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小伟别扭地躲闪着,“别别别,我真的回去上班去。”
  周谨行充耳不闻,用牙齿轻轻咬着他的下巴,一路往下,在锁骨上留下细密地亲吻,手也伸进了他裤子里,伸手罩住了他的下身,掌心处磨蹭到了还带着湿气的耻毛,让他觉得有些好笑。
  丁小伟身子一僵,脸憋得通红,他看周谨行真有那个意思,索性反客为主,一个翻身把周谨行压到身子底下,重重地跟他亲在一起。
  他也没想到自己能这么大胆,就好像这事儿理所当然似的,一点儿都看不出这是他在清醒状态下第一次对同性主动的,也许男人天生就有寻求快感的本能,而且周谨行一再逼近,他要是不做点儿回应,倒显得他落了下风。
  周谨行似是颇为意外,笑了一下后,就任他爬在自己身上,两人唇齿纠葛,耳鬓厮磨,一时空气都跟着升温了。
  周谨行颇有技巧地晃动着腰胯,两人的重要部位隔着布料亟不可待地摩擦着,不一会儿就都有了反应。
  丁小伟喘息声渐浓,有些意乱情迷。
  周谨行亲着亲着就把丁小伟松垮垮的睡裤给扒了下来,丁小伟沉溺在激情中浑然未觉,等到感到下身一阵凉飕飕的,才惊觉自己已经光着屁股了。
  周谨行的手自觉地就探向了他想要一举征伐的部位。
  丁小伟身子一震,一把抓住周谨行的手,力道大得周谨行都皱起了眉头。
  丁小伟惊道:“你,你……”
  他恍然明白,周谨行在干嘛。
  他丁小伟虽然不是纯情小处男,但是跟同性的经验,毕竟是无线接近于零。他觉得爽得也不过就是和周谨行亲亲小嘴,摸摸小鸟,至于更进一步,他居然没想过。
  而且就算要更进一步,他一个啥啥不缺的纯爷们儿,也不能让人在他身上走了后门儿呀。
  他顿时脸色铁青,撑着周谨行的身子要起来。
  周谨行这时候正起了意,哪能让他轻易离开,一手搂着他的腰,皱眉道:“怎么了。”
  丁小伟一张老脸青一阵紫一阵,“你想怎么地。”
  周谨行玻璃珠似的眼睛在他脸上逡巡了一遍,轻声道:“你不愿意吗。”
  丁小伟有些恼羞成怒,“换你你愿意。”
  周谨行动手摸了摸他的脸,竟然是一脸深情的样子,“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啊。”
  丁小伟心中一惊,突然就有些心虚,想自己是不是太过小气了。可是这似乎是涉及到了男人操蛋的尊严,他无论如下放不下。
  周谨行撑着身子坐起来,满脸温柔,“你不了解同性之间的感情,其实跟男人女人之间差很多,谁在性事里主导都无所谓,只要是两个人情投意合就可以。”
  丁小伟将信将疑,“真的?”丁小伟想了想也有道理,俩男人和一男一女毕竟是不一样的。
  周谨行一脸赤诚,“真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你没有经验,让你来做,我就得进医院。”
  丁小伟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真的假的,你别唬我啊我告诉你。”
  “我没骗你,是真的。”
  丁小伟一阵头皮发麻,“照你这么说为了做这个进医院,受伤事小,丢人事大,你们这么图什么呀。”
  周谨行笑道:“只要会做,就没事,而且会很舒服。”
  丁小伟觉得这时候脑子有点儿不够用,总觉得周谨行在忽悠他,可是又不知道纰漏在哪里。
  他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一个,“你不是失忆了吗。”
  周谨行凑过来亲了他一口,“丁哥,我失去的是记忆,可不是本能。”
  丁小伟吞了口口水,总觉得说不过周谨行,立时就想逃。
  他翻身下了床,头也不回道:“我去上班儿了,要不该迟到了。”
  他没走了几步,腰身一紧,已经被周谨行从后面抱住了。
  周谨行柔软的唇在他的脖颈间流连不去,轻声循循善诱,“丁哥,我希望能跟你真正的在一起,我会让你舒服的,你害怕了吗。”
  丁小伟身上冷汗都下来了,“不,不是害怕,不是,你别这样,你总得让我有个心理准备的过程。”
  周谨行又抱了他好一会儿,似乎恋恋不舍的样子,好半天才放开他。
  丁小伟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张俊得不像话的脸上,是浓浓的失望。
  丁小伟心里一颤,落荒而逃。
  自那天之后,周谨行也没在提那事儿,倒是一到了晚上,就兽性大发,和他纠缠在一起,非得弄得俩人身上汤汤水水的一宿睡不着觉才肯罢休。
  虽然他们两个没真正做到最后,但是每次都情欲高涨,天雷地火,俩激素分泌正常的男人,成天这样饮鸠止渴,反而是越来越饥渴,都盼望着能来一次荷枪实弹的,可惜周谨行嘴里说着谁上谁下无所谓,行动却越发强硬。而即使他天天给丁小伟洗脑,洗得丁小伟都对他生出愧疚了,却还是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儿。
  丁小伟一直上着心的戒指的事儿,终于让他逮到了一次机会。
  他拉着老板去一个地方开会的时候,刚好离他同事给他找的那个珠宝鉴定的地方很近。
  他趁着老板在开会,自己开着车就去了。
  给他鉴定的是个挺年轻的男的,丁小伟一般觉得这活儿都是年纪很大留着白胡子的人干的,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总之对这个年轻人就不怎么信任。
  他刚把东西拿出来,那年轻人眉头就皱起来了,然后拿在手里颠了颠,斩钉截铁道:“假的。”
  丁小伟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
  “绝不是蓝宝石,不过是普通的人造水晶而已,虽然做工精良透析度高,但是萝卜雕得再华贵,那也只是萝卜而已。”
  丁小伟顿时气得七窍生烟,第一直觉就是这人在忽悠他,他口气就不太好,“你没看错吧。”
  那年轻人似乎本来心情也不怎么样,被他这么一质疑,也有些火,“你要不信,花钱找人重新鉴定去,这么容易看出来的假货,我连仪器都不需要。蓝宝石是假的,但是戒身是真的铂金,而且做工不错,你要是想卖,给你一千块钱吧。”
  丁小伟脑子嗡嗡直响,不敢置信地看着手里他当宝贝一样供了两个多月的戒指。
  那人懒得再看他,自己呆一边儿摆弄着手里的东西,一边嘟囔道:“而且戒指里面不知道镶嵌了什么东西,很小一个黑点儿,肉眼看不真亮,虽然不影响美观,但是就算是真的蓝宝石,也是有瑕疵的。”
  最后一句话丁小伟基本没听进去,晃晃悠悠的出门了,开着车转了两圈,又找了另一家珠宝店,得到的答案是一样的,“假货。”
  这回不由得丁小伟不信了。
  他看着那枚流光溢彩的戒指,有种生吞下去把自己噎死的冲动。
  他本来想象中那值个六位数的戒指,居然还顶不上他半个月工资,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美梦破碎的痛苦,以及被欺骗的愤怒,一时全都堵到了胸口。
  他想起把周谨行捡回来的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气得差点吐血。
  他开始认认真真的,一笔一笔地算账,算他打脸充胖子在周谨行身上花了多少冤枉钱。
  一算下来,更是气血翻涌,瞠目欲裂,肉疼得他直拿头撞方向盘。
  等把老板送回公司后,他心里头实在是堵得厉害,兜里的戒指就跟定时炸弹似的,他怎么都静不下心来,于是干脆称病提前下了班,气势汹汹地往家赶去。
  一进门,周谨行正悠闲地看着书,一看他回来就惊讶道:“怎么又提前回来了。”
  丁小伟看着眼前他当神仙一样供了两个月的所谓“大款”,有种上去掐死他的冲动。
  他愤怒地把戒指往他身上一扔,嘴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周谨行捡起戒指一看,不解道:“怎么了?”
  “怎么了?假的!”
  周谨行似乎也相当惊讶,低头仔细打量着那个戒指,随即苦笑道:“我也不识货,不知道是假的,不是你自己说的,我像是有钱人吗。”
  丁小伟一时语塞,随即恼羞成怒,“我他妈怎么知道,看你穿金戴银的,自然以为你是大款,谁知道身上带的是假货。”
  周谨行脸色微微变了变,缓声道:“不然我把手表什么的都给你吧,也许……”
  “拉倒吧,保证都是假的,拿出去让我再丢一次人啊!”
  丁小伟浑身毛都炸了起来,气呼呼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还瞪了他一眼。
  周谨行眨了眨眼睛,伸手搭在他肩膀上,“丁哥……”
  丁小伟正是憋了一肚子窝囊气,不耐烦地打开他的手,“别他妈烦我。”
  他也知道这事儿不能怪周谨行,他又知道什么,但是他这火气不冲他发,冲谁?
  周谨行迟疑道:“丁哥……”
  丁小伟喝道:“你现在别跟我说话,看你就来气。”
  周谨行不说话了,他把书合上,半晌,突然站起身进了卧室。
  丁小伟开始没在意,后来听着开衣柜关衣柜的声音,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
  他进卧室一看,周谨行正闷头收拾东西,拿了个纸袋子,往里面放了随身的衣服和洗漱用品。
  丁小伟心里紧了紧,“你干什么。”
  周谨行头也没抬,“我不在这里给你添麻烦了。”这声音冰冷又生疏,听得丁小伟一阵不自在。
  丁小伟还以为他闹别扭,也觉得自己刚才说话重了些,就道:“别闹了,刚才丁哥口气不好,你别往心里去。”
  周谨行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飘忽,“丁哥,我在这里就是个累赘,我们非亲非故的,你收留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以后就不再给你添麻烦了。”
  丁小伟一听这话就火了,“我什么时候说你是个累赘了,我今天就心情不太好说错话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行不行,把东西给我放回去!”
  周谨行充耳不闻,拿起东西就要走。
  丁小伟上去就拦住他了,心里突然紧张了起来。
  他从来没想过周谨行会走,他以为他会一直赖下去,而自己觉得,他这么赖着也挺好的。哪怕他挣不了钱,自己还得往里倒搭钱,可是回家能有口热乎饭吃,能看着玲玲每天高高兴兴的,他就当养了个媳妇儿,也挺合适的。
  没想到周谨行脾气这么大,他就迁怒了几句,这就闹着要离家出走。
  他心里也知道自己不对,但是也拉不下脸来哄一个男的,就铁青着脸堵着他不让走。
  周谨行定定地看着他,“那个戒指的事,是我不对,我也不知道它不值钱,以后等我有钱了,一定会加倍奉还。”
  这阴阳怪气的话听在丁小伟耳朵里更是让他大为光火,“咱能把那页翻过去不?我承认,我开始把你弄回家,确实是想着你应该挺有钱的。那,那你没有就没有呗,没有你也是你,我也不是养不起你,咱俩……都这样了,我能为了一个戒指不跟你过吗。”丁小伟虽然平时胡吹溜哨地看着挺能说,真到正经表白的时候,也是直打怵,这下脸都红了。
  周谨行眼中流露出些许哀伤,“丁哥,我知道你瞧不起我,我连身份都没有,也没办法出去工作,全靠你养着……我心里也很难受。”
  丁小伟呲牙道:“我什么时候瞧不起你了,不是你是不是被害妄想症啊,我什么时候说我瞧不起你了。”
  周谨行底下眉眼,睫毛扑扇着,“你心里一定觉得我没用,只会做饭哄孩子,你是把我当女的了吧。”
  丁小伟气得嘴都快歪了,“我什么时候把你当女的了,就你这大个子谁能把你当女的,哪个女的长你这身板儿,还嫁得出去啊。你今天他妈怎么回事,婆婆妈妈的,你心里有什么不痛快,你就直说,说出来咱们一起解决。那,那寻常过日子,也得有个不合吧,也得允许人说错话的吧。你也不能一声不响提着行李要走啊,别说你这么干,那就跟娘们儿一样一样的,你要真承认自己是娘们儿,你就走!”
  周谨行还真就低着头要绕过他。
  这给丁小伟气的,伸手抢过他的袋子给扔到了地上,然后揪着他脖领子就给他怼墙上了,“你闹够了没有!啊?!”
  周谨行面无表情道:“你放开我。”
  “我放开你?你走出去你想去哪儿?流落街头啊,真潇洒啊。”
  周谨行倔道:“没想好,反正死不了。”
  丁小伟拍了下他的脑袋,“你几岁呀你!”丁小伟调整了下面部表情,控制住想抽他的冲动,心里安慰着自己,就当哄孩子了,尽量缓声道:“丁哥今天冲你发火,是我不对,我给你赔不是行了吧,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计较行不行?”
  周谨行摇了摇头,“丁哥,我不想再呆在这里让你瞧不起了。”
  丁小伟就差咬他了,“我他妈没瞧不起你!你他妈哪儿来的,地球话不熟练是不是!”
  周谨行眼中带着几分哀伤,“你到现在都没有真正接受我,难道不是看不上我吗。”
  丁小伟一愣,想起俩人在床上还那么不上不下的吊着,老脸一红,“这,这能是一码事儿吗。”
  周谨行拿含冤带怨的小眼神儿看了他一眼,推开他就要走。
  丁小伟情急之下,捧着他脸就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