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原神当领主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太不靠谱了
  “没错!”温迪十分赞同迪卢克的话,并且认真说道:“所以我这次特意跟了过来,和你们一起行动!”
  “这也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
  “唉,我就是人太勤奋了,勤奋到根本不适合当一个吟游诗人。”
  听着温迪的话,派蒙忍不住撇嘴。
  “明明是连寻找泪滴结晶都不想参与,全程要么躲在晨曦酒庄,要么躲在天使的馈赠偷喝酒的人,你说的勤奋究竟在哪里,我怎么一点都没有看到?”
  派蒙的拆台丝毫没有让温迪觉得一丝不好意思,依旧骄傲着脸,一副你不懂的样子。
  众人中也就派蒙心有执念,觉得这个风神大人完全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神,压根不会去办任何事情。
  但其他人不是这么想的,包括白季遥。
  风神表现的再怎么懒惰,无赖,不想出手,那也只是外在表现而已。
  具体做没做大家都不知道,这种事也只有温迪自己清楚。
  反正白季遥觉得温迪就是用这种无赖,厚脸皮的形式表达自己做了什么,做过什么。
  哪怕看过原神有关蒙德的所有剧情,他依旧这么想的。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也许是这样,也许是白季遥想劈叉了。
  “到了,就是这个风场吧?”
  白季遥站在风场前对比计算了一下,从面前的风场起飞应该能够飞到破旧宫殿的正常方。
  “我先上去试试,看看能不能进去。”
  “还是我来吧,如果遇到危险,我能应付的来,你就不一定了。”迪卢克伸手拦住了白季遥。
  琴团长也走了过来说:“身为骑士团的代理团长,这种冒险的事情,交给我来做就好,此行拯救特瓦林也是我们西风骑士团的意志。”
  “你这个眼里只有摩拉的商人也会抢着第一个想进入宫殿,实在是难得啊!”派蒙对白季遥的看法稍稍改变了一点。
  白季遥哈哈笑道:“倒不是我要抢着第一个淌危险。”
  “宫殿外围可有不少丘丘人存在,连丽莎姐姐都去阻挡深渊法师了,如果我飞上去发现情况不对,你们也能帮我掩护返回不是?”
  “唔……”派蒙沉吟道:“对哦,所以第一个进去的人也不一定是最危险的。”
  白季遥摊手对琴团长和迪卢克说道:“就是这样,你们在下方保护我就行,至于里面会不会有危险……”
  “我觉得特瓦林就算被诅咒侵蚀,它好歹也是条龙,怎么可能和丘丘人为伍。”
  “至于有没有埋伏的深渊法师……”白季遥转向宫殿的方向,“稍微应付一下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琴团长思索了一番,说道:“那好,第一个进去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前……迪卢克,我们在外面负责警戒掩护,不能让深渊教团在我们开启风之翼飞起来后偷袭。”
  “好。”
  “哎哎哎,我和你一起飞上去。”
  白季遥做好准备跳入风场的时候,温迪突然跟着跳进了风场,打开风之翼一同飞了上去。
  哪怕温迪表面实力就是本来实力,但再怎么弱改变一下风的方向,帮两人更好的飞进宫殿还是小意思。
  有温迪在后面的辅助,白季遥只需要简单操纵风之翼,被流风裹着自己就来到了宫殿破口处的上方。
  “就是这里,可以进去哦。”
  温迪说完之后,抢白季遥一步到了宫殿缺口那边。
  “你等等我。”
  温迪安全落地,白季遥跟着要落地的时候,一股流风又把他吹高了一些。
  “通知一下外面的他们呀,里面没危险,难道让他们一直在外面等着?”
  “你怎么不通知?”
  “哎呀,我已经落地了,飞不起来了。”
  白季遥无奈,对准下方的四人做了一顿手势。
  “他好像在说……里面没有危险……是吗?”
  “好像是这样的,但我有点看不懂的样子。”荧一脸疑惑。
  “诶呀,反正外面在他们两个飞行的时候没有出现丘丘人,也没有出现深渊法师,我们也进去吧。”
  确定周围安全之后,三人加一个派蒙也跟着飞了进去。
  外表破破烂烂年久失修的宫殿,里面却比想象中的要好一些。
  这里以前是蒙德人居住的城市,距离如今已经过去了几百上千年的时光了,没想到还能保持相对完好。
  “这里面还挺不错的呀,可是……为什么唯独我们进来的地方有个大洞啊?”
  内部,派蒙抬头看着她进来的破洞十分不解。
  “呃……”琴抬头跟着看了几秒,“我或许知道一些原因。”
  “是为什么啊?”派蒙追问道:“是什么人做的,还是特瓦林干的?”
  “可是特瓦林的身体那……么大,这点小缺口,也进不来吧?”
  “欸????”派蒙一脸震惊的看着众人,问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琴团长带着宠溺的语气问道:“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呀,小派蒙?”
  派蒙指着四周说:“这里……这里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大,特瓦林就住在这里吗?”
  白季遥环视了一圈,的确好像是这样的。
  这座破旧宫殿的前身是暴风魔神迭卡拉庇安的行宫,比起蒙德大教堂还要大很多,但对于特瓦林来说或许还有点小。
  “看后面。”温迪笑吟吟道:“宫殿可不只有前面这一点空间哦。”
  派蒙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是疑惑道:“可是后面的空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嘛。”
  “这里以前居住着一位暴风魔神,魔神的行宫不能用人类的想法来理解,在这后方还有一道‘大门’,打开‘大门’我们才能真正进入这座宫殿的内部。”
  “大门?”派蒙挠头,“什么大门,我怎么没有看到?”
  “是和秘境一样的大门。”迪卢克说道:“魔神行宫之内,应该还有秘境,用璃月的说法应该被称呼为洞天。”
  白季遥眉头一挑,他怎么就没想到原来秘境还能被称呼为洞天。
  魔神居住与洞天福地,倒是像那么一回事哦。
  “是的呢。”温迪看着内部沉思道:“我们现在没办法更进一步了,在这里面留有一些非常古老的遗迹。”
  派蒙问道:“是特瓦林做的吗?”
  “不是的。”温迪说:“这座遗迹居住的魔神可是比特瓦林还要古老的存在,特瓦林也只是临时居住而已。”
  “如果以后有机会,我倒是可以为你们演奏一下那位魔神的故事。”
  “所以这个封印……”琴团长看向温迪说道:“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打开?”
  迪卢克双手向前走了两步,仔细端详内部存在的封印。
  “这个封印的样式……按照我所知道的考古学只是,应该是【导光机关】。”
  “导光机关?”派蒙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白季遥指着边缘存在的机关说道:“这个东西,能够把光照带进更深的地方?”
  “呦,理解的不错。”温迪夸赞说道:“导光机关不断是能够封禁大门的锁,还是可以将外界光芒导入的机关,毕竟魔神……也不可能都是喜欢暗无天日的地方。”
  “这些话我都能听得懂,就是大家需要进入更深的地方需要打开机关,然后才能进去对吧?”派蒙总结了一下大家的话。
  “是啊,小派蒙,你还有什么地方不清楚的吗?”
  “可是……可是……”
  温迪眨了眨眼睛,他是真的没在这里发现还有多余的问题。
  派蒙指着大家进来的那个大洞说道:“既然特瓦林从那里进不来,那为什么房顶上会有一个大洞啊,难道是深渊法师搞的鬼吗?”
  “额……”
  温迪语塞,他刚才只想着怎么进来,还真没有考虑宫殿房顶上为什么会有大洞,还刚好就在登场旁边,这也太巧了吧。
  温迪开始搜寻有关旧蒙德的记忆,还记得以前跟着旧蒙德的英雄们攻克各种防御之后,确实没看到暴风魔神宫殿上有破洞。
  宫殿常年被暴风包围,哪怕暴风魔神已经消散,暴风也依旧存在。
  “对哦,这个大洞究竟是怎么回事?”温迪也开始疑惑了起来。
  琴团长轻咳道:“这个,我好像知道一些,是某个人弄出来的。”
  “谁?”荧好奇道:“什么人会在风龙废墟来,是冒险家吗?”
  琴团长满眼都是心烦外加疲惫,摇头说:“是一个很有才情的人,可……算了,其实说与不说都没什么的。”
  没有在琴团长嘴里听到答案,白季遥转身面对温迪。
  “感情我们出发之前,你压根就不知道,就没有考虑过怎么深入风龙废墟?”
  “诶嘿!”
  白季遥终于忍不住了,声音也稍微大了一些,盯着温迪的脸近乎于质问一样。
  “你没有事先调查过,我们也没有更多的情报,就没有考虑过进不来的后果吗?”
  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来的时候就琴和迪卢克带了一些人手。
  骑士们就那么点,还都在外面和丘丘人干仗,迪卢克的人又不宜露面,所以真正战斗力就他们四人。
  这里没有深渊教团的埋伏也就罢了,如果有呢?
  空可以看在荧的面子上,不让人出手,但在场几人中就只有白季遥知道深渊教团老大是旅行者血亲,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连荧也是。
  “真的,真的不靠谱啊!”白季遥难得这么想了一回。
  他一直把温迪想象成暗中行事不问功名,所有尽在掌握之中,现在看来他错了。
  要么是温迪伪装的太好,要么是温迪真的太不靠谱。
  现在白季遥觉得,温迪是真不靠谱。
  温迪很坦然的说道:“我们有旅行者,有迪卢克老爷,还有琴团长在你还在担心什么。”
  “璃月不是有句古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吗?”
  白季遥黑着脸说:“璃月古话也说了,未雨绸缪。”
  “什么,什么喂鱼。”温迪开始了装傻,“什么筹谋?”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欸。”
  “我们还是赶快寻找打开机关的办法吧,继续纠结有没有准备,只会让深渊教团准备的更加充分。”迪卢克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道。
  “嗯,越早解决越好。”琴团长说:“我们现在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丽莎她们可能在承受更大的压力。”
  白季遥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真不应该完全信任温迪啊!
  派蒙拍打白季遥的肩膀,一副我都懂的模样,用过来人的口吻说道:“早点看清这个好吃懒做的家伙的真面目,你也不会受到这么大伤害了。”
  “额……嘿嘿。”温迪说道:“吟游诗人知道的故事越多就越受欢迎,我作为蒙德最受欢迎的吟游诗人,对于怎么解开导光机关,还是稍微知道一些的。”
  温迪指着机关上开口的地方说:“看到那个缺口了吗,只要我们补缺就能启动机关让它打开。”
  “而缺口内部缺少的钥匙,不是真实存在的钥匙,是另外一种机关吸收阳光之后形成的晶体,所以我们现在要么找到晶体,要么找到制造晶体的机关。”
  白季遥翻白眼问道:“如果这么简单的话,那个打开大洞人能找不到晶体打开导光机关吗?”
  “可能那个人害怕打扰到里面的特瓦林。”荧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风魔龙虽然被叫魔龙,但终究还是四风守护,身为蒙德的超级强者,对特瓦林还是有些敬意的,不想故意打扰也是很可能的。
  就像丽莎觉得特瓦林袭击蒙德更多的是憎恨,作为蒙德人她感觉到了对特瓦林的愧疚,而不是想着去击杀特瓦林。
  “派蒙,派蒙。”
  温迪对派蒙招了招手,把手放在嘴边,派蒙也配合的飞了过去,小声问道:“怎么啦,有什么事吗?”
  温迪偷偷指了指一个角落,把声音压的很低,“你看那里的那个东西是什么?”
  “什么东西?”
  “看不清楚。”派蒙漂浮在原地,没有一点想要过去的想法。
  温迪用诱惑的声音说道:“过去看看就看清楚了,这里可是宫殿,说不准会是什么非常值钱的东西呢。”
  一直嘲讽白季遥掉进摩拉里的派蒙自己也无法抗拒摩拉的诱惑,向角落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