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十八章
  詹及雨别看年纪小,想得特别周到。
  他特意跟亲戚借了辆车,还给老太太新买了个靠垫儿,和一堆水果零食什么的,弄得四个人好像去春游似的,玲玲一上车就抱着个果冻吃了起来。
  丁小伟开车,詹及雨就坐他旁边,老太太陪玲玲坐在后面玩儿。
  丁小伟把音乐打开了,然后小声跟詹及雨说,“小詹,谢谢你啊。我这几天都不在状态,要不是你,老太太来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让她高兴高兴。”
  詹及雨笑道:“你别跟我客气,你帮了我那么多忙,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呢。”
  丁小伟有些不好意思,他被周谨行的事儿弄得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连他妈来了这种他该尽心尽力的事儿,都得让个小孩儿帮他。
  丁小伟叹了口气,“等我妈走了,丁叔请你出去吃饭。”
  詹及雨笑了笑,“不用,在家吃吧,我来做,你做饭太不咋地了。”
  丁小伟勉强笑了笑,他连跟詹及雨扯皮的心情都没有了。
  詹及雨看着他这样,也叹了口气,“丁叔,你别这样,看着你这样我难受。”
  丁小伟沉默地看着前方,过了半晌道:“过段时间就好了。”
  世上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儿,再痛苦的事情,只要时间足够长,也总有想起来平淡如水的那一天吧。早晚,早晚他能把周谨行忘了吧,就当自己做了场梦,梦醒了,日子还得继续过,柴米油盐还得样样考虑,就让不靠谱的风花雪月见鬼去吧。
  一整天下来,老太太和小丫头都玩儿得特别开心,老太太更是恨不得把詹及雨当儿子了,稀罕得不得了。詹及雨也特别高兴的样子,说他们单位发了一个火锅店的餐劵,明天带他们去吃。
  晚上回到家后,老太太就缠着丁小伟问詹及雨几岁了,哪里人,有对象没有。
  丁小伟哭笑不得,“妈,人家才十八,再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呀。”
  老太太不赞同地瞪了他一眼,“我以前觉得男的该先立业,后成家,晚点儿结婚后。可是我现在觉得男的还是早点儿结婚吧,别弄得像你似的,二十五六才结婚,老婆跑了,孩子还这么小,多受罪呀。”
  “妈,二十五六结婚是正常的……”
  老太太自顾自地说着,“我也没让他现在结婚,小詹这孩子好,人老实又会来事儿,长得还挺好看的。你二姨家的小丽,也是没考上大学,想来这儿打工,俩人年纪差不多,你说先处处看,不是挺好的?”
  丁小伟头都大了,他妈这人,如果是没谱的事情,她向来不乱说,她既然说了,估计小丽是真要来,而她也是真要给小詹牵线儿,可是那孩子不喜欢女的呀。
  老太太还道:“我都问过了,小詹没有女朋友,我今天问他想不想交,他就一个劲儿笑,肯定是不好意思了。这事儿要是能成,多好呀。”
  “妈,你别瞎折腾了,小詹不行,你别乱来。”
  老太太一瞪眼睛,“我怎么乱来了,我怎么乱来了,你找不着媳妇儿,还不兴别人找啊。”
  这话不知道怎么地,就刺激着丁小伟了。
  他本来就觉得自己处一个跑一个,已经够窝囊憋屈了,他妈还一跟他谈话,就往这方面儿扯,他就有些恼怒,脱口道:“你就是乱来,人家小詹不喜欢女的。”
  丁小伟说完就后悔了,看着老太太惊讶的表情,恨不得把刚才说的话吞回去。
  “小伟,你这什么意思?什么叫不喜欢女的?”
  丁小伟只好硬着头皮道:“就你理解那个意思。”
  老太太愣住了,懵了半天,突然压低了声音,似乎怕人听见似的,“你的意思是,他……他稀罕男的呀。”
  丁小伟“嗯”了一声,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这明天见了面,该多尴尬呀。
  老太太似乎受了打击,神色有些古怪,半天才道:“小小年纪怎么不学好……”
  丁小伟不爱听这个,“妈你别这么说人家,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不理解就不理解,人家有人家的生活,又不碍别人什么。”
  老太太点点头,“你说得也是理,哎呀,那他跟你这么好,不能是……那什么你吧。”
  丁小伟无奈了,“你瞎想什么呢,我比他都大多少去了。”
  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也是,而且你也不是那路人。”
  丁小伟有些心虚,如果让他妈知道,他们现在坐得这张床上,他儿子曾和一个男人夜夜缠绵,他妈得打死他吧。
  虽然老太太当时看上去没什么异样,但是第二天见詹及雨的时候,就有了那么点儿放不开。詹及雨和丁小伟说话的时候,她老盯着看,好像就怕少看了一眼,儿子就得走邪路了一样。
  四个人在火锅店吃饭的时候,老太太本来都是跟玲玲坐一排的,这回就非得跟丁小伟坐一排。
  丁小伟暗地里捅了她好几下,都被她白眼都瞪回来了。
  丁小伟真是后悔自己乱说话,抽自己几下子的心都有,这下更觉得对不起小詹了。
  詹及雨倒是什么都没感觉到的样子,对老太太和玲玲依然很热情。
  四个人吃得很痛快,一时瘫在椅子上都起不来了。
  玲玲要上厕所,老太太就领着去了。
  詹及雨一边儿看墙上的电视一边儿夸这儿的辣椒好吃。
  丁小伟心不在焉,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
  詹及雨突然叫了一下,声儿都变了,“丁叔!丁叔!”
  丁小伟耷拉着眼皮,“怎么了?”
  “你看那个,你看那个,那是不是你媳妇儿?”
  丁小伟猛地抬起头,顺着他的手指看向墙上的液晶电视,电视上有个熟悉的身影,他不过捕捉到了短短两秒,马上就不见了。
  周谨行?!
  丁小伟脑子嗡的一声,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把脸凑近电视,似乎希望能钻进去把人拽出来一样。
  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虽然出现的时间太短,可是那张脸,那身材,他怎么可能看错。
  电视上的那个人,是周谨行吗?
  他看了看那篇娱乐报道的副标题,“地产大亨周太安重病住院,子女纷纷前往探视表孝心”。
  丁小伟整个人都僵住了,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看着已经变成女明星演唱会新闻的电视。
  詹及雨嘴都合不上了,“丁叔?是吗?是吗?是不是看错了?”
  丁小伟摇了摇头,晃晃悠悠地坐下,脑子里乱成一团。
  詹及雨很难相信的样子,“可能我们看错了吧,上次我不是还说,这老头的孙子长得跟他挺像……”
  两人脸色都微变,他们同时想起来,周谨行是姓周的。
  詹及雨迟疑道:“丁叔……不能吧……你怎么跟他认识的,他以前是干什么的?”
  丁小伟摇摇头,“我真的不知道……”
  “那你俩怎么认识的啊,朋友介绍的?工作上认识的?总不能是大街上捡回来的吧。”
  丁小伟苦笑一声,周谨行可不就是他捡回来的,只不过不是大街上,是海边。
  詹及雨道:“丁叔你真让人着急,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丁小伟抹了把脸,“小詹,你说这段儿新闻,在网上能有吗。”
  “肯定能有。”
  “那你今晚帮我去网吧查查吧,我不方便去。”
  “行,没问题,一会儿你带她们回家,我给你去网吧查去,然后我电话告诉你。”
  丁小伟脸色白得跟纸一样,眼看着他妈带着玲玲回来了,他也不能再说什么。
  之后他妈再跟他说什么,他几乎都没听进去,他脑子里反反复复就是电视上那个西装革履,一脸严肃的人疾步走过的画面。
  尽管他不认为自己能把同床共枕大半年的人看错,可是他还是不敢确定,电视上那个是不是周谨行。要他怎么相信,他捡回家的失忆可怜虫,给他做饭带孩子半年多的人,会是那个周家的人。
  他不声不响的消失了,然后转眼间出现在电视上,跟一堆人一起演着什么遗产争夺战。那么遥远的世界,跟他丁小伟有什么关系,电视上的人,怎么可能会是那个周谨行呢?
  丁小伟觉得头疼欲裂。
  晚上回到家,一向很少看电视的他,跟木头一样坐在电视前不停的换台。直到晚上十一点多,他妈和玲玲都睡了,丁小伟接到了詹及雨的电话。
  “丁叔!”孩子略显激动地声音从那边儿传来。
  丁小伟手微微颤抖着,“你说。”
  “真的是他!”
  丁小伟觉得眼前一花,瞬时脱力地靠在沙发上,他哑声道:“你……他是……”
  “是叫周谨行对吧?网上说他是周太安大儿子的私生子,前今年才刚被允许进周家的门儿的。他的消息很少,只说前段时间因为健康原因去瑞士疗养了,周太安生病了他才回得国。”
  丁小伟的拳头握了又松开,瑞士疗养?他明明在他家!
  “丁叔,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认识这种人的?难道你之前都不知道他是谁吗?”
  丁小伟颤声道:“小詹,我,先不说了,我有点儿乱,我回头,回头打给你。”说完马上挂了电话。
  他眼睛看着电视上跳跃的斑斓地画面,却什么都没看进去,他只觉得全身冰凉,遥控器都快握不住了。
  这操蛋的世界,到底他是不是在做梦。他丁小伟这辈子抽奖都只中过洗衣粉,怎么可能这么离谱的事儿都让他碰上。
  那个人不可能是那个周谨行啊……可是不是他的话,又是谁呢?
  他不告而别,是回去抢遗产去了?可是他不像那样的人啊,他是那么稳重有分寸,为什么什么都不说,让他担心这么长时间?
  会不会……丁小伟脑子里蹦出一个烂大街的念头,会不会,他是不知道怎么的恢复记忆了,然后把他忘了,然后就……
  丁小伟被自己这个想法弄得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时间上如此凑巧,他恰逢那老头病重的时候恢复记忆回去了,这种概率有多大呢。
  可是叫他如何相信,周谨行从头到尾都在骗他。他丁小伟没钱没势的,骗他有什么好处?
  也许他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他当时被打破了脑袋扔在沙滩上,说不定他是不敢回去?那他还会回来吗?等他忙完了,会联系他吗?
  丁小伟给周谨行找了无数的理由,始终不愿意相信他被骗了。
  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是那么快活幸福,回忆起来都能让他傻呵呵地乐上半天。那些都是真的,都是他们共同经历过的,他不相信这些在周谨行心里什么都不是,他不相信他供吃供喝地养了周谨行大半年,他就这么不要他和玲玲了。
  丁小伟就那么在沙发上坐了整整一夜。他脑子里纷乱成一团,理不出个头绪来,他觉得自己这智商,再这么继续猜下去,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无论如何,他应该找周谨行当面问清楚。
  哪怕他真的恢复记忆忘了他了,哪怕他是真得被耍了一通然后一脚踹了,他也要当面问清楚。虽然他也害怕周谨行真得翻脸不认人了,可是他真翻脸了,他这么等下去也不会改变什么,早把事情弄清楚,总比他这么提心吊胆的,一宿宿睡不着觉强。
  丁小伟熬了一宿的黑眼圈,终于得出了这个决定。他觉得自己一夜之间,就老了好几岁。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把他妈送走了,送完他妈,他收拾收拾去上班儿了。
  中午没事儿的时候,他就凑到公司的年轻女同事圈儿里去,跟他们打听周家的事儿。
  这些姑娘们一提到这个,一扫无间的困顿,个个都精神抖擞起来,开始给他八卦。
  他从她们的科普里,算是大致明白了周家的成员结构。
  周太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三个儿子都不是一个妈生的,最小的儿子才四岁,这五个子女又给他添了好几个孙子孙女儿。
  丁小伟打听到周谨行的时候,姑娘们更兴奋了。说周谨行是他大儿子的私生子,是跟一个瑞士女人生的,据说周太安瞧不起番邦血统,周谨行长到十来岁,都没见过周太安。后来估计是大儿子唯一的儿子出车祸死了,没办法才把周谨行从瑞士招了回来帮他抢家产。
  丁小伟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他妈整一出豪门伦理剧,真的不是在演电视吗。
  丁小伟正愣神儿,有个姑娘颇为遗憾地说,“周谨行长得多帅啊,真可惜居然结婚了。”
  丁小伟的脑袋瞬间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