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 003.琉璃子的幽默感
  “啊啦?你是哪位?我认得你吗?”
  少女只是抬眼匆匆扫了他一眼,马上转过了脸去,朝着他看不见表情的方向,双手放在胸前——
  总之绝对不是被陌生人搭讪后应有的矜持表现。
  “我……”
  “老师,我刚才说的话你听到了吗?”琉璃子重重地敲起了桌子,打断了千临涯的话。下半身,裙摆跟着摇动起来,露出一丝不苟包裹住腿部的丝袜边。
  小林老师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
  在琉璃子威风八面的时候,她虽然是坐在椅子上,但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乖巧地像一个聆听老师教诲的学生,让人很想吐槽“到底谁才是教师啊!”
  醍醐琉璃子的诉求很简单:让自己重新回到原来的班级。
  本来她是从这个班出去的,现在回到这个班也很顺理成章,但她之前已经转走了学籍,现在重新转回来,原则上等于是新转校生,转到哪个班去都合情合理……
  ……最重要的是:原来的班,班额已经满了。
  往班额已满的班级里塞人——这不是小林老师这个一线教师能说了算的事情。
  人类文明发展到这个阶段,已经高度制度化,制度化的结果就是办事变得复杂起来。
  老师说一句“好,我同意你做我的学生”,第二天那个人就可以出现在该老师的班上——这种孔子时期的健爽遗风,已经消失殆尽。
  醍醐琉璃子叹了一口气,抱着双臂说:“如果你决定不了,就汇报给校长吧,我自己跟他说。”
  “醍醐同学,这事不用闹到校长那里去。”千临涯在一旁打圆场道。
  琉璃子头也没回,手在耳朵旁边招了招,说:“嗯?有人在对我说话?”
  “等这个学期过了就要分班了,现在为了这个发脾气没有意义。”千临涯没有在意自己被华丽地无视了,继续说道。
  “完全听不到,算了,肯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的话。”
  千临涯完全没有被打击到,继续循循善诱:“马上就要开始上课了,一直僵持下去,会给大家添麻烦的。”
  “哪里来的蚊子?嗡嗡嗡嗡的吵死了。”琉璃子用两只手掌把耳朵捂住。
  千临涯为了确保她能听清,转到她正面,靠近她说:“虽然重新适应环境很困难,但从认识新朋友开始,积攒和人正常交流的经验,也是人生修行的一部分啊。”
  琉璃子突然伸出手,猛地抓住了他的领带,把他拖向了自己,乌黑好看的眼睛紧紧盯住他。
  带千临涯过来的菊池麻理,完全没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在她的构想中,醍醐琉璃子同学肯定会对赶来的千临涯百依百顺,马上就能把这件事解决掉,没想到她此时却更加生气了,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而默默不出声站在后面的清水刹那则抱着双臂,抿着嘴唇看着两人的互动,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性格较软的小林老师没有处理学生纠纷的经验,看到两人“不对付”,只是一个劲儿地在那儿慌神,双手在空中挥来挥去,却说不出话来。
  可是,被抓住领带,拖到琉璃子脸前的千临涯,却是另一种感受。
  琉璃子的脸,自那个雨夜以来,头一次这么近,近得呼吸可闻。
  她皮肤的颜色,好看的鼻子,明亮的眼睛,还有钻进鼻子的幽幽香气,一切都和那时别无二致,这让他产生了回到过去的错觉。
  他想抱琉璃子,他从没有过这么想抱紧她。
  琉璃子紧紧注视着他的眼睛,嘴里说出冷冰冰的话语:“一直叽叽喳喳的吵死了,你管这么多干什么?烦不烦啊?你以为你是我的什么人啊?”
  “是发誓要教会你正常和别人相处的人啊,醍醐同学。”千临涯直直地注视着她说。
  “教会琉璃子正常地和人相处”,这个久远的约定,现在在千临涯这边,依然在生效着。
  琉璃子咧开了嘴,最开始,千临涯以为那是一个微笑,她的眉眼和表情舒展开,确实有那么一刹那像是要笑出来,但马上就变了一副面孔,嘴巴鼓起来,然后对准他的脸:
  “噗!”
  千临涯用手擦拭着脸上被琉璃子喷出来的细细的口水,吐槽道:“你去的是欧洲的哪个国家?从羊驼那里学来了绝技吗?太危险了。”
  “你终于想起问我去哪个国家了呢,千·同·学·。”
  琉璃子把最后三个字的称呼咬字咬得很重,千临涯终于明白她在为什么生气了。
  原来是想让我叫你“琉璃子”啊?可是琉璃子,看看场合啊!周围这么多人,怎么叫得出口?
  琉璃子微微抬起下巴,用傲慢的语气说:“啊啦,你一脸慌乱的表情做什么?刚才不还在理直气壮地教训我么?”
  她往前走了一步,用指尖挑起千临涯的下巴,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接着露出了若有若无的笑意:“这个眼神很好,继续保持。”
  “我说,醍……琉璃子。”千临涯说,“你踩到我脚了。”
  “嗯,我知道啊,我故意的。”
  醍醐琉璃子圆圆小小的黑色皮鞋踏在千临涯的足背上,虽然没有用力踩下去,可他的脚背已经感受到了鞋底的硬度。
  难道不应该赶紧挪开脚吗?千临涯是这么想的,可是没敢说出口,因为他感觉这么说了,琉璃子会把两只脚全都放在他脚背上。
  小林老师把他们两个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小小的眼睛大大的迷惑,随后干笑着说:“原来醍醐同学和千同学的关系,这么要好啊……”
  “老师,请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千临涯的吐槽还没奏效,就被琉璃子给打断了,她转身,突然对小林老师说:“对了,我突然想到一个解决的好办法,把学生名册拿给我看一下。”
  小林老师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反对的话,乖乖把学生名册交了出去。
  “唔唔,我看看,噢,我说是谁占了我的班额,原来是宫城同学啊。”
  她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迄今仅见的笑意,抬眼看了千临涯一眼,看得他背心冒汗。
  “我说是谁这么大胆,原来是宫城同学。真不错呢。穿我的衣服、成天赖在我男友身边也就罢了,居然还要抢我的位置……你说是吧,临涯?”
  “呃……”千临涯听到她终于肯叫自己名字了,不仅没有松一口气,还隐隐感觉到背后清水投射过来的目光。
  一旁的菊池麻理皱起了眉头,喃喃道:“宫城同学原来和琉璃子的男友……原来琉璃子同学有男友?”
  纯良的菊池麻理当然想不到,琉璃子所说的那个被宫城美咲缠着的男友,指的就是面前的千临涯。她自然不知道琉璃子是个喜欢当面阴阳怪气自己男朋友的女人。
  “琉璃子,事先提醒一下,把人装到水泥桶里,然后丢到东京湾这种事,是犯法的。”
  “我当然知道是犯法的,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
  琉璃子脸上露出戏谑的表情,加重了踩在千临涯脚背上的力度,说:“你是不是在担心,我会对你的宫城美咲那么做?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人么?”
  “嘶——疼,不是的。还有,订正一下,宫城美咲和我没有关系,不是‘我的’宫城美咲。”
  琉璃子松开他的耳朵,拍了拍双手,对小林老师说:“那么事情就很好解决了,让宫城美咲同学去别的班级吧。”
  “可是……”
  “她进来是占了我的班额吧?那让她离开不就好了,物归原主。”琉璃子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再找别人要一只苹果,完全没有把言语间就把宫城赶到其他班级的事放在心上。
  小林老师当然不能答应这种胡乱的分配方式,一副无论琉璃子提出多少理由都不会退让的表情,突然硬气起来。
  “我不懂为什么让宫城到其他班不行,她本来就不是这个学校的吧?”
  终于,清水刹那走到了千临涯身边,站在琉璃子面前,非常端庄地冲她打了个招呼:
  “贵安,醍醐同学。”
  琉璃子看了她一眼,似乎并没有把这位童年玩伴多么放在心上,只是含糊地说:“唔,你好,清水同学。”
  出乎意料的是,清水刹那开口就甚是不善:“你的事情可以慢慢商量,但是可以请你不要把千同学扯进来吗?”
  琉璃子扬起了眉毛:“什么意思?”
  清水刹那伸手拽住千临涯的袖子,把他猛然往自己身边一拉,顿时,千临涯的脚终于从琉璃子小小的脚心下脱离出来。
  “我的意思是,你已经踩到千同学很久了。”
  有那么一瞬间,琉璃子的表情看上去好像是要生气,但很快她恢复了平静,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这么说,你是来帮忙他打抱不平的,我倒成了反派角色了,嗯?”
  她视线转向千临涯的脸,认真地问道:“我刚才是在欺负你么?你老实觉得。”
  “琉璃子刚才只是在玩闹而已。”千临涯一本正经地说。
  “你有没有生气?是一点都没有,还是有一点?”琉璃子认真地看着他的脸。
  “一点都没有。你只是不会正常人的表达方式而已。”千临涯说。
  琉璃子丝毫不介意他没把她当正常人,脸上反而露出甜美的微笑。
  她双臂抬起——这对千临涯来说,是一个无比熟悉的动作,她接下来就会用双臂缠绕上他的肩膀,头靠在他胸前,给他一个久违的拥抱——这是只有从来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的琉璃子,才会在这种场合下做出的动作。
  他退了一步,把琉璃子的双臂接住,缓缓放下来,打岔道:“琉璃子的幽默感就是这样的,她总是以己度人,不把别人身上的痛苦当回事,是吧琉璃子?”
  清水刹那皱起了眉头:“没有见过这种玩笑方式,这并不好笑,琉璃子同学。”
  琉璃子深吸了一口气,胸口鼓起又放松下去:“我不想跟不明真相的你生气,这是我和临涯之间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插手——刚才我们说到哪儿了?当真不同意宫城同学转班?”
  千临涯从微表情上看出,清水刹那是真的有点儿生气了,她上前一步说:“醍醐同学,是我顶替了你的班额,走的应该是我才对。”
  琉璃子再次扬起眉毛:“是吗?你不介意转班?那我也没意见就是了。”
  清水刹那点了点头,说:“那么就这样,我离开这个班级。”
  她又转头问千临涯道:“你觉得呢?”
  琉璃子本来漫不经心的表情,忽然变得凝重起来,视线在清水和千临涯之间几个来回,最后也问道:“是啊,你怎么觉得?”
  小林老师坐在那里,弱弱地问:“诶,为什么是问千同学的意见?”
  “我走!”
  千临涯突然拍响了自己的胸脯,走到小林老师跟前,认真地看着她说:“小林老师,我愿意转出去,给琉璃子腾出位置来。”
  “诶、诶?诶!”小林老师发出惊讶的声音。
  “不行!”
  “不行!”
  琉璃子和刹那同时说道,接着,两人互相望向了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