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西游开始悬赏诸天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乱古的仙鹤
  金翅小鹏王珍重的将翎羽收入了一个光华夺目的玉盒当中,而后封印在了自己的道宫神藏当中。
  孔雀王与青蛟王羡慕的眼珠子都红了,这可是一尊妖帝级大鹏的翎羽啊,比一件传世圣兵都要珍贵无数倍。
  金翅老鹏王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复杂,并没有阻止金翅小鹏王投入徐然门下的举动。
  原本即便是他寿元耗尽坐化,他也不愿意牺牲金翅小鹏王这个天鹏一族的希望,但现在看来,能够追随徐然,也未必不是一个好机会。
  虽然青蛟王、孔雀王并没有告诉他,徐然的真正来历,但是从他们隐晦的暗示当中,他也猜到,徐然的来头定然大的吓人,否则的话以这两个老家伙的傲气,是绝对不可能去追随一个年青人,即便是这个年青人的天赋再好也不会。
  徐然也没有吊着金翅老鹏王,索性直接将一枚三千年一熟的蟠桃送给了金翅老鹏王。
  让这位金发当中已经混合着灰色色的老鹏,直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返巅峰,几乎在瞬间就化为了一尊身姿雄健的中年男子。
  顿时金翅小鹏王眼神当中的态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软化了不少。
  徐然也没有在意,此时距离他离开北原王家已经有一段时日了,他也是时候该回去看看王腾了。
  在将太玄门整顿了一番之后,徐然没有见诸圣地与荒古世家前来拜访的太上长老们,而是直接宣布闭关了,而他的真身则是已经悄悄的离开了太玄门,返回了北原王家的祖地。
  至于孔雀王与金翅小鹏王等人,则是直接被他扔到了内天地当中,接受来自他本体的调教。
  ………………………
  北原,王家祖地。
  一只仙鹤骤然降临王家的祖地。
  “是仙鹤又来了,这一次定然是来接我族少帝前往古帝山,接受更强大的传承。”
  “这次等我族少帝再次出世的时候,定然便是那所谓帝主俯首的时候。”
  王家众人激动的望着仙鹤降临的方向,那正是王腾的闭关之所。
  此时的王腾已经完全不复之前宛如神魔般意气风发的姿态,反而是一脸的颓废,自小生活在北帝王腾天下无敌的虚荣当中,他从未体验过这种挫败之感,因为他走的实在是太顺了。
  原本即使是他败在徐然的手中,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也能够重新站起来,但正当他心境有些平复的时候,竟然又传出打败他的帝主,竟然能够力战斩道王者而不败。
  此时天下间甚至都已经不再把他王腾这个失败者视为帝主的对手了,因为不知不觉当中,他与帝主的差距就已经到了天差地别的程度了。
  这让他羞耻到了极点,甚至感觉无颜再面对视为他为古帝转世的族人们。
  见到仙鹤到来,王腾赶忙收敛心神,上前恭敬拜道:“鹤师!”
  “哼!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哪里还有古帝传人的丝毫风范,活脱脱的一个失败者。”
  仙鹤冷哼一声,人模人样的教训着王腾。
  “鹤师教训的是,王腾知错了。”
  王腾一脸恭敬道,眼前的鹤师虽然乃是乱古大帝晚年之时所养的一只宠物,但是对他来说,鹤师才是他真正的师父,他的这一身修为都是在仙鹤的指导之下才修成的,所以他对这只仙鹤格外的尊敬。
  “哼!”
  见状仙鹤的神色稍缓,冷哼一声道:“现在差不多也是时候了,这一次随我回古帝山,接受大帝的最终传承吧。
  只要你修成大帝的无敌神术,那个所谓的帝主绝不可能是你的对手。”
  “多谢鹤师!”
  王腾顿时面色一喜,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乱古大帝的最终传承他一直都想得到,但是鹤师一直都以他的修行还不够为由,拒绝他接受最终传承,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得偿所愿了。
  只要得到乱古大帝的传承,自己一定能够……可能、也许能打败帝主吧
  王腾有些不自信的想到。
  就在仙鹤架起祥云即将带着王腾离去的时候,一道金色屏障陡然截断了它的去路。
  “是谁?”
  仙鹤顿时警惕的望向四方,羽翼张开,将王腾护佑在其中。
  虽然它没有察觉到来人的杀机,但是从这屏障当中散发出的神力波动还是能够感觉到,来人的可怕之处。
  刚刚归来的徐然摇了摇头,自虚空当中缓缓的踏出,稽首道:“劳烦仙鹤挂念小儿,王某在此谢过了,但是近日王腾不宜随仙鹤离去,待王某调教他一段时日后,再让他随仙鹤离去。”
  此时的徐然已经将面容与气息再次转换成了王成坤的模样。
  这仙鹤乃是乱古大帝当年养的一只宠物,此时乃是一尊斩道王者层次的大妖,这也是它当初为何能够从王家将王腾这个荒古世家嫡子驮走的原因所在。
  换做是一只修为低些的妖族,恐怕不等进入王家的族地就直接被王家的人轰成渣子了。
  不过这仙鹤似乎修为曾经达到过圣人层次,只是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修为跌落了下来。
  至于原因也不难猜,自荒古年间存活至今,怎么可能不付出一点代价。
  仙鹤闻言,眼神当中顿时闪过了一丝惊异,王腾的父亲王成坤,他自然是见过的。
  但眼前之人却是与从前那个只知道吹嘘王腾拥有大帝之姿的王成坤的气质完全的不同,从前的王成坤修为稀松,更是没有半分城府。
  而眼前之人,不仅修为雄厚的不可思议,浑身更是隐隐散发着一股唯我独尊的恐怖霸气,即便是它也不得不为之侧目。
  难道说,从前的王成坤一直都在伪装?那这个人未免也太可怕了。
  仙鹤心思闪动,正欲开口的时候,却被王腾抢了先。
  “父亲,你就不要再给我添乱了!
  你懂什么?我这一次随鹤师离去,乃是要接受大帝的终极传承,留在族中,你又能为我做什么?”
  王腾满脸不耐烦之色,他对这个只知道在外吹嘘他有大帝之姿的父亲很是不满,如果不是他,自己现在也不会这么难堪。
  看到此时父亲又来给自己捣乱,王腾心中的怨气瞬间爆发了出来,言语当中没有一丝的尊敬之意。
  “如果不是你……”
  “啪!”
  王腾怨愤的话还未说完,便感觉眼前一黑,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恐怖力量瞬间从他脸部传来。
  他剑眉星目的俊脸几乎在瞬间变形,即便是以他已经达到仙台一重天绝巅的修为,也感觉眼前一阵的金星闪过,他似乎看到了有两颗带血的牙齿随着他的身躯横飞了出去。
  “愚蠢!”
  意识模糊间他似乎听到了父亲冰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