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谨行条件反射的抱住他的腰,免得俩人一起倒地上。
  他扶着丁小伟进了屋,把人放在了沙发上。
  丁小伟进屋就开始嚷嚷,“我闺女呢,我闺女呢。”
  周谨行给他倒了杯水,“别吵,玲玲睡觉呢。”
  丁小伟在沙发上东倒西歪的,“不行,我要跟玲玲玩一会儿……”
  周谨行怕他吵着玲玲,就把人重新架了起来,弄进了卧室。
  丁小伟躺在床上还吵吵着要自己的闺女,周谨行卡着他下巴往他嘴里倒水。
  丁小伟呛得直咳嗽,这才不叫了。
  周谨行不愿意跟一身酒臭的人睡一张床,就抱了床被子自己去睡沙发了。
  丁小伟一看就不干了,自己也晃晃悠悠地起来去了客厅,还拿了瓶酒非要周谨行陪他喝。
  周谨行给他烦得不行,没办法,又把他推进了卧室。
  丁小伟盘腿坐在地毯上,手里拿着灌冰啤酒,就开始和周谨行念叨上了。
  什么今天他喝了多少,什么刘秘书怎么说话,什么你说她什么意思啊,什么女人都一个样儿。
  周谨行靠在床板上,安静地听着。
  “喝呀。”丁小伟把手一举,就要去碰周谨行的啤酒。
  周谨行连手都懒得抬,仰头灌了一口。
  丁小伟把手里的啤酒干光了后,又开始满地划拉,“酒呢?酒呢?”
  周谨行淡道:“别喝了,睡觉吧。”
  丁小伟把头扭向他,可惜视线一片模糊,对了半天才对准了焦距,然后眼睛放在了他手里的酒瓶上。
  丁小伟用手撑着地毯,就朝周谨行爬了过去。
  “来,给我……”
  周谨行皱着眉头,眼睁睁的看着丁小伟扑到了他身上。
  周谨行后边就是床板,无路可退,他把手举高,耐着性子喝道:“别闹。”
  丁小伟眼里就剩下酒了,他一抬腿就跨坐到了周谨行身上,去抢他手里的酒。
  丁小伟的脸就在周谨行嘴边儿了,他能闻到丁小伟身上那股浓烈的酒味,还有怎么盖也盖不住的,温热地纯男性的气息。
  周谨行觉得自己的毛孔都炸开了。
  丁小伟的屁股蹭着周谨行的腿往前移,去够他的手,嘴里还嘟囔着,“赶紧地……给我……”
  周谨行终于忍无可忍,抬手把大半瓶冰啤酒照着丁小伟的脑袋浇了下去。
  “我操!”丁小伟怒喊了一声,一把打开周谨行的手,揪着人的脖领子就往地上贯。
  周谨行反握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推,把他先按倒在了地上。
  丁小伟一头一脸的啤酒,辣得他眼睛都睁不开了,他开始手脚并用地推着周谨行,想把人反制过来。
  周谨行用手臂死死地横压在他胸口,让他动弹不得。
  俩人一上一下,暗暗叫着劲儿,把地板撞得咣咣响,可惜直到累得筋疲力尽,姿势也没变,反而以为剧烈的动作,下身给蹭到了一起去。
  丁小伟身子一抖,勉强睁开眼睛,在昏黄的灯光中和周谨行对视。
  俩人喘着粗气,目光相接,眼中闪烁着难解的光芒。
  下边儿挨着的地方,那种并不陌生的触觉,让两人身子都僵硬了。
  周谨行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狠戾,低头重重地堵住他的嘴唇。
  丁小伟眼中一片茫然,只感觉到温热的舌头进驻了自己的口腔,这种强势的力道和攻击性,跟他以往尝试过的吻,都大不一样。
  周谨行的呼吸急促起来,他把手伸进了丁小伟的裤子里,把那蠢蠢欲动的东西抓了个正着。
  接下来发生的事,够丁小伟酒醒之后悔上一万遍的。
  也许是缠绵的滋味和他分别太久,以至于一旦尝到了一点甜头,欲望就不受控制地急速膨胀,丁小伟脑子里残存的记忆还提醒着他,压在他身上的人,不太对劲,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向原始冲动臣服。
  两人就像两头急躁的野兽,开始疯狂地纠缠撕咬,用丝毫不温柔的动作,来宣示自己对“征服”的渴望。
  俩人的欲望中心被周谨行握在了手里,剧烈的摩擦着,身体的热度几乎能灼烧一切。
  昏暗的卧室里一时间只剩下浓重的喘息声和肢体碰撞的声音。
  第二天丁小伟醒过来的时候,真有一头撞死的冲动。
  他已经不记得俩人最后是怎么睡着的,似乎大概是喝酒喝多了,玩儿鸟玩儿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昨晚他虽然喝了不少酒,可是他真后悔自己没再多喝他一大缸,否则他就不会把发生的所有事都记得他妈一清二楚了。
  看着和他一样光着屁股耷拉着大鸟躺在他旁边的周谨行,丁小伟想哭。
  他就知道,两年没找女人,果然是要出事儿的。这回可好,彻底完了,就因为被女人拒绝,一时伤心寂寞难耐,就跟一个男的又啃又抱还互撸管子,还撸得不亦乐乎,还撸了大半个晚上,他在寂寞中变态了,他走上邪路了。
  他抱着脑袋无声的嚎了半天,一道平静无波的声音突然插进了他耳朵里。
  “醒了?”
  丁小伟身子狠狠一抖,缓缓地抬头看向了发声的人。
  周谨行淡定地拿被子遮住自己的下身,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丁小伟一张老脸青一阵紫一阵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周谨行居然还笑了一下,“要来个早安吻吗?”
  丁小伟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屁股,一时都不知道该拿什么脸跟他说话。
  “你……我们……昨晚……你是,那个吗……”
  周谨行笑道:“哪个?”
  “同……同性恋。”
  周谨行把脸上的笑容换了下来,面无表情道:“怎么,你歧视同性恋吗。”
  “那倒不是歧视……不是……”丁小伟眉头突然吊了起来,“你要是同性恋,你他妈不早说。”
  “我要是说了,你还让我住在这儿吗。”
  丁小伟一时语塞,随即喝道:“那你也不能瞒着,我他妈……就这么跟你……你说这算怎么回事儿?我是有过老婆还有孩子的人……”
  周谨行无声地看着他,他的瞳孔是茶色的,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眼中透出的是耀目的金光,被这样一双眼睛认真注视的时候,让人身体都无法动弹。
  丁小伟咽了口口水,“你看我干什么,你谎报军情,妈的,你要早说,我也不是那么缺德人,最多就让你睡沙发,也不会把你赶出去,你说现在算怎么回事儿?”
  周谨行开口道:“我不否则我对男人有感觉,但是我从来没对你有过非分之想,可是你却每天光着身子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昨天晚上也是你喝醉了,先趴到我身上的,如果这件事非得追究个责任,你也脱不了干系吧。”
  丁小伟想着自己以前光着屁股在眼前乱晃的场景,悔得肠子都青了。昨天晚上他也确实是兽性大发,明明潜意识知道这是个男的,还跟人家光着身子滚一起了,说起来,这事儿确实不能全赖人家头上。
  可是昨晚发生的事,实在太腻歪地,让他想起来就头皮发麻,他不知道还怎么跟这个人相处。
  丁小伟怔愣的看着床单,平时脑子灵光嘴又激灵的人,现在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周谨行突然凑了过来,在他耳边轻声道:“你昨晚感觉好吗?”
  丁小伟吓了一跳,跟看怪物似的那么看着他。
  周谨行露出一个异常蛊惑人心的笑容,“男人是欲望支配的动物,只要你感觉好,我是男的还是女的,又有什么关系。何况你已经离婚了,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
  丁小伟底气不足的喝道:“你别,胡说八道……我,我不喜欢男的。”
  周谨行突然抓着他的下巴,贴上了他的嘴唇。
  这吻如蜻蜓点水,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周谨行已经放开了他,可是唇上那种柔软亲密的感觉,却挥之不去。
  丁小伟的脸刷得红了。
  周谨行翻身下了床,冲他笑道:“丁哥,昨晚我感觉挺好的。”
  丁小伟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恨不得烧高香拜佛希望能去上班,这样他就不用尴尬地跟周谨行大眼瞪小眼。
  可惜今天是星期六。
  他进浴室冲了个澡出来,见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周谨行居然蹲在地上教玲玲怎么洗自己的小袜子。
  丁小伟被这无比和谐温馨的画面震傻了。
  他一直觉得周谨行给他的感觉挺矛盾的。
  一方面,周谨行这人话不多,情绪波动更是几乎没有,跟他开玩笑也经常就一笑带过,常常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着又神秘又挺爷们儿的,可另一方面,周谨行太有居家气息了,自从他来了之后,家里的家务活儿他自己全包揽了,通常男的就算会做,可能也拉不下脸来做,可是周谨行就做得特别理所当然,而且连扫个地擦个桌子什么的,都透着一股专注的优雅,他跟玲玲玩儿的时候,丁小伟就觉得玲玲的亲生母亲都做不到这么有耐心。
  要是周谨行是个女的,他简直就是完美妻子的代表。
  丁小伟咳了一声。
  一大一小都抬起脸来看他。
  玲玲赶紧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小兔袜子举起来,笑着给他看。
  丁小伟赶紧夸着,“哟,玲玲这厉害,会自己洗袜子了。”
  小女孩笑得别提多甜了。
  丁小伟有些不自在的蹲下来,冲周谨行说,“你以前是不是带过孩子呀。”
  周谨行摇摇头,“可能吧,不记得了。”
  丁小伟有些失望。他其实到现在都还有些不太相信周谨行真的失忆了,可是他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试探,周谨行从来没露出过破绽。又一次他故意拉着他聊天聊到了早上四点,想看他那时候说话会不会说漏嘴,结果却还是滴水不漏,丁小伟都怀疑是自己多心了。
  丁小伟又不死心的问了一句,“你要真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怎么知道自己是……是那个呢?”
  周谨行慢慢把头扭向他,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你说得对,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我是喜欢男……”
  丁小伟赶紧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用嘴型说着,“玲玲听得到。”
  周谨行耸了耸肩,含笑看着他。
  丁小伟正要收回手,突然感觉到掌心处有什么湿润的东西轻轻舔过,那种温热麻痒的感觉,好像直接搔进了人心里。
  丁小伟触电一般收回了手,瞪大眼睛看着周谨行。
  周谨行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微微眯着眼睛看着他,眼中波光流转,既深邃又惑人。
  丁小伟觉得热气一下子从脚底蹿了上来,他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玲玲吓了一跳,抬头不解地看着他。
  丁小伟结巴道:“你……你慢慢洗,洗完了去做作业。”他又指着周谨行道:“你,你给我进来。”
  周谨行也站起身,听话的跟着他进了卧室。
  丁小伟一关上门就低声吼道:“你干什么刚刚,玲玲还在那儿呢。”
  周谨行无辜的看了他一眼,“我不会让她看到的。”
  “那也不……呸!这不是重点,我告诉你,虽然昨晚吧,我们……那个,发生了些不太成熟的事,但是不代表……你懂吧,不代表我是那个。”
  周谨行双手抱胸,眯着眼睛看着他,“哪个?”
  “我不是同性恋!”
  周谨行扬着嘴角笑了一下,“可是你昨晚不也挺配合的。”
  丁小伟脸都憋青了,“我他妈那是喝醉了,我要是清醒的,我就把你顺窗户撇出去。”
  周谨行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低声道:“丁哥,你还是瞧不起我吧。”
  “呃?别他妈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说我瞧不起你了,我就是跟你说,咱俩昨天那个事儿吧,就那么过去了,咱们都忘了吧。我一会儿出去给你买个床垫去,你呢,就委屈一下,以后睡地上吧。
  周谨行深深看了丁小伟一眼,“丁哥,你真能忘得了吗?”
  丁小伟眉毛吊了起来,心里上来一股火,口不择言道:“那么腻歪的事儿谁他妈想记着。”
  说完他就有点儿后悔。
  丁小伟一直觉得这世上有两种人心理比较脆弱,一个是少数群体,一个就是长得好看的人,刚好这个小周两样都占全了。
  他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就怕人家受不了刺激。
  果然,周谨行的脸渐渐沉了下去。
  丁小伟收不回自己说得话,只能尴尬地看着他。
  周谨行点点了头,“那随便你吧。”说完砰的摔门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