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唯一练气士 > 第一百四十章突袭
  太阳西斜,远远望去,真如一只金乌落在远处的山尖歇息,可即使这样,这一轮大日依旧普照八方,那即将消散的余晖仍然温暖着天地万物。
  “痛快!痛快!”
  一声畅快淋漓的呐喊响彻云霄,一处血水池中,一道人影忽地从血水池中站了起来,双手高举,肆意狂笑,极尽癫狂。
  血水池不算深,只达到小腿高度,但即使这样,也可以将整个身躯埋没。
  这真人深深地呼吸着周围的空气,如同一台大功率抽气机,搅动气流,形成漩涡流,努力嗅探着空气中散发着的清香,只是这一次,空气格外清新,没有了以往令人生厌的气息,那是死亡的气息!
  “哈哈哈!五衰之气尽消,老夫又活了!”
  “恣意人生三百年,又是一次新生!”
  不多时,一道道犹如神魔般的身影从血水池中跃出,一些人甚至在这大喜大惊大悲中精神受到刺激,狂态尽显,挥动拳脚,罡气迸发,引得山石炸裂,在这毁灭的艺术中尽情宣泄着内心的恐惧与激动。
  与此同时,黑君的动静逐渐消停下来,在没有外人的刺激下,好像死了一样,远处的夏军精锐金瓜近卫见到黑君再次平息,开始快步奔来。
  “那断裂的蛇头就在前面,我们要快!要乘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脑髓,眼珠等等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取出来!”
  一声古怪绕口的声音从一个男人口中传出,这男人披头散发,身体精瘦,但骨架很大,有两米出头,脸上有着许多皱纹,可以看出,这男人已经很老了。
  男人的话不是大夏语,即使大夏十里不同音,但在仔细琢磨之下,也能猜出七七八八,这语言是鞑靼语,完全是另一个体系,根本难以理解。
  旁边的三人应了一声,加快脚步,向着蛇头的方向前进。
  站在巨大的蛇头前,四人宛若渺小的蝼蚁,甚至如同黑君身上的一片鳞甲。
  虽然这里只有一个断裂的头颅,但这蛇头有十米高,可以想象一下,自己站在三层楼高的房屋面前,体型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这种差距,完全是一道鸿沟,即使是真人也没有办法弥补,这根本不是境界所能代替的。
  完全是种族天赋!
  围着蛇头转悠了一圈,站在这蛇头面前,瞧着蛇头后面血肉模糊,被暴力生生撕裂,四人脸上露出喜色,其中一个人满脸愤恨,转而又有大仇得报的快感,单臂抚胸,一脸正色:
  “天狼大人,您的仇人终于死了,我们的仇人终于死了!要不是您战死了,我们鞑靼也不会分裂,陷入内乱,期望您能保佑我们,可以恢复先祖的荣光,让分裂的南北二部再次统一!”
  听到这人的话,其余三人也是眼中闪过光芒,梦想着恢复以往的荣光。
  “动手吧!”
  四人一齐掏出武器,准备将这蛇头掏空,只是在刚要行动的时候,一杆红色的巨型长枪滑破虚空,直插蛇头正面的男人而去。
  “砰!”
  快如闪电,数米距离实在是太近了,根本来不及躲闪,甚至来不及反应,这男人被长枪洞穿,半截身躯化为血肉烂泥,一路翻滚着摔飞出去。
  “咕嘟!咕嘟!”
  男人胸腔出血,嘴里不断冒出血水,腰腹以下骨骼尽碎,大量的血肉被打爆,散落一地。
  “小……心……活着……”
  男人艰难的举起手臂,指向面前的蛇头,而一旁的三人也被这一目给惊了,立刻后退。
  “斑图!你怎么样?”
  这三人没有将那受伤的男人留在原地,而是迅速拖拽着这男人向远处躲避。
  “斑图!”
  但此刻,面对三人的呼喊,受伤的男人伤势实在太重了,已经无力回话,血水不断流淌,内脏也开始向外掉落,至于肠子早就化为烂泥。
  其中一个一脸惊恐,声音甚至破音,不可置信的说道: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还活着!”
  还另两人脸上也是惊骇,背后汗毛炸立,扫了一眼下半身被打爆的斑图,一脸凝重,就在刚刚,若是他们也处在蛇头正面,也会遭到不幸。
  谁能想到,断裂很长时间的蛇头依旧有着恐怖的活力!
  即使那一杆长舌,也有置人于死地的能力!
  他们大意了,根本不会想到这已经死去的蛇头还会攻击人,不然没那么容易因偷袭死去。
  “斑图!”
  “斑图!醒醒!”
  一双大手,不断的在斑图脸上拍击,试图将其唤醒,但此刻的斑图,内脏已经完全坏死,只坚持了片刻,气息衰落,若有若无,已经无力再坚持下去了。
  “啊!我杀了你!”
  看到相处多年的同伴身亡,剩下的三人须发狂舞,一双眼睛瞬间充血,化为血色。
  暴怒!
  他们是从小玩到大大的伙伴,而且鞑靼因为内部分裂,周围有着强敌,南方更有大夏这个巨无霸,可以说,鞑靼的处境并不好,所以团结才是活下去的原因,并不像大夏一样,因为相对和平,没有外部压力,反倒是内部斗争激烈,相互之间其仇恨更胜过外国势力。
  “杀!”
  三人没有正面硬刚,而是绕到蛇头的背后,面对着那血肉模糊的颈部,发起攻击。
  长刀化为一道白色的匹帘,直直砍在没有鳞甲保护的血肉上。
  即使黑君体魄强横,血肉强度很高,但失去了鳞甲的保护,相对而言,也就没那么恐怖了。
  长刀直入,一块鲜红的肉块被砍了下来,见到一块半人大小的血肉掉落,三名真人眼前一亮,刷刷刷,长刀飞舞,想要从后面直接将这个头颅扒皮拆骨。
  可面对这巨大的脑袋,三把刀即使每一刀都带走一片血肉,但对于这庞大的整体而言,这些肉并不算什么,如今依旧还在削砍那些血肉模糊的部分。
  又是一刀,这一刀很准,直奔脊骨而去,而且是正中脊骨的中心,骨髓,刀与骨头相碰撞,发出金石碰撞的声音,令人牙酸。
  “吼!”
  蛇头吃痛,巨嘴咆哮,大嘴猛地张开,下颚狠狠的磕在地上,地面塌陷,巨大的反作用力让蛇头腾空而起,半空中,这蛇头面目狰狞,大嘴张开,即使是非人的存在,也能从蛇头的眼神中瞧见深深的仇恨!
  “躲开!”
  见到蛇头的威势,三人向外躲闪,至于蛇头因为失去了颈部身躯的辅助,并不能控制方向主动出击,而是从高空坠落,重重的砸在地上。
  瞧着这蛇头像踩了尾巴的猫,瞬间暴怒,一旁的三人知道,这蛇头还是知道痛的!
  那糜烂的血肉已经彻底坏死,但骨骼不一样,里面神经密集敏感,稍加刺激,就会让蛇头疼痛难忍。
  突如其来的声响惊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大家都是耳聪目明的存在,而且这动静实在太大了,就像地震一样,一个个放弃黑君的大部分体魄,转而向着那蛇头的方向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