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五十章
  丁小伟心想果然是有事儿,而且多半是跟周老板有关吧,要不然他一个开车的能帮上什么忙。想到这里,心里不免冷哼了一声,表面上客气道:“肖总看您说的,我能帮上您什么忙啊。”说话间眼睛已经往旁边儿漂移了,避免跟肖总有任何眼神上的接触。
  肖总叹了口气,“小丁师傅啊,这个事儿还就你能帮上,我这也是为了公司,没有办法了。”
  丁小伟小心翼翼道:“究竟……什么事儿啊。”
  “是这样,我是周总老部下这个事儿,你也知道了。他既然把我派到这儿来,别管出于什么目的,我就得把这个公司运营好。前段时间我不是打算把咱们物流那块揽过来自己做吗,跟周总也是商量好了的。结果我这边儿钱投进去了,周总那边资金却迟迟不到位。我也知道周总忙,生意也不可能只顾这一块儿,可是再这么拖下去,投进去的钱可就打水漂了,到时候损失最大的,可是周总自己。”
  丁小伟听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怎么接话。
  “周总最近真不知道忙什么的。资金这块儿,他是应承好了的,你能不能帮个忙,给我递个话,看他什么意思。我怕我去催他,他该烦了。”
  丁小伟犹豫道:“这个,肖总,你们生意的事儿,我真掺合不了。再说我和他也没那么熟……”
  肖总苦笑道:“小丁师傅,你们熟不熟的,我这个外人就不多嘴了,但起码你能见着他吧,我现在想见他一面,可难了,周总太忙了。你就帮我这个忙吧。你在公司呆了这么久,上上下下都是有感情的,你不能眼见着公司要出大问题,还无动于衷吧。”
  丁小伟脸上显出了为难之色。
  回家的路上丁小伟一路都在想这个事儿。
  私心里他是不想帮的,可是最后还是不得不答应下来。答应是答应了,说不说是自己的事儿,所以他心里负担也不是很重。
  可是一想到公司的状况要真像肖总说得那么严重,他又觉得自己要是张个嘴都做不到,也太没人情味儿了。尽管再过段时间,等手续什么的都办妥了,他就要成大款了,到时候上不上这个班儿,还两说呢。可他对这个公司,和公司的人,确实是有感情的。
  可是要他张着个嘴,就又是有求于周谨行,他心里不痛快。
  纠结了一路,他也没个主意。
  赶到幼儿园的时候,老师告诉他玲玲已经给接走了。
  丁小伟只能翻白眼儿,这个星期第二次了,又白跑一趟。
  回到家,周谨行果然是已经在了。
  他就奇了怪了,照肖总说得,周谨行可得挺忙啊。怎么就有空三天两头往他这儿跑,还做饭带孩子。他有时候看着周谨行,也不难发现他有些憔悴的神色和泛青地眼圈,可是他的疲态往往不在脸上停留太久,转眼间又是精神很好的样子,真不知道他的精力都从哪儿来的。
  丁小伟看着他,有些不满道:“你以为接了玲玲,能不能好歹发个短信告诉我一声,省得我白跑一趟。”
  周谨行“啊”了一声,“我以为会记得的。”说着继续忙着手里的活儿。
  丁小伟忍不住道:“你这一天天的,应该挺忙的吧。”
  周谨行没回头,“嗯,公司里最近很多事。”
  “你都不累吗?”
  周谨行顿了一下,回头温柔地笑道:“你心疼了?”
  丁小伟觉得面皮有点儿紧,赶忙道:“我的意思是,你这么忙,不用三天两头特意来给我做饭吧,犯得着吗,我自己能解决。”
  周谨行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过来,轻声道:“如果忙了一天能看到你,就是我最大的放松。”
  丁小伟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赶紧四下看看孩子在不在客厅。
  幸好俩孩子都在房间,他正不知道怎么应对这款款深情,周谨行已经把他的脸扭了过来,结结实实地亲了一口,嘟囔着,“你是不是心疼了。”
  丁小伟不自在地推开他,“我心脏强健着呢,你别咒它。”
  周谨行扑哧笑了一声,继续走回菜板前忙活。
  丁小伟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感觉到了一种久违地冲动,那种冲动是当初他们刚在一起时,他时常都在做的事,就是在他做饭的时候,从背后抱住他。
  丁小伟甩了甩脑袋,骂了自己一句。
  他想起肖总那事儿,终于还是没忍住,试探地说道:“哎,那个,你不是要投资我们公司搞那个物流吗,你那钱落实了没有啊,我看最近公司怎么没动静了。”
  周谨行身子顿了顿,没有回头,声音平静道:“是你们肖总让你问的吧。”
  丁小伟心想,这他妈也能听出来?他说得多委婉啊。
  丁小伟尴尬地道:“我就随口问问,钱又不是给我,我着什么急。”
  周谨行背对着他,丁小伟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觉得他的语气淡了几分,“你说的对,钱不是给你的,你也不需要在意,反正工资少不了你。以后你们肖总不管跟你说什么,你当别往心里去。”
  丁小伟咀嚼出点儿不对劲儿来,“我听着这里有事儿啊?”
  周谨行没说话。
  丁小伟碰了个软钉子。他知道周谨行这个人,他要不想说,自己肯定撬不开他的嘴,索性也懒得问了。
  反正听他的语气,俩人估计是有点事儿,看来自己以后得多长个心眼。
  吃饭完后,周谨行又大摇大摆理所当然地留宿了。
  俩人干得正酣的时候,周谨行突然停了下来,问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你以后还打算在那个公司上班吗?”
  丁小伟正爽得迷迷糊糊的,一下子真没反应过来他说什么,就直哼哼,“啊?”
  周谨行喘息道:“算了……没什么……”说话间把丁小伟的一条腿抬高,更加猛烈地进攻起来。
  半夜两个人挨着睡的时候,丁小伟半梦半醒间,迷蒙地想,日子如果一直这样过下去,也挺好的。
  他安于现状,现状实在太好了,如果不跟周谨行扯那些没用的,纯粹只当个炮友,他还是有胆量继续跟他这么下去的。日子本就是过一天算一天,他这样的小人物,更是今天懒得想明天的事儿,至少在今天,他感觉自己的生活挺好的。
  从那以后,周谨行依然是隔三差五的来,丁小伟也习惯了有时候进家就能看到他。他喜欢吃周谨行做得任何东西,也对周谨行拿着他家钥匙随进随处麻木了。两个人一起睡一张床,有时候大干特干一番,有时候只是挨着睡觉。
  他看得出来周谨行有时候非常累,累得沾枕头就着。
  他不明白他都累成这样了,为什么还特意跑过来就为了给他做顿饭。要说丁小伟心里没啥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他有时候看着周谨行熟睡的样子,就觉得他这么累,自己心里也不太好受。
  丁小伟觉得自己的心一天比一天软。他又不是石头做的,一个人这么上赶着讨好自己,哪能无动于衷呢。
  何况这个人还是周谨行。
  他不敢想能跟这个人一辈子什么的,但是有一天算一天,他希望俩人能这么过着,一直到过不下去为止。
  过了段时间,丁小伟又接到了容嘉爸爸的电话。
  这么久他都没联系,丁小伟早把迁户口的事儿给忘干净了。
  那边儿也一个劲儿地道歉,说最近做生意忙,没倒出空了,问丁小伟什么时候有时间,一起去把容嘉户口的事儿给办了。
  丁小伟立马说随时都有,于是俩人就约在了第二天下午。
  丁小伟特意请了两小时的假提前下班,容嘉的爸爸开着车来接他。
  他在门口等着,正摆弄手机呢,一银白色的大奔往他身前一停,丁小伟看着下来的人,再看看车,心里就有点儿冒酸水。
  容嘉的爸爸是个挺客气的人,就是面相不太好,再加上太瘦,看着总是愁容满面的。
  俩人点了点头,见面多少还是有些尴尬。
  丁小伟也没说什么,就上了车。
  为了缓解尴尬,就说了句,“我那证件都带了,今天应该能办好。”
  “哦,好,我,我也都带了。”
  俩人一路无话。
  到了地儿之后,容嘉爸爸拿钥匙打开副驾驶的抽屉,结果里边儿东西太多,哗啦一下却掉丁小伟脚上了。
  对方连忙说了句“对不起”,开始从那堆纸张里找东西。
  丁小伟道:“你这东西方车里多长时间了,都没时间把事儿办了?”
  “早就想办了,一直没空……”他把户口之类的东西挑了出来,就要把其余的东西再塞回去。
  “得了,我来吧。”丁小伟看他从驾驶座弯过腰来,姿势实在别扭,肯定不舒服,干脆自己给他捡起来。
  “哎,谢谢了。我先下车问问迁户口的在那栋楼。”
  容嘉爸爸先下了车。
  丁小伟把一堆纸胡乱地塞进了抽屉里,正往里捡呢,他发现了一张挺眼熟的东西。
  是这车的年检手续,他帮着老板办了好几年了,一眼就能认出来。
  丁小伟也就随便看了一眼,但是眼睛扫到落款的时候,他的身体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