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三百二十章 再给一甜枣
  陈倘见陈到如此痛快地将事情应下,心知此次他们陈家就算打下许家也一定是损失惨重,而自己这个族长,那是一定要死在战场上的。
  想到此,自知人之将死,这陈倘的胆气倒是突然大了起来,就见他缓缓站起了身,先是朝着刘协十分郑重的行了个叩拜大礼,而后道:“既然臣已是将死之人,那么臣,有几句肺腑之言,想要献与陛下。”
  “讲。”
  “陛下有气吞山河之志,仁德爱民之心,此固然是百姓之福,然而正所谓事急则败,事缓则圆,经过这数十年的战乱,我等这种地方上的豪强大族有些确实已经名存实亡,有些却反而因收纳流民而愈发的壮大了,各州、郡、县各有各自的实际情况,但是陛下清查爵位田亩,又下令盐铁合营,那么请问天子,我等家中的一应生产拿工具,难道就这么毁了么?百姓依附于世家豪强生存,几百年都是如此,您冒然以强硬的方式来打击豪强,对于那些依附于豪强的平民百姓真的就好么?”
  “又或者,这真的是能做到的么?陛下啊,如果不是荀大人的死,您又怎么会亲来汝南,而如果您不亲自过来,仅以地方太守之实力,又真的能够将您的善政执行下去么?说到底我大汉朝全境之内像我们陈家一样的豪强不知道还有多少,哎,我们家,也只是倒霉罢了。”
  “地方太守推行不利,上面催促如果太紧的话,即便是为求自保,地方官员也必然能找到转嫁恶果给贫苦百姓的方法,欺上以交代,稍有差错,此不正是王莽之祸重演么?臣固有一死,但请陛下在臣死后能以苍生为念,缓行次策吧!”
  好家伙,当着刘协的面骂他是王莽,这陈倘还真是头一个。
  虽然天下人有许多都已经看出来天子与王莽颇似,但大家也就是心里想想,背后说说,你当面说出来可就真是有点找死的意思了。
  说实在的听他说完,刘协就抓着一处重点:不服。
  天下大部分豪强肯定都是这么干的,我们陈家还是世代忠良呢,凭什么就搞我们啊,如果你不是亲自过来的话,根本就不会出事儿啊!
  因为荀攸死了?可荀攸也不是我们杀的啊!
  闻言,就见坐在刘协身旁的关羽默默放下了盘中食物,用绢帕轻轻地擦了擦手,而后将佩剑放在了一个随时可以抽出来的地方,轻轻地眯起了眼睛。
  不过刘协却也并不恼火,相反还点头道:“你说的倒也没错,有些事我昨日便已经想的明白了,朝廷所行之新政,确实还是有些疏漏之处,眼下这中期议税会议虽然还没开,但我确实也已经预料到了各地方执行的不会太好,当然要说倒霉……算了,就当你们倒霉吧,谁让我是皇帝呢,当皇帝确实有这么一点挺好,不想讲理的时候,可以不讲。”
  “…………”
  陈倘一脸懵逼。
  刘协则俩手一摊道:“你看,我不想讲理的时候可以不讲,你们也只能受着是不是?不过呢,你们的难处我确实也不是不能谅解,当年陈藩做的事情我不便评价,但总的来说是个一代名臣总是没错的,陈到跟我这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也不希望落下一个刻薄寡恩的名声,陈到。”
  “臣在。”
  “朕向来赏罚分明,许家,朕现在将其定义为反贼,三天之内打赢此战,不但功过相抵,敌之首级会算作你们家人的功勋,二十级军功爵制度,朕已经重申了很多遍了,若是两日能胜,朕便许你列侯之位,若是一日能胜,朕还会追封陈藩的功绩,你们陈家,以后可以踏踏实实的当做列侯之家,勋田,和你们家现在所掌握的生产资料,可以直接按市价算作股份。”
  “或者干脆点说吧,我要在汝南建立郡属国企,就以你们家这些生产作坊作为底子了,现有做工的你们家人,以及你们家这些佃户,工匠,以前干什么现在还给我干什么,只不过不再是给你们家做事,而是为朝廷做事,一应相关待遇按照尚书台和豫州盐铁司的规定走,能拿到什样的一个爵位,你们陈家以后是更上层楼,还是就从灭亡,就全看你明日的表现了。”
  陈到闻言,一脸懵逼。
  陈家众人闻言,自然也无不是震惊莫名。
  天子这是……这到底是在赏还是在罚?
  当然,陈家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刘协这是拿他们汝南陈氏直接当了试验田了。
  毕竟穿越过来也有几年了,多少他也有了一点成长,她也清楚行政这玩意,命令和执行是两码事儿,一项改革,只有在符合大多数人,尤其是大多数官员利益的时候,执行起来才会丝滑,反之,就会陷入困局。
  杀人可以打破僵局,但副作用确实是太大了,而且很难保这样靠纯粹的强硬手段推进的政策随着时间的发展会不会又再出事儿。
  于是刘协就想到了,他上辈子所在国家在建国之初搞的那场公私合营,这,就是他这次深化改革的第一步。
  这些豪强的生产资料直接毁掉确实是太可惜了,没收的话这种明抢的行为后患太大,最关键是这些工人佃户不管姓不姓陈,生产关系暂时与他们又都是绑在一起的,直接打断这种生产关系,短期内很容易让这部分普通百姓变得衣食无着,进而引发一系列的社会连锁问题。
  而,如果允许他们以生产资料换取爵位行不行呢?
  有了爵位,就可以在本地的郡营企业置换股份,如此一来,虽然作坊的控制权归属于了朝廷,但生产经营模式暂时还不会换,而如此一来,这些入股了郡属企业的豪强本身也将成为打击私营作坊最积极的分子。
  而且还可以进一步分化这些豪强们,拉一波打一波,愿意主动跟朝廷合作的,经济利益肯定是要受损失的,但这些豪强的政治地位上升了啊。
  将心比心,这就好比你辛辛苦苦白手起家,或者从祖辈手里继承一个大企业,朝廷突然有一天说你们关门吧,别开了,你可能真的要拼命,但如果说,你卖我百分之七十股份,我给你个副处级待遇。
  是不是也就没那么没法接受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