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和血脉力量
  和野男人跑了?
  郑坤听了这话,神色微动,旋即笑了起来。
  嗯,不错,的确是这个死丫头的画风啊!
  “野男人,哪个野男人,我记得她刚高一吧,这么早就有男朋友了?!”
  “不是男朋友,是一个野男人,我只知道那个男人应该也是一个血脉觉醒者,发现了小月同样觉醒了血脉力量之后,就开始接近她,想把她引入什么组织中去。”
  “引入什么组织?!”郑坤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红月之后,超凡曝光,除了暗部这样正规的觉醒者组织之外,在暗中,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边缘组织,不同于地下黑帮和教派,这些组织更类似于互助会,有些很松散,有些则组织严密,有些和帝国有联系,有些和贵族有联系,有些对于帝国与贵族敌对,总之,品流极其复杂。
  “所以是这个死丫头血脉觉醒了,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加入了一个觉醒者的组织,然后你们找不到她了,是这样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好了。”郑云眉头紧锁,再看一旁的陈继红,已经低声的抽泣了起来。
  “难道你们发现这个组织有问题?!”
  “这几天,我,我,我天天都能梦到小月。”陈继红一边抽泣,一边小声的说道,“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太想念他了,可是一连几天都是同样的梦,我,我真的很害怕啊,我,我觉得是小月在托梦给我,让我去救她。”
  “什么梦?!”
  对于本来拥有入梦能力,甚至能够控制梦境能力的郑坤来讲,在这样一个拥有超凡力量的世界里,梦境的力量从来就是不容小觑的,与超凡相关,梦的内容相同,这本身就是一种表征。
  “就是一个很奇怪的梦,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地方,因为到处都是雾气。”陈继红皱着眉头,拼命的回忆着自己做的那个梦,“到处都是雾,什么也看不清楚,小月在雾气里面浮现出来,浑身上下都捆满了铁链,一直在向我呼救,然后,,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浑身下下都捆着锁链?”郑坤略一思忖,又问道,“你知道小月觉醒的是什么样的血脉能力么?”
  郑坤有些好奇。
  在别人的眼中,自己觉醒的是巨怪的血脉,但是他知道,自己觉醒的并不是什么巨怪的血脉,而是巨人的血脉。
  不过这种血脉的源头有可能是父亲这边,也有可能是母亲这一边的,所以他才有些一问。
  “我也不知道,她离开的时候我才知道她觉醒血脉这件事情。”
  “那是谁把他带走了,你总知道吧?”
  “不知道,我之前根本就不认得那个男人,我甚至都没有见过,她是离开出走的,那天她去上晚自习的时候,我去接她,没有接到,正准备找的时候,接到了她发回来的短信,说是受到红月的影响,血脉觉醒了,不想上学了,要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后来又问了她的同学,还有附近的人,才确定,她是在晚自习第一节课后,跟着一个年轻的男人离开的。”
  郑云带着沮丧的语气说道。
  “你是怎么教女儿的?”郑坤嘴角抽了抽,他是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很有可个,可是却没有想到如此的叛逆。
  不对,这个年纪,突然之间觉醒了某种奇异的血脉能力,个顶个的都会觉得自己变成超人了。
  “你确定这是你看到的全部么?!”
  “是的,就是我看到的全部,我能看到的也只有这些了。”陈继红一脸凄凉的看着郑坤道,“小坤,我知道我以前对你不好,我也知道……!”
  “好了好了,不要说这些了。”郑坤摆了摆手道,“不管怎么说,小月都是我的妹妹,我不会不管她的,关于那个把她带走的男人,还有什么其他的线索吗?!”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坐在他对面的郑云喃喃的说道,突然之间,郑坤感觉到有些不对,耳边陡然之间响起了一声尖细的虫鸣声……
  “嗡嗡嗡——”
  刹那之间,仿佛无数细虫同时振翅一般,声音弥漫了开来。
  “滋滋,滋滋,滋滋……!”
  一阵阵细密至极的啃噬声扬起,弥漫,最终消失……
  “似乎,有人想要影响我的精神。”郑坤眯着眼睛,自虫鸣声响起至啃噬声结束,不过是短短的一刹那之间,但是在郑坤的意识之中,却仿佛经历了很长的时间。
  然后,他便听到了郑云的怒斥声,“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真的图你的房子,我只是要拿到我应得的那一份,你想想,我和你陈阿姨没有子女的,最后这些还不都是你的?!”
  郑坤抬起头,瞳孔猛的一缩,抬头望着面红耳赤的郑云一眼,又看了看陈继红,此时她还是带着一种凄楚的表情,不过这种表情却已经不再给人一种失去了重要的人所拥有的焦虑感,而是一种委屈和不安,仿佛受了谁的欺负一样。
  “说话啊,看她干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我要的不多,只要一套房子就够了,一套,就是湖西街的那一套,你把那套房子给我就行了。”
  郑坤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开口拒绝并嘲讽几句的时候,陡然之间,灵觉之中,一股巨大的危险感宛如一座巨山悬停于头顶一般,让他正准备说出口的话停在了唇齿之间。
  “这种感觉,我以前似乎也有过一次。”
  脑海之中闪电般的划过那日华宇集团汪少华离开时跟自己说的话以及自己同样没有说出口的拒绝之语。
  拒绝,会有危险!!!
  一次可能是巧合,但是连续两次,就是必然了。
  “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湖西街的那套房子装修太老了,无论你想要拿来做什么都需要重新装修,这笔钱,你得自己出。”
  当郑坤说出这句话之后,那突如其来的危险感觉陡然消失了。
  “当然,那是当然!”听到郑坤的回答,郑云先是愣了一下,他已经做好再与郑坤大闹一番的准备了,想不到之前态度一直坚决的郑坤竟然答应了下来,这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我一定会好好装修的。”
  “另外,做为交换,我要你在爷爷临死之前从家里拿走的那个黄铜葫芦还给我。”
  “那个黄铜葫芦?”郑云露出疑惑之色,“你要那个做什么?”
  是啊,我要那个做什么?
  郑坤面上的肌肉显得有些僵硬,但是很快便道,“这个你不用管,我要那个黄铜葫芦。”
  “不可能,那东西我有其他的用处。”郑云摇了摇头,拒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