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我怕!”
  绳索捆绑,一个连着一个,连成一串,就像一条线上的蚂蚱。
  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少年手捆绳结,踉跄着向前,想要靠近自己前面的母亲,可是!
  啪!
  重重的一道鞭子落下,旁边骑在马背上的乌桓骑兵冷冷道,“小杂种,你想死吗?”
  这名骑兵的马背两侧还挂着好几颗男人头颅,这是乌桓人的传统,人头是战功的代表,是荣耀的象征,他要把这些人头带回自己的帐篷中积攒起来。
  然后挑选其中最厉害的一个做成酒杯。
  “不要打我的儿子!”
  母性爆发,披头散发的女人一把护在儿子面前,用自己羸弱的身躯挡着鞭子。
  啪啪啪…..
  乌桓骑兵也不说话,只是一鞭又一鞭的落下,每一鞭落下都会抽开那单薄的麻布衣裳,然后在女子的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哈哈哈…..”
  看着那一道道血痕,乌桓骑兵仰天大笑,他觉得这很刺激,让他有一种变态的快感。
  “隆多,这些女人是大家的战利品,不是你的奴隶,注意点,不要打死了。”旁边另外一名乌桓骑兵漠然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拥抱在一起的母子,眼中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哼,我知道。”撇了撇嘴,这名叫做隆多的骑兵收起了手中的鞭子。
  “快起来,赶路!”
  一声冷喝,这名女子浑身一颤,忍着身上一道道剧痛的血痕,艰难地站起来,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脑袋,“娃,乖!”
  勉强撑起一抹笑容,嘴里艰难挤出两个字,女子踉跄着转身,缓缓向前。
  她想死,她知道自己一旦到了乌桓人的地盘后会遭受怎样的折磨,她不想那样,可她还不能死,她还有儿子,无论如何,她都要让自己的儿子活下来。
  哪怕像刚才那样为他挡一顿鞭子也好。
  “磨磨蹭蹭,想死吗?”似乎对这一幕很反感,这个叫隆多的骑兵,上来又是一鞭子,力气很大,直接让这名女子皮开肉绽,摔倒在地。
  一声惨叫,女子咬牙起身,低着头,什么也不说,只是继续往前走。
  前后左右,此等情景遍地都是。
  “千夫长,后面有汉朝人的骑兵。”正走着,后方一名传令兵突然跑了回来,高声说道。
  “多少人?”皱了皱眉,隆多虽然变态,可对于汉朝人还是很谨慎的。
  原因无他,公孙瓒当年对异族的铁血镇压着实让他难以忘怀。
  或许,他这施虐的变态嗜好就是在那时候被虐而产生的。
  “不过千余人。”传令兵快速回道。
  “不过千余人?”隆多笑了。
  “隆科,你带着这些女人继续前进,我带着五百勇士去吃掉这群不知死活的汉朝人。”一声狞笑,隆多对旁边刚刚提醒自己的骑兵说道。
  “快去快回。”
  点点头,隆科并不觉得隆多的做法有什么不对,汉朝人,虽然强大,可骑兵作战,乌桓人一半的数量就能玩死他们。
  “哈哈…很快我就回带着更多的战利品回来的,勇士们,跟我走!”
  喔喔喔….
  挥舞着手中的长刀,隆多带着五百多怪叫满脸兴奋的乌桓骑兵折返向后面的汉朝追兵。
  相向而来,很快,双方碰了个照面。
  赵云带着一千骑兵,看着面前叽里呱啦跟自己说着乌桓话的隆多,什么都没说,手中银枪向前一指,“杀!”
  几乎瞬间,两种不同颜色骑兵便碰撞在了一起。
  挥舞着手中的长刀,隆多倒是很悍勇,只是…
  咔嚓!
  战马相错,兵器相交,一阵金属相碰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火花,赵云手中长枪打偏了隆多手中的长刀后,精准地刺穿了他的喉咙。
  长枪在半空中挥舞了一个圆圈,望了望远方,赵云冷声道,“一个不留!”
  随着赵云的命令下达,一千骑兵包围了这五百乌桓骑兵。
  纠缠厮杀开始。
  赵云本人纵横其中,银枪所过,如同子弹一般精准,每一枪都带走一名乌桓骑兵的性命。
  “撤!”
  首领死了,本就慌乱,再加上赵云神勇威慑,乌桓骑兵本身的骑战本事也发挥不出几分,百夫长挥舞着长刀,带着身后的人,大吼着要往回跑。
  只是赵云的以一千骑兵已经死死地将他们包围在一起了,混战之中,马头交错,不分你我,战马提不起来速度,他们根本跑不出去。
  这样的厮杀战是曹植定好的战术。
  这一站对乌桓,不求击退,也不求救回多少人,只看杀死了多少乌桓人!
  把你们杀光了,到时候百姓自然而然就会回来!
  这是曹植看到了那些被乌桓掳走的百姓后的命令。
  厮杀战是持久的,且惨烈的。
  一共不过一千五百人,可却战斗了整整一个时辰才结束。
  “脑袋砍掉,原地筑京观。”赵云冷冷说道,“伤者,还能动弹的,带着乌桓人的战马回营修养。”
  生死之战,兔子逼急了都会咬人。
  更何况被逼急了的人。
  当发现逃不了后,当发现面前这些人只想杀自己后,乌桓骑兵也爆发出了野兽般的挣扎。
  这最后的挣扎,至少给赵云骑兵带来了两百多人的死伤。
  “喏!”接到命令后,一名受了轻伤的亲卫留下负责京观和战利品等相关事宜。
  而赵云则带着剩下的一身血污的骑兵继续追击前面的乌桓人。
  乌桓人前来劫掠,大部队来,可到了地方后,就会分成一个个小队,百人队或是千人对各地村落劫掠,这样不但方便,更能最大程度地获得最多的战利品。
  针对这一对策,牵招采用了相应的战术对应。
  他将曹植麾下有限的骑兵分成三个千人对,分别由赵云、张郃、张辽来带领,他们三人都是大将之才,有着强悍的武力和强大的统率能力,他们率领千人队和乌桓的千人队捉对厮杀,等同于猎人打猎,优势极大。
  在乌桓将这些小队汇聚成大军之前,尽量斩杀他们的有生力量。
  这是牵招如此做的目的。
  战乌桓。
  商议的作战方案核心依然是白狼山设伏。
  这一点不变,不过按照曹植和张辽等人的坚持,先正面干一架!
  张辽想要展示重骑兵的威力,曹植想要看看没有自己的骑兵能有几分真实战力。
  所以,既然要正面干一架,那在干架之前,要削减一下枝枝蔓蔓,让乌桓人变弱一些,最起码,也要让他们的士气低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