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行,你的“永生”天赋加上我的“皇血”天赋,完全可诞生出你口中说的那种后裔,而且,这不就是你的设想吗?怎么,现在否决了?”
  “你这个疯女人,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赢子曦看着眼中透露着丝丝疯狂的赵姬,向她寒声质问着,可赵姬丝毫不在意,再次向赢子曦爬过去,直接将他抱住,赢子曦想要将赵姬推开,可赵姬就是不松手!
  “你想死吗?赵姬!”
  见赵姬一直不愿松手,赢子曦寒声说道,手中冰晶汇聚,化作一柄冰晶短剑,指着赵姬,而赵姬毫不畏惧,甚至朝冰晶短剑涌去!
  这一举动,让赢子曦立马散去冰晶短剑,见此,赵姬妩媚动人的面容露出笑意,说道:
  “不是要杀了我吗?怎么不动手了,你知道的,杀了我,整个秦国起码八层的官员都会死,包括华阳太后以及吕不韦!而且,你舍得吗?”
  “哼!说,你到底是什么条件!”
  赢子曦无奈,赵姬的精神控制太麻烦了,她所布置的精神之种潜藏在人脑海中,除非同样是精神类天赋能抽离外,只有她亲自动手了,就连寒霜似的捕魂之眼也没办法!而且,她知道自己根本不舍得对她动手!
  “我说过,给我个男孩!”
  “你在痴心妄想!”
  赢子曦一口回绝
  “怎么,又不是没做过,你在在意什么?赢子楚他已经死了,华阳太后和吕不韦在我的精神控制下,你还在在意什么,在意我脏?是不是!”
  原本语气还带着笑意的赵姬在说出最后一句话时,是用吼出来的,她抓着赢子曦的衣领,质问着,是不是嫌她脏!
  赢子曦看着变的有些疯狂的赵姬,点头后却又摇头!他~
  “啪!”
  猝不及防,赵姬一巴掌打在赢子曦脸上,眼中透露着愤怒,以及哀怨!在得到赢子曦的回答后,赵姬悲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都嫌我脏,赢子楚是,华阳太后是,吕不韦是,甚至连你也是!!!”
  “我问你,我哪里脏了,哪里脏了?你说啊!!!是不是因为我在邯郸待了六年,你们都认为我和那些赵国贵族有关系,是不是!”
  赵姬抓着赢子曦的衣领质问着,眼中疯狂之色更浓,随后她一改语气,似自言自语道:
  “是,你们都这么认为,可你知不知道,赢子楚和吕不韦那个两家伙当初抛弃我和政儿逃回了秦国,是我一个人将政儿在那满是豺狼的邯郸养大,赢子曦,我告诉你,我一点都不脏!那些赵国贵族一个个都觊觎我的美色,但他们不敢,不敢碰我,他们知道我始终是秦太子的夫人,他们只敢语言上轻薄我!!但是,你知道吗?在邯郸六年,整整六年,我抱着政儿,我都不敢熟睡,我只能睡的很浅,很浅,浅的只要听到一点点响声我都要被惊醒,然后不敢再入睡,怕有人突然闯进来!你知道吗?我在邯郸六年,始终带着一只匕首,一只自尽用的匕首!”
  话刚落,赵姬自床头抽出一柄锈迹斑斑的赵国独有的青铜匕首,她看着匕首眼中流露着悲凉之色。
  赢子曦看着赵姬,听着她的诉说,想开口说什么,可是张开嘴,却怎么也说不出话
  “邯郸六年,它也陪了我六年,赢子曦,你还记得我们相遇是什么时候在那吗?”
  “在一间破房子里,那时候,赵王堰对你下手,而那时,我要接阿政回秦国,利用我的能力,一次性跨越数千里,直接降临在那件房子中。”
  听着赵姬的问话,赢子曦面露回忆,缓缓说道。
  “是啊!当时的你从一扇金色门中走出,一脚将赵王堰踢晕,抱着我,然后牵着阿政回到了咸阳!在那一刻,我从未感觉一个人的胸膛如此温暖,你就像九歌中的神!”
  赵姬痴迷的看着赢子曦的面容,看着他脸上那浅浅的巴掌印,伸手去触碰,柔情似水,关切的询问道:
  “我刚刚太激动了,疼吗?”
  赢子曦看着眼前突变的赵姬,心中暗道:女人真是多变,刚刚还歇斯底里,现在就一副柔情似水的样子。
  “可,你带我回到秦国,我面对的又是什么?赢子楚他多了一个夫人,哈哈哈哈,我提心吊胆的带着政儿在邯郸六年,每天度日如年,可换来的是什么,你没看到当初赢子楚那疑惑的眼神,他是不是已经把我忘了,都不知道还有一对母子在邯郸等他了,还有华阳太后那嫌弃的表情,都看不起我!!”
  “四年前,那晚,你第一次暴露自己的天赋!”
  赢子曦死死的盯着赵姬,咬牙切齿的说道,四年前,赵姬第一次暴露自己的“精神控制”天赋,而且她选择的目标不是赢子曦,而是华阳太后,她知道自己控制不了赢子曦,所以控制华阳太后在赢子曦的杯中下药,而且赢子曦也没怀疑,喝下那杯酒后,和赵姬做了一晚荒唐事!即报复秦庄襄王,也瞒住她自己的欲望!
  “没错!怎么样,要不要再体验一下,我的味道!”
  赵姬伏在赢子曦耳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他的耳垂,充满诱惑的说道,但赢子曦却一把推来了她,赵姬对赢子曦哀怨说道:
  “真是无情,怎么说也是一夜夫妻百日恩。”
  “但你做的太过了!”
  赢子曦看着不断诱惑自己的赵姬,极度不满的说道,赵姬一听,哈哈大笑
  “过?对,对,对,你说什么都对,既然如此,那我们换一个方式,我不要孩子,不过你今天晚上要陪我,而代价,华阳太后脑海中的精神之种我会取出来,怎么样,很公平的要求吧!要知道那可是你最尊敬的华阳太后,一手将你养大的华阳太后!”
  赵姬充满诱惑的对赢子曦说道,拿捏着赢子曦的命脉,华阳太后一手将赢子曦带大,所以,赵姬不信他不答应!
  果不其然,赢子曦看着笑盈盈的赵姬,心中权衡利弊后,他松口了
  “我答应你!”
  “好,今晚过后,我就将华阳太后脑海中的精神之种取出来!”
  见赢子曦答应了,赵姬无比激动,对着赢子曦承诺道,这样赢子曦才满意,赵姬的精神之种太诡异了,既能控制人,也能摧毁人!
  赵姬看着赢子曦那无动于衷的样子,褪下自己衣物,爬向赢子曦,看着他永远十六岁的容颜,眼中满是沉迷,慢慢吻在赢子曦的嘴唇上!
  赢子曦反客为主,一把将赵姬按倒在床上,赵姬看着压着自己的赢子曦,抬头在他耳边,充满诱惑的说道:
  “我和你府中的那个美人,谁的味道更好,试试不就知道了!还有,除了赢子楚,吕不韦当初都没碰我,赢子曦,你是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
  “其实我在意的并非你口中说的那些,我只是~”
  一缕阳光射入甘泉殿内~
  寒霜似和呪夜站在殿外,一直把守着,没有赢子曦的命令,他们不会让任何人进入甘泉殿的。
  殿内,环绕着袅袅檀香,紫檀木床上,赢子曦低头看着躺在自己怀中的赵姬,推开赵姬,缓缓起身,看着散乱破损的王服,有些头疼,昨天晚上有点太荒唐了,瑶了瑶头,将脑海中的杂念驱逐,但还是回响着赵姬的话。
  “想什么呢?”
  一双玉手将赢子曦环抱住,赵姬醒了,她自身后环抱着赢子曦,伏在他耳边问道。
  “记住我们的约定,华阳太后的精神之种~”
  赢子曦话还没说完,赵姬松开手,一枚精神之种出现在她手中,正是华阳太后的那枚,见此,赢子曦知道自己又被算计了!
  “你昨天晚上一开始就是这个目的吧,以华阳太后的精神之种为饵,让我陪你一晚!”
  看着眼前缓缓消散的精神之种,赢子曦转身看着赵姬寒声质问道,赵姬妩媚的脸庞露出“猜对了”的表情
  “没错,只不过如果你答应给我一个孩子的话,那就更好了!”
  说完,赵姬低头抚摸自己的腹部,继而遗憾的说道:
  “哎,明明昨天晚上都做了那么多次,怎么还是没怀上呢?要不,今天晚上继续吧,我再给你一枚精神之种,你选一个,好不好。”
  赵姬爬向赢子曦,期待的看着他,问道,赢子曦看着丰满诱人的赵姬,却没有半点想法,而是询问道:
  “你到底控制了多少人?”
  “不多,不多,两百多人。”
  赵姬的话顿时震惊了赢子曦,他以为赵姬顶多只是控制了数十人,没想到竟然有两百多人,不对,她久居后宫,极少出宫,来他宫中的人也是少之又少,除了自己与嬴政,几乎没有人,等等,嫪毐!!
  “你猜到了,没错,就是他”
  赵姬躺在赢子曦怀中,把玩着他的长发,看着他变换的表情,欣然承认道,赢子曦看着怀中的赵姬,询问道:
  “嫪毐不是你的男宠?”
  ~
  (短小无力又一更)
  (新书《诸天万界大改造》求各位大佬收藏关注,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