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小伟跟大多数男人一样,一喝上酒,行为就比较无赖,打起架来也顾不上好看不好看的,什么拳打脚踹上嘴咬,只要够得着就没有他干不出来,谁碰上这么不要脸的都得打出火来。
  周谨行本来也没打算认真对付他,不然明天酒醒了不好糊弄过去,可是等到丁小伟张嘴咬住他头发的时候,他终于忍无可忍了。
  周谨行一拳打在他肚子上,然后揪着他脖领子把他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往他屁股上狠踹了两脚,然后自己想站起来。
  丁小伟在地上滚了一圈儿就一把抱住了周谨行的大腿,拿手肘撞他膝盖弯,周谨行还没站稳就又跪了下去。
  丁小伟跟着扑到他身上,举起拳头要往他脸上挥。
  周谨行眉头紧锁,脸都绿了,抓着丁小伟的手腕狠狠一拧。
  “哎呀!!”
  这一下是真用了劲儿,给丁小伟疼得嗷嗷叫。
  周谨行照着他脸就“啪啪”俩耳光,“闹够了没有。”
  丁小伟是吃软不吃硬的,越激他他越是没完没了,这两巴掌在此时无疑是火上浇油。
  “妈的你这傻逼二椅子,老子跟你拼了!”
  丁小伟就跟上了发条似的,突然不知道哪儿来了一股劲儿,用脑袋狠狠撞了一下周谨行的额头,把他撞得眼冒金星。
  丁小伟自己也直晕乎,眼前有些花,却不肯错失良机,鬼使神差地就划拉到了一块儿冒着热气的软肉,一口咬了下去。
  周谨行疼得一缩,揪着他后脑勺的头发把他的脸拉了起来,然后反客为主,狠狠堵住他那张惹祸的嘴。
  有时候男人的斗志和性欲也不过一纸之隔,都是旺盛的精力在体内乱窜的时候寻求的发泄口。
  昨晚两人已经越了界的行为,就注定他们之间再也撇不清。
  丁小伟瞪着眼珠子,拳头使劲捶着他肩膀。
  周谨行忍着疼也不放嘴,一个翻身把他压身子底下,大胆地把舌头伸进他嘴里翻搅舔舐。
  丁小伟以前就特别经不起欲望的考验,以前他老婆看上什么了,光着身子又亲又抱撒个娇他就败下阵来,说白了就是没啥定力。周谨行这种激烈地带着血腥味儿的挑逗,是他从任何女人身上都体会不到的刺激,他突然觉得腿有点儿软了。
  周谨行的手伸进了他衣服里,有些急躁地摸着他的后背。
  俩人正是旁若无人干柴烈火的当口,一道刺眼的白光惊着了这对野鸳鸯。
  俩人拿手遮着眼睛往光源处一看,隐约看着一个穿着制服的瘦巴巴的黑影。
  那人惊叫道:“你们……你们这……给,给我起来,穿穿穿衣服,这是公园,三十块钱个床位费都出不起啊,看把你们急的,都给我起来!”
  丁小伟就跟噩梦被惊醒了一下,简直是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脸色白得吓人。
  周谨行就镇定多了,特别优雅地站起来后还不紧不慢地拍着衣服。
  那巡逻的是个小年轻,看着像高中生,生生目睹这场奸情给孩子吓得不轻。
  他那手电筒比划着俩人,“走,跟我回办公室,你们……你们这是作风问题,我告诉你们,这这……就是作风问题,我告诉你们,至少罚这个数。”孩子比划着三根手指头。
  丁小伟此时灰头土脸的,不但又跟个男的啃上了,还被人撞见了,他真巴不得也朝树上撞那么一下,失忆得了。
  他抹了把脸上的土,朝地上吐掉嘴里的沙子,朝着那巡逻的骂道:“我们干啥管你屁事呢,拿着手电筒当警灯啊,个倒霉孩子趁早回家睡觉去,明早上学该迟到了。”
  那年轻人脸憋得通红,估计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我我……我在执勤!你们这是作风问题,这公园不是让你们干这个的,跟我走,你们这样的,得好好接受教育。”孩子扯着自己的袖子让丁小伟看他的城管袖章。
  丁小伟一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哟,你不是装的吧,你才几岁呀,来给叔叔看看。”
  那孩子倔道:“我早成年了。”说着凑近点把自己的胳膊递到丁小伟明前。
  丁小伟突然抓着他的胳膊,一下子给抡了出去。
  年轻的小城管还没叫一声儿呢,瘦弱的身子直接被丁小伟甩到了草丛里。
  丁小伟抓着一旁看戏的周谨行就骂道:“还他妈不走,是个男的你都得盯着看怎么地。”
  周谨行一挑眉毛,“你我都看不过来。”
  丁小伟拽着他,“别他妈放屁,赶紧走。”
  两人毕竟是心虚,看到如此不堪一击的执法人员,也只有马上撤离现场的欲望,于是一路狂奔,跑出去两里地,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
  此时已经是半夜两三点了,路上基本找不着行人,只偶尔有一两辆车呼啸而过。
  入夜了有点儿冷,俩人并排走着,离得很近,彼此的体温仿佛隔着衣料也能清楚感觉到。
  丁小伟觉得自己脑子里装了一坨粪,把神经都糊住了,什么都思考不下去,一直陷在他又和周谨行亲嘴了这个粪坑里出不来。
  昨天吧,可以说是酒后乱性,今天吧,也可以说是酒后乱性,可是乱都乱了两次,再说自己坚决清白,连自己都想扇自己。
  而且不管他想不想承认,敢不敢承认,跟周谨行耳鬓厮磨的感觉,真的挺带劲儿。
  那种猛烈的,热辣的,让他脑门儿直烧,全身血液沸腾的感觉,是他渴望已久的激情。
  他真的不敢相信,他跟男的也能这么有感觉,他以前想都没想过自己可能有这个倾向,从小到大他明明只喜欢大屁股皮肤白的女人。
  丁小伟严重觉得自己太饥渴了,都饥不择食了。
  他叹了口气,尴尬地开口,“小周……”
  周谨行抢道:“这回是你先吻我的。”虽然也不能叫吻,叫咬还差不多。
  丁小伟讪讪道:“我那不是想亲你……算了……”其实他自己都说不清,自己当时到底在想什么,可能是气糊涂了,可能是打红眼了,可能鬼上身了,谁他妈知道,总之他是做错事儿了,来个雷劈死他吧。
  周谨行突然站定了脚步,转过身子,定定地看着他,“丁哥,你要是个男人,怎么就不敢承认你其实也挺享受的。”
  丁小伟脸上发烫,突然就觉得无法直视周谨行的眼睛。
  “你纠结我是男是女不累吗,我们明明相处的很好,接受我有这么难吗。”
  丁小伟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路边的栏杆上,“小周,你话可不能说得这么轻巧,丁哥以前一直是个挺规矩的人,我,我也没觉得自己能喜欢男的,你可是无牵无挂的,我还有个孩子……这事儿……不,不太好,你明白吗,我觉得趁咱俩没一错再错,咱们还是……还是……”丁小伟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也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
  周谨行微微抬起他的下巴,瞳孔中折射出幽暗的光,“丁哥,你是在赶我走吗。”
  丁小伟怔了一下,缓缓道:“你总在我家,也确实不是办法,你家人该多着急啊,实在不行,咱们还是去趟公安局,至少立个案吧。”
  周谨行半蹲下身子,玻璃珠似的眼睛简直能望进人心里,他轻声道:“丁哥,我舍不得你和玲玲。”
  丁小伟鼻子突然就有点儿酸。
  他想到周谨行在厨房做饭时候回头冲他笑的样子,他想到周谨行微笑着叫着“叮铃”的样子,甚至想到周谨行亲吻时有些湿润的长长地睫毛。
  周谨行压低他的脖子,轻轻贴了下他的嘴唇,“丁哥,我走了玲玲该哭了,你呢?”
  丁小伟眼前突然就有点模糊,他低下头,不敢看周谨行了。
  周谨行硬抬起他的下巴,轻轻印上他的唇,温柔而细密地亲吻着。
  这回丁小伟动也没动。
  丁小伟也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鬼使神差的把周谨行又给领回了家。
  这回领回来,似乎就有那么点儿不一样了,丁小伟看周谨行看他的眼神,就觉得寒毛都竖起来了。
  丁小伟把外衣一脱,直接往床上一躺,逃避现实般拿被子蒙住脑袋,“睡了,有事儿起来再说。”
  周谨行没说话,丁小伟听那动静是在脱衣服。
  脱完衣服他就上了床。
  丁小伟其实根本没睡,耳朵一直竖着呢,连周谨行膝盖往下压床垫的弹簧的声音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丁小伟感觉到周谨行靠近他了,用轻柔的声音在他耳边说,“不嫌脏,赶紧起来洗澡。”
  丁小伟不知道怎么地,脸就红了。
  他觉得他们俩人现在比他妈两口子还两口子,真叫人臊得慌。
  丁小伟转了身背对着他,“别吵,我要睡了。”
  周谨行拽了拽他的被角,“至少把衣服脱了,你浑身都是烟酒味儿。”
  丁小伟嘟囔一声,“你老娘们儿啊,唠叨什么,不爱闻你睡沙发去呗。”
  “我凭什么睡沙发,你这么臭,你睡沙发差不多。”周谨行话音未落,突然一把掀开了他的被子,喝道:“要么洗澡,要么脱衣服,要不我帮你脱。”
  丁小伟“啧”了一声,还是不敢看他的脸,赶紧把被子重新拽过来,七手八脚的在被子里把衣服裤子脱了,还示威似的往地上狠狠一扔,“这行了吧。”
  周谨行笑了两声,自己进浴室洗澡去了。
  丁小伟听着哗啦啦的水声,瞪着眼睛就是睡不着。
  等到周谨行洗完了出来,一身水汽地钻进了被子里,丁小伟觉得自己浑身的毛孔都湿了。
  “丁哥,你没睡吧。”
  丁小伟动都不敢动,假装自己睡着了。
  周谨行笑了一下,“你要睡着了,呼噜声能掀房顶,你自己不会不知道吧。”
  丁小伟“哼”了一声,“你烦不烦人,大清早的还不赶紧补个觉。”
  周谨行翻了个身,借着昏暗的月光看着丁小伟后脖子上短短地头发茬,“丁哥,你转过来。”
  丁小伟身子一僵,没动。
  周谨行扶着他肩膀,硬把他身子掰了过来。
  丁小伟觉得脸都烫的慌。
  周谨行把手搭他腰上,照着他鼻尖儿亲了一下,“行了,睡吧。”
  丁小伟浑身不得劲儿,却觉得这个时候把他手甩开,好像有点儿晚了,别把人领回来才对。可惜自己要有那份坚贞不屈,早干什么去了。他看着周谨行轻轻闭上了眼睛,长长地睫毛随着呼吸微微扇动,心里就开始骂娘。
  这下是真睡不着了。
  即使是平时上班儿的时候,周谨行也是家里第一个起来的。丁小伟一直挺奇怪的,他看着就不像伺候人的人,怎么就那么吃苦耐劳家务活一手包你,弄得丁小伟有时候特别不好意思。
  今天也是,一觉睡到下午两点,起来之后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
  丁小伟在床上做了半天思想工作,才拖拖拉拉地起来。
  一出卧室,就见周谨行在哪儿看报纸呢,一见他出来就抬头,冲饭桌的地方抬了抬下巴,“洗脸刷牙了吗,我给你热下饭菜。”
  丁小伟那一瞬间就很别提多感慨了,就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在的时候,也从来没这么伺候过他,周谨行除了下边儿多了点儿东西,其他方面简直就是完美了。
  吃饭的时候,丁小伟不住地想昨晚上的事儿,怎么想都有种被人忽悠上了贼船的感觉,却又说不上哪儿不对劲。
  他随便扒了几口饭,收拾了下桌子就去洗碗。
  正洗着,周谨行就进来了,站到他身边,温和道:“我来吧。”
  他一靠近,丁小伟马上就觉得耳朵发烫,“不用不用,我洗就行。”
  “我帮你?”
  “不用不用,你坐着去吧。”
  周谨行突然伸手按住他洗碗的手,深邃的眼睛静静看着他,“你紧张什么。”
  “谁紧张了……”
  周谨行突然低下头,亲了下他的脸,“我来吧,你去把你租的碟放上,一会儿我们一起看电影。”
  丁小伟眼前一花,脚下差点儿打滑。
  他真觉得自己不行了,这个周谨行道行怎么这么高,那眼睛看人好像看进人心里似的,他一个男的都有种被迷得晕头转向的感觉,这要是个女的,不上去直接脱衣服了。
  丁小伟洗了把手赶紧逃出了厨房,去客厅捣鼓碟去了。
  不一会儿,周谨行就出来了,手里还端着两个碗,在他旁边坐下。
  丁小伟接过一个一看,是碗红豆汤。
  周谨行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一会儿等玲玲醒了,咱们出去逛逛吧,玲玲的小书包坏了,给她买个新的。”
  丁小伟点点头,“行。”
  周谨行的身子挨近他,“丁哥,咱们像不像一家三口。”
  丁小伟一怔,眼睛没敢从屏幕上移开,其实放着的是啥他都没看进去。
  周谨行的嘴唇几乎贴到了他的耳朵上,“丁哥?”
  丁小伟叫道:“像!像行了吧,你像我媳妇儿!”
  周谨行笑了出来,用手指捏着他的下巴,热热乎乎地亲了上去。他轻轻咬着他的下唇,温柔地吸吮,舌头顺着唇线滑进他嘴里,丁小伟能感觉到条滑腻灵巧的舌头撬开他的牙关钻了进来,追逐着他的舌头,热烈地纠缠。
  红豆甜腻的香味充斥在彼此的唇齿之间,让这个吻变得格外柔软动人。
  丁小伟一时有些动情,克制不住地回应着。
  他好久没体会过这么温柔又富有感情的吻,让他无法不沉醉。
  周谨行一直亲到俩人都气喘吁吁,这才放开他,然后注视着他,冲他笑。
  丁小伟觉得一张老脸不知道该往哪儿隔。
  要是尝了甜头再摆谱,那也太膈应人了,可是让他一下子跟周谨行腻歪起来,他是真做不出来。丁小伟是左右为难,真的不知道怎么跟周谨行相处了。
  还好周谨行也知道适可而止,没再继续让他难堪,说了声“看电影吧”,就真的开始专注地看电影。
  丁小伟这才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