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四十二章
  丁小伟看他就膈应,不爱搭理他,白了他一眼就伸出手,“把孩子给我。”
  周宗贤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你是他什么人。”
  丁小伟道:“我不是他什么人,但是周谨行把他托付给我几天,至少现在我是他的临时监护人。”
  周宗贤哈哈笑了起来,“临时监护人?哈哈哈哈,真是有意思,你知不知道多少人削尖了脑袋要争当他的临时监护人,你这现成便宜捡得挺欢快的啊。”
  丁小伟拿看傻逼地眼神看着他,“你们家那些破事儿我管不着,你现在是想怎么地?明抢是不是?”
  周宗贤挑了挑眉,“如果是呢?”
  “如果你想,你就先过了我这儿一人一狗这关,我建议你开车一口气把我们俩撞趴下,这样我还能算工伤,我是迫于无奈把孩子弄丢的,周谨行回来也赖不到我头上。”
  周宗贤讽刺地一笑,“……真想不通那小傻逼是看上你什么……”
  丁小伟直觉他指得是詹及雨,但是他不想问。
  周宗贤冷哼道:“放心吧,我不会公然抢人的。你大概不知道吧,我爸呢,被一杆子支到加拿大开拓海外市场去了,我则被二哥一脚踹回了学校,我现在每天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呢,其他事儿都轮不到我管。”
  他捏了捏小叔的小胳膊,“熠熠这是上哪儿啊,在这儿等车吗?”
  熠熠指着狗,说,“给小白洗澡。”
  “哦,我带你们去好不好?”
  小叔想了想,点了点头,“我想吃肯德基。”
  周宗贤哈哈大笑起来,“没问题。”说完转身就把小叔塞车里了。
  玲玲一听说有肯德基,都不用提醒,跟着也钻进了车里,那狗更听话了,直接奔着它的小主人去了。
  前后不过几秒钟,就丁小伟傻呵呵地杵在车外,跟周宗贤干瞪眼儿。
  周宗贤挑了挑眉,“上不上来?”
  丁小伟喝道:“玲玲,给我下来!”
  小姑娘缩了缩脖子,水汪汪地眼睛带着哀求看着她爸爸。
  周宗贤也上了车,凉凉道:“爱上不上啊。”说着就发动了车。
  丁小伟赶紧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用手臂撑着车门,“用不着你在这儿瞎掺和。”他回头冲后座的俩孩子一狗道:“都下车,我带你们去吃肯……”说还没说话,丁小伟只觉得身子一晃。
  丁小伟不敢置信地回头怒瞪周宗贤,这孙子居然直接就这么开车了。
  小畜生露出白牙一笑,“开着吧,开着凉快。”
  车马上就驶到了车行道上,丁小伟吓得赶紧关上了车门,破口大骂道:“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啊!”
  他算看明白了,这周家的人没一个正常的。
  周宗贤充耳不闻,一边开车一边按手机,然后把耳机塞到了耳朵里。
  丁小伟直觉他就是给周谨行打电话。
  果然,那头接通了,周宗贤懒洋洋地叫了一声二哥。
  丁小伟冷眼看着他,看他怎么扯淡。
  “二哥,你猜我现在跟谁在一起呢,哎?这句话怎么这么熟悉,是不是上次我也是这么说的?”
  “没错,人也是上次那个人,不过这次多了个咱们的小叔叔。”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周宗贤开心地笑了起来。
  “哪儿呀,我每天都把精力用在学习上呢,今天碰到他们,绝对是偶然。”
  丁小伟受不了了,贴到周宗贤耳朵边儿喊道:“周谨行你他妈赶紧回来,我不想掺和你家的破事儿。”
  周宗贤笑了起来,“听到了吗?”
  “我?我没想怎么样,生活太没意思了,不找点儿事情做,我闲得发慌。”
  “我打算跟你的这个小情儿……不是,老情儿,好好聊聊。比如你把从麦肯锡高薪挖来的人才下放到一个小破贸易公司当老总,就为了……”周宗贤似笑非笑地看了丁小伟一眼,“就为了随时盯着一个司机?”
  丁小伟心里一惊,瞪着眼珠子看着周宗贤。
  周宗贤不知道听到了什么,哈哈大笑起来,声音透着一股冰冷,“二哥,我现在虽然在公司说不上话了,但是人实在是闲不住,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关心一下你的私生活什么的,我发现你身边儿还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值得挖掘,咱们慢慢来。”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丁小伟脸上一片寒霜,眯着眼睛看着他,“你他妈给我说清楚,你刚才说得什么意思?”
  周宗贤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吧。那个姓肖的可是我二哥高薪挖过来的,他平时很器重的,后来突然就被调走了。我觉得挺奇怪,就查了一下,没想到是给调到了一个小贸易公司……”周宗贤看了丁小伟一眼,讽道:“你看,我二哥泡男人都这么舍得花心思,还有什么事儿是干不成的。”
  丁小伟狠狠捶了一下坐垫,心里的怒火腾腾往上冒。
  这又给周谨行摆了一道,他就说嘛,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巧合,上哪儿都碰着周谨行,原来是早就安排好的。
  他感觉周谨行撒了张大网,把他的工作生活都给罩住了,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下,这感觉太恶心人了。
  事到如今,用变态已经不足以形容他对周谨行的评价了。
  周谨行变态,眼前这个也没好到哪儿去。
  丁小伟忍不住道:“不是,你们周家的人一个个的是不是都有病啊?”
  周宗贤冷笑道:“是,没一个正常的。”
  丁小伟瞪了他一眼,把脸转到窗外去了。
  开着开着他觉得不对劲儿了。
  “哎,你这不是上宠物店那条路,你往哪儿开呢你。”
  周宗贤道:“去接个人。”
  “谁?”丁小伟看着这越来越熟悉的路,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周宗贤一笑,“你也认识啊。”
  说话间,丁小伟已经看到詹及雨住的小区出现在前方。
  丁小伟“操”了一声,立刻掏出手机想通知小詹。
  周宗贤却劈手夺过了手机,给扔到了自己脚底下。
  要不是坐在正在行驶的车上,丁小伟绝对要跟他掐起来。
  周宗贤把车往楼底下一停,回头对俩孩子说,“你们在车上等一会儿,不要乱跑啊。”跟着下了车就直接要往楼上走。
  丁小伟也跟着下了车,绕到周宗贤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你想干什么啊,啊?你还来找小詹干什么?”
  周宗贤哼道:“你想干什么?你要当着两个孩子的面儿跟我打架?我可不是那个当爸的。”
  这句话适时提醒了丁小伟,他看了一眼车里,果然玲玲和熠熠都瞪大了眼睛差异地看着他们。
  丁小伟强忍着揍人的冲动,把他领子松开了。
  周宗贤整了整衣服,转身往楼上走去。
  丁小伟咬着牙跟在后边儿。
  上楼的时候,他看到走在他前面的周宗贤掏出手机,对电话那头吩咐道:“给我爸订一张回国的机票,越快越好,通知他准备一下。”
  丁小伟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直觉就没什么好事儿。
  周宗贤按了几下门铃,丁小伟就听到里面一阵脚步声,小詹莽莽撞撞地就把门打开了,一看到门口不该一起出现的两个人,他愣住了,不知道该作何表情。
  丁小伟也是一脸尴尬,指着周宗贤说,“他,他非要来的,我没拦住……”
  詹及雨一脸暴躁,“你他妈还来干什么,我是不是说过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周宗贤冷笑道:“说过,我来看看你舍不舍得。”
  詹及雨瞪圆了眼珠子,却没真打。他也不傻,把这玩意儿打坏了他还得赔医药费。
  “你到底来干什么的,丁叔,你又为什么跟他一起来?”
  周宗贤暧昧地一笑,“想你了,来看看你。”
  小詹握着拳头咬牙道:“滚!”
  周宗贤耳朵可能不太好使,不但没滚,还长腿一伸,进门儿了。
  詹及雨堵着门口不让他进,周宗贤非要进去,俩人在门口就拉扯了起来。
  丁小伟上去帮詹及雨,三个人推推搡搡地,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仨人估计火气都挺旺的,一来二去就真动起手来了。其实主要是詹及雨和周宗贤杠上了,丁小伟想把俩人拉开。
  结果周宗贤一肘子直接撞在了丁小伟前胸,他疼的立刻弯下了腰去,一时都喘不上气来了,这还不算,周宗贤冷着一张脸,抬脚又往丁小伟身上踹。
  詹及雨一看,急眼了,划拉着手边儿的东西就往周宗贤脑袋上砸去。
  “砰”一声巨响,周宗贤的脑袋立刻炸开了血花。
  丁小伟晃晃悠悠站起来,周宗贤则晃晃悠悠地往地上倒。
  詹及雨把手里的花瓶往地上一扔,红着眼睛又往周宗贤身上补了两脚。
  丁小伟赶紧拉住他,心想这孩子平时挺温和的,可骨子里却是个暴脾气,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又闯祸了。
  “别打了别打了,操,脑袋都开花了,赶紧送医院。”
  詹及雨骂道:“他活该,自找的!”
  周宗贤捂着脑袋,血从指缝里汩汩地往外冒,他瞪着詹及雨,露出一个阴冷地笑容,“这一下子我记住了。”
  丁小伟把周宗贤从地上拽了起来,扶着他往楼下走。
  他今天真后悔出门,特别后悔,如果他老实呆家里,就不用碰上这一堆破事儿了。
  詹及雨也跟着下了楼。
  丁小伟从周宗贤口袋里掏出钥匙,按开车门锁。
  他冲詹及雨道:“车里俩孩子一只狗,你给我看着,你别去医院了。”
  詹及雨脸色有些苍白,“我送他去吧。”
  “你会开车吗?别废话了,帮我看好孩子。”
  詹及雨打开车门,把俩孩子抱了出来,捂着他们的眼睛不让他们看脑袋开洞的血腥场面。
  丁小伟把周宗贤弄到车上,一脚油门飞快地开了出去。
  要不是情况不对,他真想表达一下他这辈子第一次开跑车的激动心情。好车就是不一样,从起步到八十迈就是眨眼间的事儿,那感觉别提多带劲儿了。
  丁小伟一路忍不住就骂周宗贤,“你他妈是不是傻逼啊,特意跑来找打,你要身上痒痒,晚上把钱贴脑门儿上多出去溜达。我只要一碰上你们姓周的,我就没一件好事儿,操了就!”
  把人弄到医院后,周宗贤在里边儿缝缝补补,他在外边儿办手续。这时候医院乒乒乓乓来了几个人,丁小伟一看那服丧似的一清色黑,就知道他们是来找谁的。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中年女人,板着张脸,目不斜视。
  这些人围到了诊室外面,那女人捧着周宗贤地脑袋急道:“这怎么回事儿?疼不疼?”
  “大姑,怎么能不疼啊。”周宗贤撇着嘴撒娇,那嚣张地恶霸气息荡然无存。
  那女人怒道:“谁干的!”
  周宗贤眯着眼睛看了丁小伟一眼,把手指头往他的方向一指,“他。”
  丁小伟看着好几个人齐齐转头看向他的眼神,身上的毛孔都炸开了。
  他急道:“你瞎说什么呢你。”说着他就往后退,这时候他算嗅出那么点儿阴谋的味道了,拔腿就想跑。
  两个保镖眼疾手快,已经绕到了身上,跟座山似的挡住了他的路。
  周宗贤地大姑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无故伤人?”
  丁小伟急道:“不是我干的……”
  周宗贤一脸愤怒道:“大姑,熠熠还在他们手里,我想把熠熠带走,他们不让,还打人。”
  “什么?熠熠怎么会在他手里?他是周家什么人?”
  周宗贤冷冷看着丁小伟,“大姑,我跟你说过的,二哥是那个,他就是我说的那个人。”
  大姑神色一变,“宗贤,你可别乱说。”
  “你不信就算了,熠熠本来是二哥带的,他是周家的人,我就不说什么了。可是二哥出国了,居然让他照顾熠熠,俩人如果没什么关系,为什么把熠熠交给一个外人。我不能看着一个恶心的同性恋去教育熠熠,他还那么小,万一以后也变态了怎么办。”
  大姑脸色发青,疑惑地打量着丁小伟。
  丁小伟咬着牙,恨不得在那一派正直纯洁地周宗贤脑袋上再敲几个洞。
  大姑沉声道:“这个……这个大姑会找谨行谈的,你先养病……”
  周宗贤道:“大姑,刚才我底下的人给我爸打电话了,我本来不想告诉他的,我也没什么大事,结果他非要回来……你给他打个电话劝劝他吧,让他别回来。他回来,大伯和我二哥肯定不乐意。”
  大姑愣了愣,接过电话放到耳朵边儿,半晌道:“关机了……”
  “关机了?难道已经上飞机了?”
  大姑神色有异,叹了口气,“这刚消停几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