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四十九章
  周谨行咬牙道:“你,你是故意的吗?”
  “你爱怎么理解怎么理解吧。”丁小伟翻身坐到床沿,捡起地上的裤子往身上套,背对着他道:“我真心想好好谈恋爱的时候,你没给我机会。现在我不想了,你别以为谁都得惯着你,你自己看着办。”
  丁小伟说完之后,觉得胸闷地厉害,有点顺不过气来。
  再次在这张床上和这个人翻云覆雨,很多迫切想忘掉的东西都回来了。
  他还记得当初周谨行突然消失的时候,自己那撕心裂肺的滋味儿,那以为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他的恐惧和绝望。没想到没过多久人家就大摇大摆地上了电视,三言两语一张支票,把他们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
  两清就两清呗,他丁小伟又不是没了他不能活,可是他凭什么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把人当傻逼啊。自己就是再傻逼,也不能像驴似的,任由他牵着鼻子走。
  要是问他现在对周谨行还有没有感情,他不敢说,也说不准。但有一点他是确定的,就是他自己不舒坦,凭什么让周谨行好过?
  周谨行脸色难看地吓人,他嘴唇微微颤抖着,哑声道:“丁哥,我喜欢你,我不只想跟你上床。”
  丁小伟心头一震,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承受不住周谨行这么直白地表达,僵直着身子好半天一动不能动,也不敢看周谨行的脸。
  周谨行看着丁小伟赤裸地背,那微弓地脊柱和若隐若现地肩胛骨,宽阔地肩膀和紧实地腰线,看上去都异常地迷人,他绝对不会放开这个男人。
  “你现在不能接受我,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耗着,丁哥,我不会放弃的。”
  丁小伟僵硬地转过脖子,看了他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个难看地笑容,“嘿,喜欢,你喜欢我?”
  周谨行默默地看着他。
  丁小伟干笑了两声,“小周啊,我跟你说几句心里话。你丁哥三十好几的人了,恶心人的事儿经历的多了,胆子也就越来越小。自从我老婆跟人跑了之后,说实话情爱什么的在我眼里就是个屁。直到你出现……我觉得我还能趁着没彻底老了之前得瑟一回,结果呢……你那几下子真把我打怕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傻逼,到了这个年纪,还能因为谈恋爱把自己弄得丢人显眼的,不要别人鄙视,我自己都觉得臊得慌。我现在吧,反正你让我跟你喝喝酒吹吹牛打打炮,我还玩儿得起,但你让我跟你玩儿那些个……百传千肠的东西,我真玩儿不起了。”
  丁小伟想,其实周谨行现在稀罕不稀罕他,根本就不是个该往心里去的事儿。就冲这人的翻脸速度,今天能供着他,明天也能一脚把他踹地沟里去。喜欢?嘿,谁信谁倒霉。
  周谨行一辈子巧舌如兰,谈判桌上可谓是浑身是嘴,却往往被丁小伟堵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捧着真心去跟人交流,违心或敷衍地话就无论怎么都说不出口,他怕一个不小心说错,对方连沟通这条路都给他堵死了。面对丁小伟这一番话,周谨行只觉得特别地无力。丁小伟的心给封住了,绝不是他三言两语的保证就能撼动半分。他只有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往他的心上靠近,而这个过程,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
  还好,他做好了长期抗战地准备。有玲玲和熠熠在,他总不怕丁小伟撒丫子跑了。
  想到这里,周谨行的心安下不少。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东西,应该是孩子醒了。
  俩人不约而同看了下表,都快中午了。
  丁小伟套好裤子,撑着床想站起来,结果从腰到大腿酸乏不堪,一下没站起来,反而难受得他直咧嘴。
  周谨行赶紧下了床,按着他肩膀道,“你先歇一会儿,做好了饭我叫你。”
  丁小伟老脸有些挂不住,哼唧了一声,讪讪地躺会了床上,抬手就去拿烟。
  周谨行快他一步夺了过去,皱眉道:“你现在怎么烟瘾这么大?”
  他以前跟丁小伟一起住的时候,丁小伟几天抽一根儿,就跟偶尔吃块儿糖似的,有不错,没有也不想,可是现在,看他烟都不理手了。
  “我不赌不嫖,还不兴我抽抽烟,给我。”
  周谨行没有给他的意思。
  丁小伟一瞪眼睛,带着警告意味看着他。
  周谨行把烟揣进了兜里,“吃完饭再给你。”说完转身出去了。
  丁小伟虽然不爽,也懒得动了。他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觉得周谨行这架势跟媳妇登堂入室似的。
  他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就起身出去了。
  俩孩子正围着桌子挑菜里的花生米吃,看那样子好像在比赛,玩儿得小脸红扑扑的。
  丁小伟走过去,就见玲玲把筷子一扔,直接要上手抓,丁小伟喝了一声,“玲玲!”
  小姑娘吓得手一缩,规规矩矩地坐好了。熠熠拧着小脸看了他一眼,也不动了。
  丁小伟对这效果还算满意,孩子嘛,必须得听大人话才好管教。
  周谨行手脚麻利,加上早上已经把食材准备好了,一会儿功夫就弄了色香味俱全的五菜一汤。
  四个人围着桌子平平和和地吃了顿饭,就像一家人。
  第二天丁小伟去上班儿的时候,走路不是很利落,眼尖的男同事就给看出来了,围着他开了一顿玩笑。
  丁小伟直陪笑,始终没脸把自己又离婚了的事儿给抖落出去。
  其实偶尔有个人过来做做饭,饭后运动运动,对于他来说也没什么坏处,日子就凑活着过,他三十多年也都是这么凑合过来的。
  下午临下班的时候,肖总把他叫住了。
  自从丁小伟知道他的背景之后,在公司都尽量避着他,肖总自己也有自觉,也不再去哪儿都叫他了。俩人说起来一个多星期除了打招呼啥都没说过了。
  丁小伟跟着就进了他办公室。
  肖总一如既往地平易近人,给他让了座之后,又给他倒了杯茶。
  丁小伟有些不好意思,频频想站起来。
  肖总笑道:“做,做,别那么拘束。”
  丁小伟干笑两下,就等着下文。
  肖总先扯了一下公司的业绩,又关心了一下丁小伟的工作情况,绕了半天,总算到正题了,开头是这样的,“小丁师傅啊,其实我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