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 第五百零三章 吾身(大结局)
  祖巫乃是天道规则的一部分,他们总会在恰当的时期降临,为大地上修炼的众生带来深重灾难。几乎只有集天下修炼之力,才能将祖巫斩杀。
  但也并非真的杀死。被斩杀的祖巫只是回归虚无之中,静静等待下一纪元的到来。
  无比漫长的岁月过去,第七祖巫棺臣对此产生厌倦。他希望可以在这一纪元杀光世间的一切生灵,或许这样能够将他从周而复始的天道循环中解脱出来。
  但这几乎不可能。
  因为每次祖巫降临,都是天下修真界非常繁盛的时期。别说修真者们联合起来的威力,有时候某些绝强的修真者甚至能够拥有单挑祖巫的能力。
  棺臣认为,最关键的并非实力,而是降临世间的时间节点。如果他能在灵气复苏一开始便降临,那么天下不会有任何存在能够阻止自己。
  但天道自有其法,在修炼者如此弱小时,祖巫这样级别的力量无法存在于世间。这本来只是棺臣的虚无祈愿,可是这一纪元,出现的小小意外令他觅得一线机会。
  这一灵气纪元伊始,人类世界中出现了一件此时不应出现的东西——鸿蒙引气八法。
  这是一部无暇功法,人类修行者本应该用一万年的时间打磨出它。因为这部无暇功法的提前出现,人类的修炼力量将空前强大,妖族会因此灭绝。
  这是错误的,天道的平衡被打破。妖族不应被灭绝,他们有着自己的价值。灵气初期,正是天道留给妖族的时代。
  恢复平衡,妖族必须获得可以和鸿蒙引气八法媲美的宝物。因此天外天中孕育出一位妖族圣人:
  万妖尊者。
  他将指引妖族获得对抗人类的力量。
  棺臣正是利用了这一线机会。他在虚无中接近那个天外天,然后彻底散去自己的摇光。即使对于祖巫来说,这也是非常危险的尝试,因为没有谁可以告诉他,圣人的身躯是否会聚拢他的摇光,也没有人可以告诉他,诞生后还能保留多少的自己。
  所幸,棺臣成功了,他以圣人之躯降临在这个灵气刚刚复苏的世界中。或许祖巫的摇光太过强大,即使占据的是圣人的道体,依旧主导了全部的记忆和命格。
  但也并非没有代价。
  即使是圣人的道体,亦无法承载祖巫的全部摇光。棺臣在人间的存在不完整,只有一团漆黑的影子,因为他的本质尚有大部分滞留在天外天中。
  而力量,更是万不存一。
  失去了横扫天下的力量,棺臣并未在意。正如他一开始计划的,实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时间节点。
  利用一个沙雕脱离青铜棺之后,棺臣很快便定下完整的计划。他的本体化为夜妖郁垒,另外一个化身混入人类当中。利用这双重身份的配合,棺臣不久便轻而易举的获得新世会的控制权。
  他一步步统合人类力量,这个修炼潜力最强的种族。他将利用人类,灭绝所有可以修炼的生灵。
  做完这一切后,棺臣将带领人类走向毁灭。在这个时代,他有一千种的方法做到这一点,甚至不需要多大的力气。
  而逼迫俞笑月就范,是获得人类掌控权的最后一块拼图。只要这位名声在外的东方白盾嫁给自己,棺臣将获得全体人类修行者的支持。
  接下来,他会顺势彻底灭绝妖族,那么他将成为人类不可撼动的神皇,无人能够质疑他的决定。
  但孙象的出现令棺臣不得不中止计划,没用多长时间,这位祖巫便猜测出孙象来自上一纪元。这让棺臣产生深深的疑虑,不得不暂时蛰伏。他的实力万不存一,他担心孙象识破他的身份之后会全力以赴的杀死自己。
  只要自己的真实身份不暴露,就一定能等来机会。对于已经轮回无数岁月的棺臣来说,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
  他没有想到的是,孙象自己给出了一个天大的机会:
  混沌道法——逆运算!
  这门孙象自创的道法确实强大,但未经严密的测试,孙象实际上并不完全了解这个法术的最终效果。
  的确,棺臣在此界的本质被逆运算瓦解。但是算文并没有停下,而是逆流而上抵达天外天,并在那里将棺臣逆向还原为原本的洪荒第七巫。
  实力完全恢复的棺臣花了一点点时间制造了一条进入主世界的通道,而现在,他就站在俞笑月的面前,有些得意,又有些感慨的讲述了这样一段曲折的故事。
  他已经无须隐藏身份,完整的祖巫,并非此世任何人能够匹敌的存在。灵力不能,科技不能,孙象也不能。
  “那么,回到我们最初的话题。到底是让孙象先生先痛苦几十年,还是让他直接痛苦而死?”
  棺臣的脚下,俞笑月重伤无法移动,相菲紧紧抱住她哭泣。只有她们两,剩余的修行者和士兵全部死绝。
  棺臣捏着下巴,戏谑的打量两人:
  “本来准备把你们两直接杀了,但我也很希望看到那位孙象先生多痛苦一段时间,所以,你们到底先死哪一个呢?”
  俞笑月虽然模样凄惨,目光却是纯粹的仇恨。
  可是此时,相菲忽然抽出自己的匕首。
  俞笑月一阵错愕。
  棺臣嘲讽的笑了笑,人类不都是这个样子吗。只要有机会,总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活下来。更何况是女人之间,平日里亲密无间,关键时刻背后一刀。
  因为义气,从来和女人绝缘!
  在棺臣嘲讽的目光中,相菲的匕首猛然扎进自己的心脏。
  “只死一个……说话算数……”
  说完,她倒下,气绝身亡。
  “小菲!!!”
  明白过来发生什么事的俞笑月,她抱住相菲的尸体恸哭,眼泪决堤。巨大的悲痛贯穿了俞笑月的身心。她甚至听见体内传来嘎吱嘎吱的异响,这或许就是心碎的声音吧。
  “呃……好吧。”相菲的果决令棺臣有些意外,他打了个响指,“这样也好,省的我选择困难。
  就先让孙象先生痛苦一段时间吧,等我想起来的时候,再来取你的性命。”
  “哦对了,如果孙象先生想找我报仇,告诉他我在新世会总部,随时欢迎他来自取其辱。”
  棺臣最后恶毒的笑了笑。他丢下伏尸痛哭的俞笑月,转身慢慢离开,一如他来时的模样。
  ……
  ……
  ……
  “喂,我有说让你走了吗?”
  冷不丁的一个声音响起,棺臣霍然回身。
  说话的竟是俞笑月,只是声音已经有些不似人间。
  她此时不再哭泣,脸上一滴眼泪的痕迹都没有。她爱怜的端详着相菲的脸。片刻,俞笑月低头吻上相菲的唇。
  冰冷的嘴唇逐渐温暖,相菲睁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位朝夕相处的姐姐。
  俞笑月微微一笑,拍拍相菲的头,示意她离远点。相菲乖乖照办。
  “棺臣,回答我一个问题。”
  俞笑月的长发无风自起,在空气中舞动,她的双眸中有清辉旋转。
  棺臣不知不觉的后退。
  “你消散摇光并再度还原,这是极为罕见的体验,你一定体会到了什么。棺臣,回答我的问题。”
  俞笑月认真的问道,她的语气,甚至有些温柔:
  “何为本质?何为实质?如若两者皆虚,那如何区分一切有形之物和其无形之形式?亦或是说,一切之物皆为在其是中所为是?”
  棺臣历经数个灵气纪元,他见过无数大能。
  单挑祖巫的,有之!徒手破碎虚空的,有之!飞升之后还能回来的,有之!
  但现在的俞笑月,带来的绝非同样的感觉。直到站在俞笑月的面前,棺臣才忽然明白一个词的真正含义:
  绝对!
  恐惧的后退三步,棺臣结结巴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甚至不敢问俞笑月是什么。
  “啊,虽然知道会这样,但还是会很失望啊……”俞笑月无奈的揉揉额头,“那么,
  你可以死了。”
  俞笑月的手伸进空气,透明的空气中咔嚓一下蔓延出蛛网般黑色的裂痕。这不是空气开裂,而是俞笑月随手扯碎了空间。
  破碎的空间如同墙上干裂的泥块剥落,一把古朴的巨剑现身天地之间。
  在很久很久之前,真武大帝机缘巧合中,曾远远一窥此剑,他因而创出剑法的巅峰真武太清剑。
  其实真武大帝当时并没有看清巨剑的全貌,因为此剑笼罩在云雾当中,只瞧见赤红的电光萦绕。棺臣无疑是幸运的,他现在看得非常清楚。
  这是一把古朴的巨剑,非金非木,似乎是某种苍老的岩石。此剑全长一万七千七百七十七米,笼罩剑身的根本不是云雾,而是凝固成实体的剑气。最令棺臣胆寒的是,围绕巨剑的不是电光,而是一道一道紧紧锁住巨剑的赤红锁链。那锁链究竟是什么棺臣并不清楚,但他本能的知道,哪怕他只是用手碰一下这些锁链,便会立刻化为乌有。
  这是怎样的一把剑,仅仅是封印它,便要使用这样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但剑身上闪过的两个大篆,或许能解答他的疑惑。
  吾身
  这两个字,便是这把巨剑的名字。
  俞笑月的手抚上吾身的剑柄,她只有不到一米七的身高,可这样一把长的离谱的巨剑,落到她手上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仿佛就是为她量身打造。原本灰白的剑身,此时仿佛带了一点点活了的色彩。
  剑压之下,棺臣缓缓跪地,他大约已经猜到面前这位存在的身份,自己根本无法逃离,而且也不会再有下一个纪元。
  不世剑气冲天而起,棺臣瞬间被这不可思议的一剑化为乌有。但这一剑的剑势不减,落在地面打穿地壳。
  大地上被斩出一条几百公里长的巨大断层,狂暴的岩浆从地幔深处涌上。俞笑月撇撇嘴,在地球上动手就是容易没轻没重。她挥挥手,岩浆被平息,大地的伤痕愈合。
  而吾身剑,再次回归不知名的虚无中。
  ~~~~~~~~~
  当全身真元沸腾的孙象疯狂赶回滨海时,他看到俞笑月好端端的站在城头等着自己。
  孙象一跃而起,紧张的把她抱在怀中:“笑月你没事,太好了!”
  “不,我有事。”俞笑月推开孙象。
  两人凝视片刻,孙象意识到情况不对。
  这是俞笑月,似乎又不是。
  “我将陷入沉睡,会很久才能醒来。”俞笑月认真的问道,“你愿意等我吗?”
  “永远,我会等你,直到永远。”孙象没有废话,“我这么说,也这么做!”
  “人类能够触摸的,没有永远。”
  俞笑月微笑着闭上眼睛,靠在孙象的怀中。
  “不过再信你一回吧……”
  (第一部完)
  (结束的有些突兀,抱歉,不过这也是原本大纲中的一个阶段性结束。所以,就算做第一部的结局吧。至于第二部,会有的啦,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写写一本蒸汽仙侠hhhh
  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和读者说,但是说的太多会被删掉,很遗憾。最后,谢谢读者们的喜爱!真的很感动。
  那么,大家江湖再见!)