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一品女仵作 > 第四三八章 凶手池九
  早晨的梁宫显得格外的静谧,想要争风吃醋整幺蛾子的嫔妃们,还沉浸在昨夜又没有被陛下造访的悲恸之中,尚未开始新一天的斗争。
  花园子里低着头的小太监拿着大铁扫帚,一丝不苟地扫着落叶,发出了哗啦哗啦地声音。
  仔细看去,在那矮脚的树丛里,落了好些金黄色的杏叶,看上去像是开出了新鲜的花儿。
  池时随着周羡朝着你裕华殿行去。
  裕华殿在皇宫西面的一角,以前不知道哪一代的宠妃死在了这里,便渐渐地荒废了。直到了周羡的父亲当皇帝的时候,因为宫中女眷是在太多,这裕华殿方才被重新翻修了一遍,成了一处大宫。
  到了周渊这里,后宫空虚,这裕华殿又冷清了下来。
  “裕华殿现在当做了仓库,这里离宫门比较近,有时候各地新进了贡品,便先搁在这里。梅太嫔的生辰快要到了,按照宫中惯例,都会要做一身新衣衫,可以来裕华殿挑选缎子。”
  “太妃太嫔们除了节日,鲜少会露面了。往年梅太嫔生辰,都是春兰来取的布。”
  周羡小声解释着,池时点了点头,春兰一个小宫女,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幕后主使者,她背后站着的主人是谁?是梅太嫔,还是凌太妃,是太皇太后,亦或者是尚未浮出水面的某个人?
  “殿下,殿下,殿下请留步”,两人正说着,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周羡住了脚,转身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老太监,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殿下请留步,刑部尚书郭大人正在书房同陛下议事,说起了一桩案子,两人差点儿打起来了。”
  那老太监说着,突然瞧见了周羡身边的池时,一个急刹车,忙改了口。
  “咳咳……陛下同郭大人意见不同,想请殿下过去商议一二。”
  周羡皱了皱眉头,看向了池时,“那刑部的郭老头,最是严苛,人上街偷只鸡,他都恨不得判个斩立决!”
  池时摆了摆手,有些好笑。
  刑部尚书郭澄的大名,她也听说过,这老头子今年已经七十岁高龄了,还眼不花耳不聋声如洪钟走路带风,他喜欢用重典,能判十年绝不判五年。
  能五马分尸绝对不杀头,据说以那郭家为圆形,方圆八里地都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生怕叫他给撞见了,好家伙,那一入狱牢深似海,从此自由是路人。
  周渊咋咋呼呼的,郭澄亦是如此,两人若是意见相同,那尚且还好,若是不同,好家伙,房梁都能给掀翻了。
  “你快去罢,这裕华殿硕大一个,我还能迷路不成”,池时想着,对着周羡说道。
  周羡有些为难。
  那老太监一瞧,心中咯噔了好几声,这京城里传言果然不虚。
  他们家英明神武的楚王殿下,已经彻底被池仵作这个男狐狸精给迷得神魂颠倒了。
  “殿下……”老太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子,发出了祈求的颤音。
  池时一个激灵,推了周羡一把,“你快去罢,不然的话,我全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周曦点了点头,拍了拍池时的手,随着那老太监快步的走了。
  池时挑了挑眉,袖子一甩,朝着那裕华殿里行去。
  大殿的门口没有守着,一进去便瞧见一个白头发的老太监,低着头正在那里扫落叶,在他的左肩膀上,站着一只毛发亮丽的鹦鹉。
  一见到池时,他先是愣了愣,“您是?您是池仵作吧,殿下都交代好了,这宫里平时只有我一个人守着,掌事的田公公,只有在有人要取东西的时候,方才会过来。”
  他说着,抬起手来,指了指侧殿一个打开了的门。
  “布料都在里头,您自己个进去寻吧。”
  池时点了点头,朝着那偏殿行去。
  比起进口的小门,这里头显得意外的开阔,一排排的架子之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锦缎,都是各地新进贡来的,上头精美的绣花纹路,饶是见惯了好东西的池时看着,也觉得眼花缭乱。
  整个侧殿,变得像是后世的藏书馆一般,放满了架子,中间只留下了容人行走的狭小的道路。
  走到中间,仿佛置身于迷宫一般。
  池时放眼看过去,都没有瞧见,那个春兰的身影。
  待穿过了两个架子,走了好一会儿,池时吸了吸鼻子,皱起了眉头,她加快了脚步朝着这一列的深处行去。
  在那长长的尽头处,凌乱的放着一只绣花鞋,熏过香的藏布室里,隐隐约约地散发出一股子铁锈味儿。
  那是血腥气。
  池时想着,循着气味快步的走了过去,待穿过一排排的布架子,眼前豁然开朗了起来。
  只见那最后一排的架子,已经倒在了地上,上头的布料凌乱的散了一地。
  在那一堆布料的上头,躺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
  她头发散落了开来,胸前的衣襟被人扯开了,露出了绣着粉色荷花的肚兜。她一脸都是血,额头上有一道明显的豁口,让人看不清楚她的脸。
  在她的身边,放着一块青砖,青砖上头全都是血,显然凶手便是用这个,砸了她的头。
  池时想着,快步的走了过去,蹲了下来,探了探那女子的鼻息,果不其然,已经没有气了。
  她轻叹了口气,拿起了那女子挂在腰间的荷包,只见上头绣着春兰两个字。
  这应该就是她今日要见的人。
  有人抢在她和周羡前头,杀人灭口了。
  可是杀人灭口,为何要用板砖迎面重击,还将死者的衣衫扯开……池时想着,皱了皱了眉头。
  “啊!啊!啊!”
  一阵尖叫声响起,池时扭过头去,只见在那架子旁边,一个小宫女扯开了嗓子,尖叫出声,在她的旁边,还站着好几个一脸惊骇的人。
  外头扫地的老太监,听到了响动,将扫帚一扔,咚咚咚的跑了进来。
  池时站了起身,饶有兴致的看了过去。
  那小宫女又叫了起来,“杀!杀!杀人了!他……他把春兰姑姑杀死了!太嫔娘娘,春兰姑姑她……春兰姑姑……啊!啊!啊!”
  池时依着一个布架子,抱臂站住了。
  她突然想起了头一回瞧见崔江晏的时候,崔江晏一个仵作,见了人死了,自然而然的便是上前查看,结果被人当做了凶手,抓了起来。
  显然,轮到她了。
  有人杀死了春兰,污蔑她池九是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