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两千零八十八章 不死
  神火岛的人欢呼雀跃,或鼓掌或举拳,无不为程岸生喝彩。
  至于林神医...
  谁在乎呢。
  肯定是死在岩浆之中!
  要知道,程岸生可是神火尊者的嫡传弟子,他所修炼的火炎之术是除圣女及那六人外最纯正的,神火岛上的人谁都比不了。
  如果连他都无法再继续在岩浆中待下去了,一个林神医怎可能继续沉浸其中?
  所以,林神医一定是被岩浆给融化了。
  “林先生?”
  张七夜大喊一声,跳了下去,趴在岩浆边叫喊。
  他何其想要透过这滚烫通红的岩浆看看下面是个什么情况,可他没有透视眼。
  神火岛的人欢呼一片,他则满脸急色。
  看着张七夜如此神态,许多人都露出了戏谑的笑容。
  “林先生?呵,你的林先生,已经死了!”程岸生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冷笑道。
  张七夜瞳孔紧缩,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好。
  “既然你家林神医都完了,我建议你立刻跳下去陪他!你不是很关心你的林神医吗?下去找找他不是更好?”穿好衣物的程岸生眯着眼笑着说道。
  他不认识张七夜,他也不在乎。
  只要是跟林阳有关的,他都不会放过!
  今天除掉了林阳跟张七夜,来日他还要亲自杀到江城,将所有跟林神医有关的人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这是他的作风,也是师父神火尊者一直尊奉的原则。
  “怎么?你想杀我?”
  张七夜压抑许久的怨怒逐渐释放出来,那双漆黑的瞳珠突然变红,暴戾的杀气弥漫四方。
  程岸生微微一怔,感觉不太对劲,稍稍后退半步,重新打量起张七夜。
  他以为张七夜不过林阳身边的一个跟班,实力强不到哪去。
  岂料张七夜一发怒,竟给程岸生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程岸生刚从岩浆里爬出来,气劲消耗巨大,身体虚弱的不行,如果这个时候跟张七夜交手,怕不是要被对方杀死。
  于是乎,他猛地大喊:“来人!”
  霎时间,火山口处的神火岛人纷纷跳了下去,全部围住了张七夜。
  “这里是神火岛,我要杀你,你还能有意见不成?”程岸生狞着个脸冷冷喝道。
  “有点意思,那我倒要看看你们的本事如何!”
  张七夜的字典里可没有害怕这个词,见对方已经准备动手,哪能坐以待毙,立刻催动气意要厮杀。
  但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际,一个声音突然飘来。
  “七夜!莫要乱来!”
  张七夜闻声,猛地一震,立刻朝旁边的滚滚岩浆望去。
  所有神火岛的人也都愣了,下意识的跟随张七夜目光看过去。
  却见那原本平静的岩浆内部突然涌现出了大量气泡,咕噜咕噜,十分密集,随后岩浆翻滚起来,一个恐怖的身影从岩浆里一点点的露了出来。
  那...正是林阳!
  他缓步走出岩浆,直接上了岸。
  可此时的他,亦不知是何等惊悚骇人。
  他的五官被毁,眼皮子没了,鼻子、眼睛、嘴巴、耳朵都被烫没了,浑身皮肤已经被烫毁,露出了恐怖骇人的皮下肌肉组织,有些地方还挂着岩浆,部分身体甚至被岩浆融穿,露出森森白骨,而胸口的皮肉受损最为严重,悉数被融化,竟只剩下一层透明的薄膜。
  人们透过那薄膜,甚至能看到林阳的内脏...
  谁都不敢相信,在这种情况下,这个人居然还没死!
  甚至....他直接从岩浆里面走了出来...
  “鬼....鬼...他....他是魔鬼!”
  “怪....怪物吧?”
  “这究竟是什么人?”
  “他为什么还没死?”
  人们颤颤巍巍,全部被吓到了,一个个不住的后退,哪还敢靠近林阳跟张七夜。
  至于程岸生,此刻也被吓的不轻,一张脸骇白到了极点。
  “林神医,你....你没事吧....”张七夜瞪大了眼,从未见过这样惊骇的景象,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问。
  然而林阳没有说话。
  他的耳朵也被烧毁,听力其实很差,至于双眼,早就瞎了。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因为他在下岩浆的时候就把一些重要的器官用气劲保护好了。
  虽然模样看起来十分吓人,可实际这只是些皮肉伤。
  原本林阳是可以凭借武神躯进入岩浆而毫发无损,那样做,别说皮肉了,连衣服都不会被烧烂。
  可如果这般做,林阳的气劲会消耗极大,这不利于后面的战斗,一旦圣女等人出尔反尔,林阳没了气劲支持,岂不做人鱼肉,只能待宰?
  因此林阳选择牺牲掉大部分的躯干,保全要害,节省气劲。
  他走到不远处的火山岩上,拿起事先放下来的一些随身物品,取出其中一个小瓶子,倒出枚丹药,吞入腹中,随后又打开旁边摆放的针袋,在自己的身上一阵扎。
  片刻后,令所有人头皮发麻的一幕出现!
  便看林阳那被烧烂的皮肉突然开始迅速生出新的皮肉,不仅如此,他脸上的五官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眉生毛,头生发,唇瓣生出,双耳长成...
  很快,一个宛如天神般的人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
  刹那间,所有人都惊呆了。
  连火山口处的圣女也猛地站了起来,秋眸微睁,难以置信的看着下面的人。
  “诸位,貌似是程岸生先上的岸吧?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他输了?”林阳不紧不慢的穿着衣服,平静说道。
  这一言令众人久久说不出话。
  程岸生更是惊的面无血色,人差点瘫坐在地。
  按照之前的约定,他输了,就得死啊...
  “圣女大人,你怎么说?”林阳朝圣女望去,淡淡问道。
  圣女嗫嚅了下唇,默然了许久,才开口道:“按照约定,你最后上岸,所以....你赢了!”
  “好!”
  林阳点头,立刻喝道:“七夜!你还不动手?”
  “是!”
  张七夜大喝一声,也不待众人反应,咆哮一声杀向程岸生。
  众人色变。
  圣女愕然,立刻大喝:“住手!”
  但...来不及了!
  程岸生气虚体弱,根本来不及躲闪,立刻被张七夜近了身,其手化爪,直接扣下程岸生的脑袋,丢进了岩浆里。
  程岸生的脑袋瓜子在岩浆上飘浮片刻,随后慢慢沉化于岩浆之中...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