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混在娱乐圈之老炮 > 370 六亲不认
  “《门徒》,第138场,第一幕,1A、1B,Action……”
  今天拍摄的这场戏是吴言祖饰演的阿力和昆哥一起前往泰国,而躲在他家里的阿芬又被自己的老公找到,强迫她跟自己一起吸毒,并且带着她和女儿一块坐在街边贩毒。
  镜头里张婧初饰演的阿芬呆滞的坐在过道拐角,身旁是饰演她女儿的小女孩,秦喻则是倚靠着过道,看着来往的众人。
  一名群演上场,对着阿芬说道:“给我一包烟……”
  阿芬并没有反应,此时的她应该是哀莫大于心死,对于外界一概不理。
  秦喻转过头,看着阿芬不满的说道:“喂,人家买烟啦。给人家拿烟听到没有。”
  ……
  按照剧情安排,这名工作人员饰演的就是一个来买毒品的瘾君子,等到阿芬收到钱以后,秦喻就会从从女儿的小包里拿出一小袋白粉给他。
  在秦喻刚刚准备伸手拿白粉时,坐在张婧初身旁的小女孩“哇”的一声哭了。
  “咔……”尔冬昇无奈的再次叫了暂停,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其实这也怨秦喻,正式他出色的发挥,在戏里经常对张婧初母女发火,加上自己这几天受到心事的影响,没有好好的对小女孩进行安抚,这让饰演他女儿的小演员感到害怕。只要他一伸手,女孩就不自觉的紧张,甚至大哭起来。
  “尔导,您看。”秦喻有些无奈的看着尔冬昇。
  拍摄影视剧,儿童演员是最难搞得,因为儿童演员的不确定性,会让拍摄出现不少变故。
  这个小女孩前面几天的发挥都很不错,就连秦喻请假的这三天,她和张婧初以及吴言祖的配合都很默契,天真无邪的演出给这部略显阴暗的电影增加了一抹亮色。
  只是秦喻饰演女孩的爸爸,这是一个十足的人渣,在这几场戏里,因为毒瘾即将走入绝境的阿芬丈夫,脾气也越来越暴躁,对着阿芬和女孩也是恶语相向。加上秦喻那因为毒瘾发作而扭曲变形的脸,已经让女孩产生了心理阴影。
  “阿喻,孩子心灵是很单纯的,她们能很自然的分辨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看来你天生就是一个坏人,所以才让芷桐害怕。你看我跟张婧初就不存在这种现象。”趁着张婧初和女孩的母亲一起哄孩子的时候,吴言祖对秦喻调侃道。
  “那是我的演技比你出色好吧。”秦喻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你跟张婧初两人都是演的好人,只有我才是演一个坏人,我这是将坏人刻画的很深刻。”
  “切!”吴言祖对于秦喻的话虽然口头上表示不屑,其实内心还是感觉很受打击。
  吴言祖完全是属于半路出家,自我摸索演戏的方法,和刘德桦一块时受到对方气场影响他还能够接受,毕竟对方已经出道二十多年。但是受到秦喻的打击,就有些让他心里生出较劲的感觉。秦喻比他还年轻,居然能够将一个瘾君子六亲不认的态度演绎的淋淋尽致。
  就连导演尔冬昇和监制程可辛都对秦喻的发挥有些惊讶。尔冬昇对吸毒者毒瘾发作时对于亲情、爱情的淡薄、不屑一顾都是做过详细了解。一名瘾君子可以为了毒品出卖自己所有的尊严,也会在毒瘾发作时对自己身边人恶语相向、没有任何一丝的怜惜。
  而秦喻在镜头前的表演就是这样,甚至有嫖客过来询问阿芬嫖资时,秦喻眼里那种没有得到钱的惋惜与对阿芬的不满都到达了极致。
  其实这些都是秦喻以前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当初秦明毒瘾发作的时候,就曾经对控制他、不让他吸毒的秦喻进行殴打、谩骂。
  “有妈生没妈养的混蛋……”
  “你不是人,你跟你妈一样都是六亲不认……”
  曾经那个他清醒时跟秦喻描述的如同女神一般的人物,在他毒瘾发作的时候,就变成了恶女,变成了一个抛弃了秦喻的坏女人。
  尽管秦喻通过自己的梦境了解过当初发生的一些事情的片段,但是梦毕竟就是梦,秦喻不敢尽信。
  他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有过类似这样的经历,是不是也像自己这样居然能够梦到身在襁褓里的自己所看到的事。有时候秦喻甚至有过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因为自己太缺乏母爱,所以在自己脑海里虚构出来这样一些片段,来进行自我安慰。这在心理学的范畴又叫人格分裂,主人格和辅助人格进行着相反的性格特点发展。
  这种顾虑也让秦喻更加迫切的想要知道乔安娜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母亲,自己并不是真的寻找亲情,更多的是寻找一个答案。这也是秦喻在越来越接近真相时,就拿这样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矛盾的个体,就拿秦喻在公屋这个场景里拍摄的最后一场戏来说,尔冬昇就希望他能够表现出这个角色里存在着的矛盾性格。
  今天这场戏场景还是在那条街道上,此时的阿芬已经因为颈部注射毒品而导致心脏衰竭而死掉,秦喻饰演的阿芬的丈夫独自带着女儿蜷缩在街头。女儿躺在躺椅上已经睡着,而他却因为毒瘾发作哈欠连天。
  吴言祖饰演的阿力坐在他的身旁,秦喻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有些胆怯的往边上躲了躲。此时的阿力提出要抚养阿芬的女儿。
  “拿走,打个八折给你,八千,要不要。”秦喻指着一旁躺在椅子上的女孩对阿力说道,那表情如同出售货物一般,没有一丝的留念。
  “钱我没有,货要不要。”作为报酬,阿力却拿出了一包海洛因。
  “我说么,阿芬不会这么笨的,一定是找到长期饭票,才会抛弃我的……”秦喻先是一愣,接着就要伸手去接。
  “咔……”看着镜头,尔冬昇还是忍不住叫了一句暂停。
  “喻仔,你刚刚的眼神有点不对,此时的你看到毒品应该是兴奋才对,我怎么看到你眼神里出现了一丝犹豫和愤恨?”
  “尔导,是我不对,我们重来。”
  “不是,我感觉这种表现很好,能不能说一下刚刚你是什么样的想法?”尔冬昇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出言跟秦喻进行探讨。
  对过近一个月的合作,尔冬昇算是对秦喻这名内地演员心生好感,无论是台词功底还是表演技巧,都让尔冬昇挑不出毛病来,甚至就连和程可辛私下沟通时他都感叹,如果内地艺人都是这样的素质,那么香江的演员真的要被淘汰了。
  秦喻饰演的阿芬丈夫这个角色,虽然是连正式名字都没有的五六号角色,可是秦喻却将他演绎的让任何人都不能忽视掉,特别是他毒瘾发作、吸毒、贩毒时的表现,更让尔冬昇对他拍手叫好,给他增加了几场戏,希望能够通过他给那些银幕前的观众以震慑。
  “我认为是不是可以通过这段戏份给观众留下另外一个悬念,那就是阿芬夫妇中真正第一个吸毒的是阿芬,而被引诱吸毒想要证明毒品可以戒掉,没想到越陷越深的是阿芬的丈夫。”
  “哦,说说你的看法。”作为导演,尔冬昇没想到秦喻会发现剧本里的另外一面,这是他故意留下的一些悬念,准备后期通过媒体进行不同角度解读出来,那才是吸引观众再次走进影院的法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