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能看见财富值 > 第62章 妹妹
  唐小果有一堆话想说,可是在听到江灿说到“刹车失灵”几个字时,最终闭上了嘴巴。
  几个警察走上前来,开始询问做笔录。
  江灿老老实实回答。
  唐小果则独自走到一旁,抬起手腕……
  江灿原本以为还要去公安局什么的,没料到只是做了个简单的笔录便结束。
  “走吧。”唐小果说。
  “车?”江灿指了指一旁的大牛。
  “有人会处理。”
  江灿上了副驾驶座。
  看着唐小果面无表情开车,江灿忍了好一会儿,终于没能按捺住,问道:“我的车是怎么回事?”
  明明是辆新车啊。
  怎么才一会儿车头都给凹了?
  江灿委屈的不行。
  唐小果一声不吭。
  江灿小心翼翼看了眼她。
  说起来她的损失可比自己大得多,难不成她因此生气了?
  可她那是汽车本身出了问题啊。
  “你有没见过什么奇怪的人?”唐小果突然问。
  “啊?”江灿疑惑。
  “没见过就算了。”唐小果面无表情。
  江灿看了眼她,突然意识到什么。
  此前他也怀疑过,一辆近千万的车,不至于突然之间刹车失灵,但是又觉得不太可能这么巧。
  关键是他不觉得有人跟他有这么大仇。
  如今细细想来,或许,人家是针对唐小果的?
  他微微眯起眼睛,下意识地想到了那个颜值50的女人。
  那张脸的确不像整容出来的,而且那女人被自己拒绝后走得太过干脆了些。
  “好像是有个人。”江灿说。
  “哪里,什么人?”唐小果问。
  已经准备好了被急刹车的江灿竟然有点失望。
  这只女司机有点稳啊。
  他迅速将那个女人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没提颜值的事情,毕竟这玩意儿说出来可能会被当成神经病。
  唐小果一声不吭。
  江灿正想着是不是转移话题别让气氛这么沉闷时,猛地听到一阵声音:“还有呢?”
  一道男声。
  江灿一声“卧槽”吓了一跳,若非系着安全带怕是能从座位上蹦起来。
  唐小果抬起手腕,偏头朝着江灿展示了下:“智能手表,警方的。”
  江灿瞅了眼。
  八十多万的手表。
  他之前竟然没注意到,大概是因为一直被对方缩在袖子里。
  “没了。”他将脑袋撞在后座上发出“砰”的轻响。
  ……
  眼看着即将到达目的地,江灿实在忍不住问道:“车怎么坏了?”
  唐小果:“撞得。”
  江灿一阵无语。
  唐小果又说:“去加油碰到有人加塞,不小心撞旁边柱子上了。”
  “碰到那种没素质的也没办法,”她转头瞟了眼江灿:“回头赔你一辆。”
  江灿不好意思:“我不是那个意思。”
  唐小果目视前方:“我是这个意思。”
  江灿佯怒:“你这就没意思了。”
  他快速补充:“可以走保险,没事儿。”
  哐当!
  唐小果突然猛打方向盘,车子瞬间冲上路牙撞在边上的树上。
  多亏她速度不快,以至于江灿只是身体狠狠地晃了下,整个人惊出一身冷汗。
  他吞了口口水,侧头看向唐小果:“刚刚是?”
  “走神了。”唐小果面无表情。
  江灿开始担心,按照她这种玩法,开车这么久来不知道碰到多少倒霉蛋。
  稳个球啊。
  女司机果然恐怖如斯。
  马路上的车子从旁侧呼啸而过。
  另一边的人行道上有不少人都驻足而看。
  江灿脸有点发烫。
  按照他的车技,撞死自己也不至于这么撞车啊。
  他觉得日后还是少坐唐小果的车子为好。
  唐小果挂上倒车档,不顾后方的“滴滴”声,径直将车子又倒回到了马路上,在旁侧司机的咒骂中,冷着脸将车子继续往前开。
  江灿张了张嘴,瞧着唐小果那阴沉如水的脸色,还是放弃了说换自己开车的想法。
  “反正马上就到了。”他想。
  不多久,车子到了小店外。
  江灿长舒口气,打开车门下车。
  趁着唐小果没看这边,他迅速扫了眼车头。
  原本只是坏了个眼睛,现在连脸面都想被女人挠了一样一片狼藉。
  江灿心疼不已。
  这可是他的第一辆车啊。
  唐小果看见了他的小动作,暗自偷笑了下,随后淡淡道:“说了赔你辆车,你还看什么。”
  “不用,”江灿忙摆手,“本来也不值什么钱,修一下就行了。”
  “这个留着给店里买菜。”唐小果说。
  “店里不都是配送的吗?”
  “嗯?”
  “那你买个新的呗。”江灿莫名心虚。
  唐小果驻足,回头看他。
  江灿跟在她身后,差点一不小心撞上她。
  “咋了?”他有点小怕。
  平日唐小果总是嘻嘻哈哈,偶尔锤他踩他明显是玩闹,可是现在这冷着脸的样子看起来怕怕的。
  他觉得极可能是跟大牛失控有关。
  空气凝滞了两分钟。
  “你这人怎么婆婆妈妈的,说了赔你辆车哪来那么多废话,”唐小果开口,“你是不是当我跟那些女人一样,给你示好?”
  江灿干笑。
  唐小果伸手,抬起到半空中又放下,哼了声:“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
  江灿后退半步,心道“我每天都照很帅啊”。
  “老娘是把你当哥们!”唐小果说。
  “你呢?”她扬起下巴。
  “当然。”江灿说,“咱俩的关系……”
  唐小果转身道:“我今天想吃葫芦鸡。”
  ……
  江灿忙着做饭。
  唐小果拿着小凳子坐在门口看着他发呆。
  她在想给车子动手脚的是什么人。
  毋庸置疑的是,对方肯定是冲着她来的。
  如果对她有足够了解的话,应该也能明白这点手脚最多让她受点小伤,不可能闹出太大的麻烦。
  那么,是对方不够了解她,还是单纯的警告?
  她感觉头疼。
  再看哼着曲子做饭的江灿,她突然有点小羡慕。
  “发生这么大事还一点不担心……”
  “可是,他车技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她刚刚问过人,知晓江灿的那一番操作,寻常的专业赛车手都未必做得到。
  “明明平平无奇的样子,却总能让人大吃一惊,难道真是天才?”
  她看着江灿的背影,怎么看也不像。
  傻头傻脑的。
  一点也不聪明的样子。
  腕表震动,将她拉回现实。
  唐小果起身,一直走到窗户前,方才接通。
  “查到了?”她问。
  “嗯。”对方说。
  “然后?”她问。
  “应该是……”另一头的人顿了下,语气幽幽道,“您的妹妹。”
  唐小果揉了揉太阳穴,目光透过窗户望着外边的法桐。
  一片枯黄的树叶子飘啊飘,落到一个自行车篮字里,被风一吹,挣扎了几下又滚了出来,飘落到一个井盖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