此,那这件事就是我跟程岸生之间的事!所以这个恩怨,也该我跟程岸生来算。”林阳道。
  “好啊,那咱们斗一斗!”程岸生上前一步,凝着眼冷哼。
  “回去,休要胡来!”圣女侧首淡喝。
  程岸生扫了眼圣女,没再说话。
  “你虽近日进步神速,功法大成,但与此人正面搏斗,会有风险,不能冒失,你若败了,丢的可是我们整个神火岛的脸跟师尊的脸,明白吗?”圣女淡道。
  “是,师姐....师弟晓得了。”程岸生低头沉道。
  “你想怎么算?”圣女朝林阳质问。
  “既然厮杀他不敢,那咱们换一种方法吧,用别的手段比上一场,我输了,人头任由你等摘去!但如果你们输了....”
  “那你就能离开神火岛了,此事我们不再追究你的任何责任。”圣女平静道。
  然而林阳却摇了摇头:“就这么走可不行!我拿命出来拼,他凭什么不能拿命拼?我输了我得死,那他程岸生输了,自然也得死!如此才公平,圣女大人,你说对吗?”
  这话一出,众人色变。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