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五十五章
  丁小伟完全是给冻醒的。
  这种天气那些人还能找到这么冷的地方,也着实不容易。
  丁小伟起来一看,衣服前襟沥沥啦啦地有几处血迹,脑仁儿一阵阵地抽痛,火辣辣地,不知道口子深不深,但是好歹是给包上了。熠熠趟在他旁边,待遇还不错,给铺了褥子盖了被子,正睡着呢。他就比较随便了,往地上一扔完事儿。
  他打量了下四周,似乎是个地下室仓库之类的地方,又大又空,扑鼻子就是一股霉味儿。
  丁小伟看了看手表,早上六点多,难怪挺冷的。
  想起他临昏迷前看到的平时笑脸迎人的肖总面上狰狞地表情,他不自觉地又打了个寒战。
  这事儿百分之一百是跟周谨行有关的,只是他们的目标显然是熠熠小财主,他是上赶着附送来的。
  谁要是提前告诉他两百万还带绑架这个服务,借他三个胆儿他也不敢接。
  钱固然是好东西,有钱没命花那不是二百五吗。
  丁小伟的心情别提多沉重了。自从认识周谨行之后,自己的生活时不时地就来点儿刺激,老这样心脏受不了。
  他现在自然是很担心他和熠熠的处境,但他也很担心玲玲。孩子肯定是看着她爸爸头破血流被人拉走的样子了,要是还有命回去,可怎么解释啊。
  丁小伟忍着阵阵地头疼,撑着身子站了起来,绕到地下室的门旁边儿,先轻轻敲了几下。外边儿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又使劲敲了几下,“喂,有没有人啊。”
  不一会儿,外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地脚步声,隔着老远冲他喊,“吵吵什么!老实呆着。”
  行,老实呆着吧。
  丁小伟听话地坐回了原处。
  这动静把孩子吵醒了,小熠熠揉着眼睛坐了起来,看着四周愣了一会儿,然后把目光放到了丁小伟身上,然后嘴一撇,看那样是打算要哭。
  丁小伟赶紧凑到床上把他抱起来,“不哭不哭,熠熠别哭啊。”丁小伟以前觉得自己哄孩子挺有一套的,但是很多话到了嘴边儿,想起这不是自己的孩子,就说不出口,总觉得别扭。就只能抱着他直晃。
  熠熠带着哭腔说,“他们要杀人吗。”
  丁小伟心里对这个问题的答案的渴望一点都不比孩子浅,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不会的,他们要杀人早杀了,我们不还活着吗。有丁叔叔在,你别怕,咱们还要回家吃火锅呢。”
  熠熠揉了揉眼睛,哽咽道:“我死了他们每个人可以发好多钱。”
  这话听得丁小伟一阵心酸,“你听谁说的,别瞎说啊。”
  “是真的,你不信算了。你真倒霉,他们要把我杀掉,再把你杀掉。”
  丁小伟赶紧说,“你这小孩子家家的,净胡说八道,我才不会死呢,你也不会死,那个谁,周谨行会来救我们的。”
  说完这句话,丁小伟有些心虚。想起自己和玲玲上次被绑架,周谨行那冷漠到极点的反应,丁小伟就心有余悸。
  熠熠慢慢摇着头,“不会有,只有小白会救我……小白能找到我们吗?”
  “能的,狗的鼻子是全世界最最灵的,隔得多远都能闻到主人的味道,它一定能找到我们得,小白肯定会来救我们。”
  熠熠似乎是听到这里,情绪才稳定了一些,小胸脯地起伏没有那么大了,开着瞪着亮晶晶地眼睛看着那扇小窗户。
  丁小伟的手臂环在他的小肚子上,用腿掂量着怀里这一点重量,心里不由地难过。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就能说出那样的话呢,真不知道他长到这么大点儿,究竟尝过多少冷漠刻薄的对待。
  按照周谨行的说法,要是没有熠熠,周家每个人都能再肥上一圈儿,他要是死了,应该很多人高兴,周谨行是不是也有这么畜生地想法呢。
  如果周谨行也是那样的人,他打死也不会再跟他好。利欲熏心到连小孩儿都不放过的人,他光看都够了。
  可是看周谨行对熠熠的态度,也不是无情的样子,甚至是挺疼的。
  还有肖总抓熠熠干什么呢?难道肖总跟周家有什么仇?或者他跟周家的什么人有什么关系?
  丁小伟满脑子的问号,都解答不了,又急又担心,脑袋又疼,而且他还饿了。
  一大一小就那么沉默地坐在垫子上,目光呆滞地看着门口,等着什么人能进来,告诉他们接下去要发生什么。
  大概是到了快中午的时候,外面才传来一阵脚步声。
  丁小伟吊着嗓子直愣愣地看着门口,熠熠害怕地直往他怀里缩。
  门板被从外面用力地推到到了墙上,发出砰地一声巨响,熠熠身子猛地一震。
  丁小伟强装镇定,脑勺却隐隐作痛。
  肖总带着三个人进来了,脸色阴翳,手里捏着只剩半截的烟,完全没了平日精英地架势,看上去如同被逼急了的狗一样,又狼狈又凶狠。
  丁小伟和他四目相接,心里直叫苦。
  肖总冷笑了一下,“小丁师傅,我看你以前也不像什么热心肠的人,这次跟着掺合什么呢,本来是没你什么事儿的。”
  丁小伟苦笑道:“我不能光拿人钱不办事儿啊,你当着我面抢孩子,我能当没看见吗。肖总啊,你和周家到底有什么恩怨,咱们凡事得先商量啊,你为难一个孩子干吗,再说你干这事儿,这可是犯法的啊。”
  肖总狠狠“哼”了一声,“犯法?老子现在最不怕的就是犯法了,就算没绑架杀人什么的,我要进去了,这辈子也不可能出来了。你那转爱走男人后门儿的情儿,都把我逼到这份儿上了,实话告诉你,我现在豁出去了,什么也不怕了。”
  丁小伟心道果然是跟周谨行这孙子有关系。
  他看着肖总是有点儿穷途末路的气质,更加不敢刺激他了,好声好气地说着,“肖总,我跟姓周的那也就是睡过几次的关系,别的就没了,更谈不上什么情儿了。咱们有话好商量,你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儿,能帮我一定帮你。你看你把孩子吓得,你孩子也跟他差不多大吧,别得不说,你别为难小孩,咱们有事好商量,好商量。”
  肖总眼中迸射出凶狠地光芒,“你跟他到底关系深浅,试试就知道了。不过这事儿也不全掌握在周谨行一个人手里,所以我把周家这小少爷给弄来了。周家给我留一条路,大家都好过,他们要是一点余地都不够我,大家就同归于尽!”
  丁小伟给他这凶神恶煞地样子吓得不轻,“别别别,肖总,你,你跟我说说究竟什么事儿吧,我求求你行不行?我这不明不白地牵扯进来了,我多冤枉啊。咱俩过去关系还成,我也一直感念着你挺照顾我的,咱们坐下好好说说行不?”
  肖总黑着一张脸,冷冷看了他一眼。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扔到丁小伟怀里。
  丁小伟接过来一看,是自己的手机。
  “你,给周谨行打电话。”
  丁小伟片刻不敢迟疑,马上给周谨行拨了过去。
  电话一接通,周谨行的声音简直就像要从电话筒里冲出来一样急促,“丁哥!丁哥!你在哪里?”
  丁小伟哭丧着脸:“我他妈上哪儿知道去,你好好做生意不行吗,能不能不成天招人怨啊,我这有几条命够陪你折腾……”丁小伟的废话还没说完,肖总已经把电话抢了过去,阴沉地笑着:“周总,别来无恙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肖民德,你是不是疯了。”
  “我这眼看都要在监狱里度过余生了,换你你不疯?你也听到了,你们周家的小公子和这个丁小伟,都在我手里。我已经走到这步了,也就什么都不怕了。说起来我也为你卖命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这一点情面都不顾及,把我往绝路上逼,姓周的你听好了。如果你们周家敢起诉我,这一大一小我就让他们陪我上路。”
  周谨行寒声道:“你偷的是周家的钱,不是我一个人的。就算我肯放过你,周家其他人能同意吗。”
  “所以我把周家小少爷请来了呀。何况现在周家还不是你说了算,你看着办吧,我给你两天时间,你给我五千万,把我和我老婆孩子安全地送到欧洲,否则我就让他们两个陪葬。”说完就要挂电话。
  周谨行赶紧叫道:“等一下……让我和丁小伟说句话。”
  肖总犹豫了一下,把电话送到丁小伟脸旁。
  周谨行吸了口气,轻声道:“别怕,我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的。”
  丁小伟“嗯”了一声,就没下文了。
  这个肖总要是知道,周家的小少爷爹不疼娘没有,大部分都巴不得没他这个人,而自己在周谨行心里有几两重,又是个谁也说不清楚的事儿,他还会不会这么铤而走险。
  丁小伟心里突然涌上一股悲哀。
  他比谁都想知道,周谨行这次会不会为了熠熠和他做出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